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五章 这都是命
    青阳宗的小仙家,仗剑除了妖魔,还了太岳城上下一片安宁!

    这一个消息,在天未拂晓之时,便已经传遍了偌大太岳城,不仅太岳城百姓纷纷涌到了城主府前来,向众小仙家们磕头,就连城外数百里之内的农家,也纷纷摆出了香案,堆上了猪头,供奉答谢青阳宗的仙家们为他们斩妖除魔,可谓是热闹至极,只是在太岳城这般热闹之时,那一众青阳宗来的小仙家,却已然悄无声息的踏上了返回仙门的法舟,低调至极!

    这决断是祁啸风做下来的,此次外出斩妖,毕竟以他为首。

    他名义上说的原因,是急需返回仙门交待公务,但实际上,却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直到法舟升空前的一刻,他看着太岳城那一干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贵胄,甚至他那脸色变得无比尴尬的父亲,心里仍然有些想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变成了这般模样?

    本来自己才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啊……

    本来会在这太岳城被人争相传诵的该是自己的名字才是……

    但结果,一切都变了!

    现在太岳城中的百姓,人人口中,都挂着一个名字,叫作方原!

    而自己,别说没有成为众人口中的英雄,甚至还成了一个阴暗的小人……

    “那位方原方小哥啊,可真是了不得,他小时候就跟俺家的山娃一样,五岁的时候还天天跑山上去放牛咧……但人家争气啊,不像山娃天天就吵着要娶二丫当媳妇,人家想得是念书,是修法术当仙人咧,而且人家也真个争气,才十来岁,便考中了仙榜榜首,满城上下,谁不敬仰,虽然后来呢,命里有个劫难,一下子被取消了仙榜,但争气的人就是争气……”

    “你看看,这才过了多长时间,人家就又成为了仙人了,你们都不知道,本来啊,那祁将军家的公子,刚回来的时候,还有些看不起人家呢,那周家的公子自己不争气,被仙门撵了出来,祁家公子还帮他说话,说是方原小哥儿把人家害了,结果呢,真金不怕火炼,一到了妖魔面前,这真仙人和假仙人就分辩出来了,你都不知道那方原方小哥的威风啊……”

    祁啸风心里恨啊,恨吴清那张嘴,怎么就什么都敢说,生生的把周清越被逐出仙门的事情扣到了方原的头上,结果这件事本来和自己无关,如今却成了自己在背后损人名声!

    他也恨小乔!

    就是这个丫头,在昨天斩妖除魔之后,当着太岳城一众贵胄的面,有意无意,便将周清越被逐出仙门的事情说了一遍,还说什么名声最重,不可轻侮,结果方原倒是名声好了,可自己就难免落了一个坏名声,那周清越也是没骨气,小乔师妹只是开了一个头,他就怕了。

    在他自己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

    论本事,本事不如方原!

    论名声,名声也臭了,他又哪里还有脸继续在太岳城待下去?

    本来打算在太岳城多呆几天,好好风光一番的他,也只好连夜走人了!

    不过祁啸风心里恨了一圈,几乎恨了所有人,却没有方原。

    目光偷偷的向着那端坐在船舱之内的方原看了一眼,便很快的转了回来!

    他不恨方原!

    他怕方原!

    曾经在仙子堂时,那位深不可测的寒门子弟,如今又回来了!

    而且更强大!

    而在这时候的方原,并不在意祁啸风心里的念头与众人态度的变化,他只是盘坐在了舟舱之内,心里暗暗盘算着自己对于玄黄一气法的修行,若说是这时候有一点与来的时候不一样的话,就是他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再将自己逐到舟舱之外去值守去了……

    “前方可是青阳宗弟子?”

    也就在众人皆心思各异,闷不作声之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沉喝。

    众仙门弟子大惊,忙赶到舱外一看,便见前方的云层之上,正有两道身影飞快的掠来,其中一位身穿白袍,正是小竹峰的白执事,另一位则是身穿乌袍的小竹峰乌执事!

    “正是青阳宗弟子斩妖除魔归来,拜见两位执事!”

