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五十五章 随他们去(四更)
    “人都走了?”

    当方原急急火火赶到了太岳城内时,却赫然听到了一个让他心情很不好的消息。

    一起同来太岳城伏妖的青阳宗弟子,赫然已经上了法舟向着闹妖之地赶去了。

    如今的太岳城,只剩了自己这么一个被单单剩下的仙门弟子,以及一片闹哄哄,正纠集着甲士,等着赶出去相助小仙家们降妖的太岳城城主吕梅庵,守将祁将军以及一群想去看热闹的城中贵胄等等。

    “不错,吾儿言道,斩妖如救火,分毫怠慢不得,左等右等不见方贤侄回来,便只好带了其他的仙门弟子先行一步了,方贤侄倒也不必着忙,就跟着我等一起赶过去吧……”

    祁将军笑的威严又不失亲厚,得意而又不张狂。

    望着已然列起了行伍的太岳城一千甲兵,以及披盔戴甲坐在了马上的城主与祁将军、满城贵胄等等,方原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他隐隐猜到了祁啸风不等自己,便急急赶去了降妖的原因,毕竟这么一来,这一次出来的功德自己是落不着了,说不定还会惹来仙门责罚!

    毕竟这么件事,可大可小。

    往小了说,是自己实力太差,没在降妖的时候帮上忙。

    往大了说,这可就是自己在降妖除魔的关键时候,临阵脱逃啊……

    “方贤侄,若是你着急赶去,我已备下了快马一匹!”

    城主吕梅庵看到了方原,也沉声开口,又似有意,似无意的解释了一句:“妖魔作乱,事起突然,祁贤侄惟恐耽误了时机,便先带了一众仙门弟子和周清越周贤侄,乘着法舟赶去了三十里外的卧牛山,临走之时,倒也留下了话来,希望方贤侄乘快马赶去相助……”

    “居然还有周清越?”

    方原想起了这个弃徒来,一时未发一言。

    他看了一眼隐隐有些得意的祁将军,又看了一眼脸色深沉的城主吕梅庵。

    祁啸风抛下了自己这仙门弟子,却带了周清越去降妖,究竟是何用意?

    这时城主府外的大街上,气氛忽然显得有些压抑。

    这一众城中贵胄皆在小心翼翼的看着方原,刚刚在宴席上,他们听说了方原与周清越之间的矛盾,虽然不知真假,看方原的眼神也变了几分。

    尤其是事情到了如今,他们都看出了方原被其他的仙门弟子针对了,一时间倒有些惴惴,也不知道这位出身寒门的凤凰子,会不会恼羞城怒,便在这里发起火来……

    倒是那位祁将军,言笑偃偃,似乎在专门的等着方原发火。

    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方原听到了这些事情之后,也确实微微皱了皱眉。

    他急急赶来,本就是为了要将自己察觉的诡异之处告诉同门,让他们小心,但见他们居然舍自己而去,心情却渐渐变冷了下来,此时若骑快马,仍然可以赶得上去,但是……方原沉默了半晌,最终慢慢的抬起了头来,脸上并无羞恼,反倒淡淡的笑了起来……

    “那倒不必,凭他们的实力,斩杀几只小妖想必不在话下,我又何必着急?”

    说着,神情也平淡了下来,再无半点急迫之色。

    “也好!”

    城主一干贵胄,微微松了口气,也觉得有点失望,急顺势都笑着答应了下来。

    “报……太岳城内一千甲士,除周统领之外七大统领,皆已候命待发!”

    也就在此时,城中令兵赶来,大声向祁将军与吕梅庵传道。

    “既如此,速往卧牛山,急援众小仙家!”

    祁将军闻言,便厉喝了一声,与城内一众贵胄,皆纵马赶出了城。

    虽然祁将军说的是“速往,急援”,但有一千甲士步行跟随,速度自然不可能太快,况且跟着一起来的,还有诸多刚才一起赴宴的太岳城贵胄,这些人都是想着赶过去看一看那一众小仙家如何斩妖除魔的,也料定了有那些小仙家在,便是面对妖魔,也不可能有什么凶险,因此都不着忙,只是纵马小跑着赶路。

    而在这时,方原也骑在了一匹马上,慢慢悠悠的跟着众人出发,不急不迫,倒似野外踏青一般。一路上,不知有多少人都偷眼瞧着他,见他确实淡定,心下啧啧称奇。

    “方贤侄,休怪老夫多嘴,你与啸风贤侄、还有清越贤侄同出一门,都是朱先生教出来的,又都是在太岳城长大的孩子,本该修行路上互扶互助才是,何必闹得如此之僵啊……”

    城主吕梅庵不知何时赶了上来,与方原并驾而行,叹息着开口。

    方原听出了他话里有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城主可有什么想要指点晚辈?”

