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十三章 就是在报复
    见到方原出来,众仙门弟子登时有些惊讶,这几个月里,方原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位仙门里的名人了,他被清风诗社排挤之事,人尽皆知,而且看他似乎只知道埋头修行,任由清风诗社欺压,却始终无一反抗的行径,似乎也太过懦弱,可谁能想到,如今当着清风诗社真正主人祁啸风的面,在清风诗社的二号主人吴清最得意的时候,他居然敢站了出来?

    “这一次上山的名额,分明就是为吴清师姐准备的,他站出来做什么?”

    “他上一次问碑,还落在白榜呢,这一次就算有提升,也没什么用处吧?”

    在一片议论声里,方原走到了石碑之前,盘膝坐了下来。

    “就凭你,也有资格跟我抢?”

    吴清此时已转过了头来,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目光十分不善的看着方原。

    方原懒得回答,只是望着石碑出神。

    吴清却以为他怕了,冷笑道:“两个月前,我给过你机会,若你那时候低了头,在我清风诗社里,同门师兄弟指点指点你,说不定能让你冲上金榜,但如今,你是在自取其辱!”

    方原心里想:“辱你大爷个头!”

    根本就懒得理她了,便当自己是一根木头,只是望着石碑发呆。

    “呵呵,倒还不错,那就开始吧!”

    白执事并未多说废话,伸手按在了石碑上,淡淡宣布。

    方原注视着石碑上的石眼,很快便再次陷入了那种幻象之中,这一次他并无初次的惊慌,直接催动了一身法力,果不其然,刚刚进入了幻象之中,便有无形的压力自四面八方袭来。

    “大道无量,孤心索之……”

    “第一问,修为几何?”

    “练气三层圆满,善!”

    第一问毫无悬念的通过了,方原对自己的修为了若指掌,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失误。

    “第二问,丹道几何?”

    随着这声音响起,方原的面前,已然出现了一株根茎生鳞,花如蛇尾的怪草。

    这一次方却没有半分的犹豫,便直接道:“蛇鳞草!”

    眼前的灵药再变,方原也只是扫了一眼,便道:“青积叶!”

    “伏苓木,沐雷果,白首,苁蓉,半夏,钩藤,常山,宿沙,轻粉,独活……”

    一昧昧灵药从方原眼前闪过,方原都是直接唤出了那灵药的名字,甚至脑海中同时还出现了它们的用法,与上一次问碑时的生疏不解大有不同,这却是数月苦功的结果了。

    方原本来对药典读得甚熟,根基稳固,上一次考核时,只是疏于实鉴罢了,可在这几个月里,他时常去灵药监,很是恶补了一番这方面的所缺,如今已自问不输于任何仙门弟子。

    “遍查百草,无一缺误,善!”

    周围很快便响起了这个声音,第二问顺利通过。

    “第三问,阵道几何?”

    阵道的根基,便是卜算,阵法越复杂,那布阵或是破阵,需要的算法便越高明!

    而如今,小竹峰弟子们学习的卜算之术,最高的,乃是四相之问,可是方原自己早就已经推洐到了六合之问了,修行一道,除了剑道之外,他最擅长的便是卜算之术。

    心念一动,身边那些虚幻的算筹便随着他的心意飞舞了起来。

    几乎是霎那之间,他便听到了一个结果:“穷极变化,环环相扣,善!”

    随后是第四问:“符道如何?”

    方原胸有成竹,伸手拿住了眼前飘浮着的朱红色毛笔,便在眼前的虚空写下了“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一诗,其中第一句用的是古篆体,第二句用的骨巫痕,第三句用的是铭剑文,第四句用的是狂草书,各有不同,皆是酣畅淋漓……

    这四种写法,正是书写符咒最常用的字体。

    符篆之术,先学书写,这也是修行界里的常识之一。

    本来这是方原最大的弱项,因为他从小家贫,无钱买笔墨,入了仙门之后,也时常干活,更是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不过他修炼剑道,剑意书法相通,都讲究一个意境,这也是许多符师大都擅长剑道的原因,而方原剑道方面境界不弱,却也使得他书法提升了不少。

    如今他的字,若真是与专学符篆之术的弟子相比,或有不如,但通过仙碑却没问题。

    “以书写意,以意通玄,善!”

    “第五问,术道如何?”

    “第六问,器道如何?”

    “……”

    “……”

    轰隆!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一般的感觉,方原像是被丢出了一方世界,待到头脑稍稍清醒时,他只看到,自己已然身在石碑幻象之外,周围正传来了无数见鬼一般的目光,呆呆的看着他!

