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六十三章 妖魔必须死
    此时山下的一干太岳城贵胄还呆呆的在山下看着,不知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刚刚才看到山巅之上,那浓重邪恶的妖雾开始枭枭散去了,知道是在方原上山之后,山巅之上的局面重又占了上风,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正翘首以待着小仙家们的归来,却没想到,半空之中,忽然间便又多了一团黑影,以一种难以言喻的速度绕过了山南一角,黑压压一片无比的吓人,带着森森凄厉的嚎叫与浓重的血腥味道,直向他们迎面卷了过来!

    “啊也,快逃……”

    众人见状皆是魂胆皆丧,大叫大嚷着,急要转身逃走。

    可是以他们的速度与反应,刚才妖兽冲下山时,都逃不掉,更何况是这妖魔本身,他来的实在太快了,在这些太岳城贵胄发觉不对劲时,黑压压的魔气赫然已到了百丈之外……

    而在这时,方原与小乔师妹,还未冲下山巅!

    那妖魔可以凌风飞掠,速度实在快的可怕,再加上,那妖似乎是发现来不及拿回铁鼎了,心生怨毒,故意朝着太岳城贵胄冲了过来,有心要吞掉四五个,一是为了弥补自己亏空的血气,好多得些逃命的本钱,二也是为了故意在仙门弟子面前做这等事,想激怒他们……

    可就算能想到了这一幕,他们也没办法!

    这从山巅到山下的距离,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一蹴而就!

    小乔师妹已急的嘴唇都咬的发紫了,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可也就在此时,她忽然察觉到了某种惊人的气息,下意识便抬头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此时的方原,也正定定的看着那冲向了山下的妖魔,立身于山巅边缘,一动不动,但小乔师妹却分明感觉到,在他身上,赫然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催动了起来,那种气息像是法力,却又如渊似海,每一丝,每一缕,都比法力沉重了许多,也玄妙了许多……

    而在那种气息催动了极致之后,方原陡然一步迈了出去!

    “轰!”

    在方原所立之地,忽然传来了虚空暴裂之声,方原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但他适才立足之处,则多出了一个布满裂痕的大坑!

    “没错了,在他刚才强夺祁啸风的飞剑之时,我便感觉有些不对劲……”

    小乔师妹这一霎,眼神都直了,几乎是有些呆傻傻模样:“……现在看到的,更是证实了我心里的想法,他施展的……他施展的绝不是普通玄法,而是青阳宗传说里的……”

    “玄黄一气诀!”

    “胆敢请仙门弟子来付对我,你们这些两羊角,给我去死吧……”

    这时候的妖魔,已然堪堪冲到了山下的众人身前,极掠之下带起的劲风,飞砂走石,将守在了前面的甲士吹得东倒西歪,溃不成军,而他则猛然张大了血口,狠狠的向着下方吞了下来,口吐浓重血气,这时候它已经不是仅仅想吞上几个人了,而是干脆的要大开杀戒!

    它要在那些仙门弟子赶下来之前,将这些人杀个干净,以泄心间之恨!

    谁让他们这般欺妖太甚,自己刚刚明明要走了,还要以飞剑斩伤自己来着?

    如今,看着那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岳城凡俗露出了满面的惊恐之色,他也感觉到了莫大的满足,随着妖云降落,正准备出手,但忽然之间,他心间一凛,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些凡夫俗子的脸上,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情绪!

    此时他们的目光,也不都是看着自己,而是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身后!

    “唰!”

    他察觉不妙,急转过了头去,便看到了从山顶之上冲了下来的方原!

    此时的方原,浑身裹在一团青蒙蒙的雾气里,那种雾气十分的可怖,使得他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变得强横之极,如今正如一条直线一般,从山巅之上冲了下来,挟着一道雪亮的剑光,笔直的朝着山下冲去,就像是一道横贯虚空的青光,又像是一柄笔直的剑!

    此时他施展的,确实便是玄黄一气法!

    他修炼的方法,与三百年前那位青阳宗弟子修炼的方法不同,那位仙门弟子,是先炼出了一缕精纯的玄黄气,而方原,则一开始便是一点一点的炼化自己的法力,在仙门看来,他在玄黄一气诀的修炼上,尚未迈过第一个门槛,但他自己明白,自己修行到了哪一步!

    如今他的一身法力之中,至少也有三成以上,乃是玄黄之气!

    所以平时虽然不显,但要真正的论起来,方原如今的造诣,比练成了第一阶段还强!