    吕梅庵见到了方原淡淡的神情,便知道此子不好应付,便沉默了半晌,也不添油加醋,只是如实相告,将刚才宴席之上,吴清等仙门弟子所说的话都讲了一遍,然后道:“你也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老夫一直视你为子侄,你与周清越贤侄之间的事,真心讲来,我是不信的,可是人言可畏,你若是真的做过什么对不起周清越的事情,还是要尽早弥补才是……”

    “他们说过这个?”

    方原一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走了之后,祁啸风那些人,居然敢当众信口开河!

    当初周清越陷害自己不成,丑事败露,被逐出了仙门,小竹峰之内,又有谁不知晓?

    而太岳城毕竟是自己的故土,这些人到了这里,却如此信口胡说,又抱了什么心思?

    为了照顾周清越的面子?

    自己没有当众讲出周清越陷害自己的事情,便已给他留足了面子!

    吴清等人的做法,说白了,便已经属于含血喷人!

    又联系到了祁啸风不叫自己,便带了人去斩妖除魔的事情,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又要坏了自己的名声,又要害自己丢了功德,这些人究竟想做什么?

    足足两年时间,祁啸风没来招惹自己,自己乐得清静,甚至都要忘了曾经在赶往青阳宗的法舟之上,他将自己逐出舱去的旧恨,没想到,他如今居然又做出了这等事来……

    看样子,自己奢求的相安无事,终究也只是奢求!

    “宵小害人,不论朝夕,不分轻重……”

    方原瞳孔微缩,心间微微起了怒意!

    “方贤侄,你打算怎么做?”

    吕梅庵一直观察着方原的表情,直到此时,才轻叹着问道。

    “没什么好做的,讲清楚便是了!”

    方原对吕梅庵也没什么太好的感,不愿被他看出心事,便只淡淡回应了一事。

    实际上吕梅庵还是小瞧了他,祁啸风也是,这些人还以为斩妖除魔之时把自己排除在外,对自己会是非常厉害的打击,实际上,这件事成了,不过锦上添花,不成,也影响不大。

    自己在仙门里的身份地位,终究还是要看自己对于玄黄之气的修炼,其他都是小事!

    “这小儿年纪不大,居然喜怒不形于色,倒是棘手!”

    吕梅庵看了方原的模样,也忍不住心里苦笑了一声,暗暗想道。

    “卧牛山到了,快看,他们就在前面……”

    也就在此时,前方的甲士,忽然大叫了一声,周围众人,立时心间一凛。

    方原与吕梅庵等人,皆快马奔向前去。

    拐过了一方野林,便看到前方一座大山腰里,正翻翻滚滚,掀起了一场恶斗。

    “何方妖孽,见到仙门弟子,还敢反抗,自寻死路!”

    半山腰里,那一众仙门弟子,排成了阵势,前方以祁啸风为首,左侧是小乔师妹,右侧是吴清,正各自施展玄功法术,声威浩荡,一路冲杀,缓缓的向着山顶冲了过去!

    而在他们周围浓密山林之中,则不时有野兽冲杀了出来,张牙舞爪,与他们厮杀。

    “它为什么要操控妖兽前来掠袭?”

    方原见到了这一幕,心下倒是微觉奇怪。

    按理说,这这世间虽然妖魔横生,每每便有山间生灵,吞吐日月精华,长了道行,化成妖物,甚有些厉害的妖王,直接就盘踞一地,占山为王,霸占灵脉,吞食百姓,甚至与仙门正面相抗,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九州之地,仙道昌盛,这么强大的妖魔还是不多的。

    尤其是太岳城,虽然地处偏远,野山繁茂,但也向来没有听说过有妖魔出现,再加上之前一直有仙子堂的座师坐镇,便有些小妖狐鬼,估计也就被朱先生随手一剑给斩了。

    因此,这卧牛山的妖魔,要么是刚从别的地方逃了过来的,要么便是山间兽类无意中得了造化,若是后者,这妖魔实力定然不高,以妖气驱动山间兽类袭人,倒也可以理解,但关键是,以方原刚才观气所得的结果来看,这妖魔绝非等闲,为何还要这般麻烦?

    “祁师兄,山间兽类凶狂,似乎似被人驱使,专门消耗我等法力来着,我看那山顶之上,妖云汇聚,血光冲天,真正的妖兽一定在那里,我们不可多作耽搁,只能冲上去斩它!”

    也就在方原心间暗自揣摩时,小乔师妹也高声大叫了起来。

    “哼,区区妖类,也敢卖弄心机,我们这就冲上山顶,将那妖孽碎尸万段!”

    祁啸风也似有些怒意,尤其是见到山下都来了人,更是有意卖弄,猛然之间,一声大喝,身形冲到了半空之中,双掌在左右肋下一按,顿时一道紫意盈盈的飞剑从口中飞了出来!

    “三元御剑术!破!”

    他声音滚滚,响彻四方,一道飞剑,陡乎间直向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