    “他过关了?”

    “居然是他……他居然过关了?”

    周围不知有多少仙门弟子惊讶的叫了起来,还有人在用力的拍手。

    在自己的左面,那十几位陪着一起参与仙碑之问的仙门弟子,不知何时,都已经回到了人群之中了,如今的石碑前,只坐着自己和吴清两个人,而吴清此时也正呆呆的转头向自己看了过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口中只是不停的喃喃自语:“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而在前方,白执事正呵呵大笑,与旁边的赤足执事说着什么。

    右前方的青阳小七子,也正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目光甚是惊异,小乔师妹轻轻的笑着,眼睛里似乎有些钦佩之意,而祁啸风则双目精光一盛,很快又收敛了起来,低垂了双目。

    方原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了过去。

    赫然看到,石碑碑面上,已缓缓浮现了一排的名字。

    如今,之前排在了前面三个的陈虚、太合真等人,由于已经确定了要上飞云山传道,名字便已经和青阳小七子等人一般消失了,于是最上面的紫榜之上,便只剩了两个名字!

    方原,吴清!

    居然是两人,这一次通过了仙碑六问的,赫然便是两个人!

    也难怪众仙门弟子会如此的震惊了。

    谁能想到千难万难的仙碑六问,居然一次有两个人通过?

    更有谁能想到,这一次通过了仙碑六问的,居然会有一个是刚入门不久的方原?

    三个月啊!

    这才三个月,他的学识,便已经超过了在仙门学了一年半时间的众仙门弟子?

    而更震惊的便是吴清了!

    她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杂役居然也在这时候通过了仙碑六问?

    更过分的是,他的排名居然在自己前面……

    那这样一来,本该自己上山传道的名额,难不成要……

    “不可能,你三个月前离着通过仙碑六问还有一定的距离,怎么可能直接通过了?”

    她忍不住死死的盯着方原,直接叫出了声来。

    “三个月时间,便足够了……”

    方原这次倒是开了口,但也只是淡淡的一句,却噎的吴清说不出话来。

    看着方原那张无所谓的脸,她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恨恨道:“那你早不问碑,晚不问碑,偏在这时候跟我争……你是在报复我?”

    方原闻言,忍不住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倒让吴清一时失神,以为自己猜错了,但没想到,方原很快便开了口:“当然!”

    还下意识的解释道:“我以为你最早就知道了,不过我最初只是想在仙碑六问的排名上压你一头,让你知道平时搞这么多没意思的事情,还不如老老实实修行来的重要,倒是没想到还会有这名额之争,但也无所谓了,你若是可以诚意道歉,这名额让给你也无防!”

    吴清一下子气的脸都白了!

    她不是没私下里做过准备,这个书呆子说要报复自己的时候,态度太认真了,自己虽然不在乎,但也做了准备,等待着他狗急跳墙,但没想到,足足三个月时间过去,他都一点动静都没有,搞得自己都以为那是他的胡说八道了,但这报复,却在这时候过来了……

    而且报复的方法,居然是这种?

    见了鬼的,谁会用这种参加仙碑六问的方法报复?

    或者说……谁又能做得到这种报复?

    “我需要你让?”

    尤其是在听了方原最后的话时,吴清心里的怒火,呼的一声升了起来。

    而在此时,前方的白执事等人,也皆在低声的交谈着,目光不时在方原与吴清两人的身上看来看去,似乎有些难以抉择,本以为这次最多也只会有一人通过仙碑六问,没想到又杀出来了一匹黑马,更关键的是,这匹黑马的排名,居然比吴清还要高,一时却为难起来!

    毕竟,私下里的安排中,其实也是吴清上山的!

    “几位执事,弟子有话说!”

    但也就在他们有些纠结时,吴清忽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众执事与弟子的眼光顿时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白执事皱着眉道:“你想说什么?”

    吴清转头看了方原一眼,满满的恨意,忽然提高了声音,道:“弟子也不知道这位方师弟是怎么做的,居然才入门三个月,便能赶上了我们在仙门一年半时间里的境界,但是弟子觉得,不论怎样他也过了仙碑六问,按仙门规律,是有资格上山传道的,可是这一次的名额却只剩了一个了,无论是我们二人谁上山,都会让各位执事为难,所以弟子提议……”

    她声音微微一沉,冷声道:“我与他较量一场法术,谁赢谁上山!”

    方原听了这句话脸色立时一沉:“居然还要这样说,那这名额,我就不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