    小乔师妹见祁啸风还在犹豫,便索性上前,朗声回答道。

    “很好,仙门已收到了你们传递的玉简,特命我二人前来接应你们归山!”

    白执事沉喝了一声,两位执事便踏着云层过来,一步迈入了法舟之中。

    入舟之后,两位执事看过了那位重伤的仙门弟子,施展了些救治手段,又问了一下那位丧命的仙门弟子当时的情由,便低声叹了口气,向着方原看了过来,道:“这一次是仙门消息有误,倒险些害了你们的性命,不过你能率师兄弟们大破妖阵,总算没辜负了仙门的教导!”

    方原依礼道:“执事谬赞了!”

    昨夜他们斩妖除魔之后,便依律向仙门传递了玉简,将斩妖之时经历之事一一分说,只是没想到仙门反应如此之快,甚至还谴了两位执事前来接应他们,也算是尽心尽责了。

    白执事挥了挥衣袍,道:“不必过谦,此役你立有大功,仙门必然有赏!”

    说着,便盘坐了下来,细细询问这一行任务中的细节。

    众仙门弟子见到了两位执事,心间大定,七嘴八舌的讲述起了昨夜的惊心动魄来。

    而在此过程中,祁啸风则是一言不发,眼神沉默。

    这次斩妖除魔,本是以他为首,两位执事却不向他说话,已然表明了态度了。

    这一次斩妖除魔,他抛下方原独自上山,是为一过;轻敌冒进,是为一过;不知进退,陷入妖阵,害得同门或伤或死,又是一过;临敌之际只顾自身,又是一过,更关键的是,他与吴清在刚回到了太原城时,说出了对方原名声不利的言辞,若是被仙门知道了,更是大过!

    当然,如果事情的结果,是他成功率众同门斩了妖魔,这些过失,都不算什么。

    可如今,却是他险些害得同门全军覆没,独独是方原立了大功,他却难逃其咎了。

    就像刚才白执事说的,方原回到了仙门,会有重赏,那么自己,则必有重罚了。

    这般想着,又看了一眼同样面无表情的吴清。

    也不知道经此一事,自己雄心壮志想要角逐的真传之位,还有没有希望!

    吴清在经历了昨夜一事之后,也一直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以前总是抢着说话,爱出风头的她,却似忽然间性格大改,沉默的像尊神像,也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在这时候,祁啸风有些担心的向她看了过来时,她忽然间也向祁啸风看了一眼,目光交汇,她似乎做下了决定!

    然后在这舟舱之中,她忽然做出了一个众人都想象不到的举动。

    慢慢的站起了身来,她轻轻走到了方原身边跪坐了下来,脸色憋的有些红。

    方原诧异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警惕。

    吴清脸红了半晌,忽然小声的开口道:“方师兄,多谢你!”

    此言一出,方原登时傻了眼,祁啸风也傻了眼,众仙门弟子也傻了眼。

    就连正与白执事小声说话的小乔师妹,也忍不住转过了头来,嘴巴张的极大。

    “额……不必客气!”

    方原忍不住向后靠了靠,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这怎么能不客气,你救了我们的命啊……”

    吴清却向前蹭了蹭,伸手拉住了方原的袖子,脸上居然像是有了泪痕:“一想起以前我跟你做过的事,我就有些后悔,没想到我平时那样欺你,说你,你都不还嘴,有时候我甚至还觉得你太软弱,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你不是软弱,而是真正有本领的人……”

    方原只觉后背一阵发寒,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袖子,客气道:“你过奖了……”

    “没过奖,你确实是这样的……”

    吴清又向前蹭了蹭,伸手抱回了方原的胳膊,怏怏道:“我真是昨天才认清了你……”

    这时候方原已经退无可退,浑身发毛。

    看着吴清那双眼波盈盈的眼睛,他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豁得一声站了起来。

    舱内众弟子目光皆看向了他,方原流着冷汗,道:“这个……我忽然想了起来,按着仙门规矩,每次出行,总要有人在法舟之外值守才是……众师兄弟宽坐,我这就去了……”

    说着急忙出了舟舱去了!

    心里也忍不住想:“合着我就没有坐在法舟里面的命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