    而玄黄之气的优势,他如今也可以发挥出一部分了。

    玄黄之气,便是包罗万象,精纯无比,用在了法术上,便是他可以驾御绝大部分的法术,甚至可以代替祁啸风,驱使他的飞剑,用在了平时,便是根基浑厚,可耐久战,而在关键之时,以玄黄一气诀里面的秘法燃烧了起来,则是可以瞬间获得强大而恐怖的爆发力……

    如今,他要斩那妖魔,便直接毫不犹豫的催动了这秘法!

    “区区仙门弟子,怎么可能……”

    这妖魔显然没想到这一点,大吃了一惊,急忙转身,失声大叫了起来。

    但它的叫声还未落下,方原便已经赶到了他的身前来了,雪亮剑光陡然飞卷了过来!

    “哗!”

    这妖魔终于还是闭上了嘴,拼尽了全力,鼓荡妖风,接下了这一剑。

    他此时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只能先接下这一剑再说,这仙门弟子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看得出来,他不是在像自己一般飘飞,而是速度太快,自山巅之上平地飞掠了下来!

    很明显,他是施展了某种秘法,瞬间加快了速度!

    但是这种速度是不会持续太久的,只要接下了这一剑,自己还是来去自如!

    “嘭……”

    虚空之中,一道青光笔直的从山巅冲了下来,直直的撞进了那一团黑雾里,迸现了无数可怖的灵光与四散的黑烟,那妖魔闷哼了一声,居然落在了下风,生生被这一剑直接撞飞了,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但也明显激怒了他,尖声怪叫了起来:“你……你找死!”

    真是太丢人了!

    堂堂血煞小妖尊,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仙门弟子逼到了这种程度!

    这一霎,这妖魔几乎都想放弃逃走的念头,趁着别的仙门弟子没下来,先将此人杀了!

    可这念头也只是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它发现,选择权不在他自己的手里!

    方原俯冲而来,一剑飞掠,将那妖魔击得生生后退了数丈,占了些便宜,但也没有伤到对方,不过方原并不感觉奇怪,以这妖魔的实力,能够被自己一剑伤到才是怪事,便是刚才以飞剑伤它,也是因为出乎了他的意料,而如今,自然没有这第二次的便宜可占,是以,在他冲了下来时,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剑击出了之后,紧接着又是十几剑击了出去!

    “唰”“唰”“唰”“唰”“唰”……

    一道接着一道的剑光,连绵不断,锋锐难撄,狂风般向前击了出去!

    那妖魔刚才一时不察,落入了下风,如今正想找机会扳回来,却没想到方原的攻击来的这么快,这么迅猛,连连惨叫声中,只能用尽了一切手段来抵挡,身边的妖雾都被剑光撕得七零八落,一边左支右拙的抵挡,一边怪叫连声,每接一剑,便向后退一分,居然生生被方原压着打,直接从半空之中跌落到了地上,又在地上重重的犁出了一条巨大的深沟……

    方原的剑势,得自无缺剑经,一着占得上风,便赶星逐月不留手,连个喘息的功夫都不会留给对手,只会一剑接着一剑,继续抢得优势,直到对方丧命,或是自己丧命……

    但只要无人丧命,那他一开始占到的优势,便会一点一点,越来越大!

    管你是谁!

    无论是山巅之上的小乔师妹与众仙门弟子,还是山下的太岳城百姓,此时都看得呆了,他们眼睁睁看着那妖魔张狂无比的冲了下来,想要大开杀戒,然后就看到方原从山巅逐下,直直的冲到了那妖魔身后,然后便是掌中长剑犀利无比的斩出,一路斩得那妖魔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将地面擦出了一个巨大的深沟,周围黑雾弥漫,只有妖魔嘶吼声传了出来!

    “小子你敢……”

    “本尊要将你碎尸万段……”

    “你真敢伤我……”

    那弥漫了开来,将方原与那妖魔的身形遮蔽的黑雾,终于还是被强横的剑风扫得四散了开来,他们也终于看到了方原与那妖魔的身影,却只见在地面上的深沟尽头,方原青袍飞猎,手持雪亮长剑,正一足踏在了一只瘦瘦小小,浑身银鳞的猴子身上,目光冷漠无情。

    “你……你敢杀我,我父王可是南荒妖……”

    那一身银鳞的猴子,满身是血,浑没了刚才的张狂劲儿,正大叫着求饶,口中呼喊不停,但眼底却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在它胸口位置,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肉而出,周围那无尽的魔气,都似乎被这东西引动,仿佛虚无之中,有一双冷淡的魔眸,正盯在了方原的身上。

    这妖魔口中大叫着,但看向了方原的眼神,却有些阴冷,像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但他话还没说完,胸口的魔物还未冲出来,一切便嘎然而止。

    方原根本就没听它说什么,直接一剑插进了它的胸口,声音淡漠:“妖魔必须死……”

    “……否则,后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