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十二章 我没盗过丹
    一时间,古殿之上,无数人的眼神都看向了那群玄衣的戒律堂弟子。正见证着数百年来第一位成功晋入了仙门的杂役诞生,忽见有人居然敢打断,自然是有些好奇,尤其是来的居然是那群仙门弟子之中人人都不愿过多招惹的戒律堂弟子时,眼中的好奇意味就更浓重了。

    而那位白袍执事,则是皱着眉头看向了那群弟子,神情有些不悦:

    “小竹峰收徒,也要戒律堂同意么?你们来这里要做什么?”

    “白执事言重了,弟子此来,是有要事!”

    那戒律堂弟子在白执事面前,自然也不敢放肆,先急忙解释了一句,又恭敬的向着云长老及各位执事行礼,然后才指着方原道:“弟子不知小竹峰在收徒,是为别的事情而来,此子今日上午,刚刚盗了丹坊宝丹,罪大恶极,弟子此来正是要缉他回戒律堂受审的……”

    “什么?”

    此言一出,立时众人皆惊,甚至一时反应过来。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好容易才看到了一场好戏,一位杂役弟子展露出了非凡本领,连续通过了数位长老的试炼,正要拜入小竹峰,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居然又有戒律堂弟子说他盗了宝丹?

    这下可热闹了!

    而在众人惊诧的眼神注视下,方原却是面无表情,只是冷淡的看向了人群里的一人。

    随着那群戒律堂弟子而来的,还有杂务殿里的一众杂役,以及青炉峰的几位弟子,更关键的是,方原一眼便从人群里,看到了周清越,他此时正摇着折扇,似乎置身事外一般,但在方原的目光向他看了过去时,分明看到他的脸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两人的眼神,有一刹的交汇。

    周清越嘴唇微微一动,轻轻的说了一句:“一切都结束了!”

    他声音并不大,甚至都没有发出声音,但很确信方原看到了。

    而他的心情,也在此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刚才随着戒律堂弟子,前往玉蜂崖查抄了方原的房间,在他床底的柜子下面查出了事先藏好的丹坊丹药时,他心情便瞬间笃定了下来。

    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方原还怎生狡辩?

    再之后,他便不动声色的跟着戒律堂弟子,看他们如临大敌一般的将方原的房间封查了起来,等着仙门执事来查看物证,然后派出了诸多人马,四下捉拿方原,那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就不必多说了。

    就连那一群杂役都一个个吓的傻了,不知道方原惹下了什么大祸!

    但谁都看得出来,方原要倒大楣了。

    让周清越满意的是,方原此时居然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这简直就是老天在帮自己啊!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方原畏罪潜逃了一般,直接坐实了盗窃之事!

    很快的,便有人查到了方原的线索,得知他在小竹峰,周清越却也有些意外,不过当他了解到了小竹峰发生了什么时,却立时心里有些庆幸,甚至生出了一身冷汗……

    他没想到方原居然会在这时候参加仙门考核!

    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像是表现的非常优异,甚至得到了几位执事的承认……

    这怎么可能?

    那几位执事瞎了眼,居然被这杂役蒙蔽?

    他有何本事,他有何资格?

    他内心里最不愿看到的,便是方原这个寒门弟子,再次站到和自己一样的高度!

    亏得自己及时挖了这个坑,否则的话再晚一天,岂不是噩梦成真?

    一旦想到那个寒门弟子成为了仙门弟子后,面带微笑站在了自己面前,小乔师妹等人都围着他转,而自己却又要向以前一样只能仰视他的场景,他便恨得紧紧攥着拳头……

    但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尤其是,当他看到就在白执事即将宣布,而那个寒门弟子脸上也露出了美梦成真的笑容,却生生被戒律堂弟子打断时的模样,心里那种感觉更是兴奋到了极点……

    他甚至想着,也亏得自己在这时候设下了计划,毕竟,看着这个杂役即将踏上云端时,再狠狠的将他踏入污泥之中,似乎比一直将他踏在污泥之中,更能让自己感觉心里痛快,更能出口恶气吧?

    “究竟是怎么回事,速速如实讲来!”

    而乍一听到戒律堂弟子的指责,几位小竹峰的执事也皆是一惊,就连站在了不远处的云长老,神情也有些诧异,但他并没有开口,只是在旁边皱着眉头看着,静观其变。

    “遵命!”

    为首的戒律堂弟子乃是一位黑面男子,身材魁梧,一脸杀气,但此时在几位执事面前,态度甚是恭敬,朗声道:“弟子于巳时一刻接到青炉峰弟子来报,言青炉峰丹坊失窃,便立时率众师弟前往,将丹坊封存,一番寻问之下,得青炉弟子韩泉相证,杂务殿杂役方原曾于辰时三刻进入丹坊打扫,弟子便率众前往玉蜂崖询问,不见其踪影,便于他房中搜查,结果在床底箱中,找到了数枚虎啸养神丸,正是丹坊失窃丹药中的一部分,遂下令捉拿方原……”

    听到“丹坊失窃丹药的一部分”几个字,周清越微微一怔,但旋及便看向了韩泉,心里暗暗想道:“原来韩泉胆大包天,居然借着这次栽赃,真的藏起了几枚丹药,只用了一部分嫁祸到那个泥腿子的头上,不过也无防,这泥腿子是说不清了,这个锅正好让他背着……”

    却没想到,此时那韩泉听了,也是一怔,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此时,白执事已忍不住打断了那戒律堂黑面弟子的话,冷声道:“你可小心,盗窃丹药乃是大过,此子天资不错,我小竹峰正要将他收入门中,你可不要坏了他的清白!”

    那黑面弟子道:“从他房中搜出了丹坊失窃之物,如今已让人看守,事实俱在!”

    “哗……”

    此言一出,一众仙门弟子登时大哗,纷纷交头结耳的议论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盗窃了丹药?”

    “那黑面的乃是铁山尊,戒律堂真传,出了名的心直口硬,当不会诬陷于他吧?”

    “他本是杂役,缺少丹药,说不定真是一见宝丹,便生了贪心……”

    “可惜,如此一来,别说拜入小竹峰,怕是连杂役都做不成了吧?”

    一时议论纷纷,谁也说不清楚,但那戒律堂弟子时间、地点、过程说的清清楚楚,一条一条的列了出来,又有人证,以及从方原房中搜出的物证,竟是容不得人半点怀疑。

    “方原,此事关你身家前途,你且老实讲来,不可有半点虚言!”

    那白执事眉头也皱了起来,忽然转向了方原,冷冷的看着他,严辞说道。

    众弟子闻言,也是唰唰唰皆将目光看到了方原脸上。

    人群后面,一众杂役弟子谁也不敢上前来,只是眼神无比同情的看着方原。

    他们没想到刚才怎么找方原都找不到,居然是因为他来到了小竹峰参加考核,而且看刚才那模样,应该是已经通过了,这本来是一件让人震惊的大喜事,方原入了仙门,他们这些人脸上也有光彩,但谁又能想到,各种事接踵而来,仙门未入,却先成为了盗丹的贼?

    尤其是人群里的孙管事,更是一脸的焦急,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而宋魁此时则躲在了人群里,暗暗祈祷:“能帮你的我已经帮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弟子不曾盗过丹药!”

    而面对着周围无数的目光,方原却是神色平静,只说了最简单的一句话。

    “哼,事实俱在,你又如何解释?”

    那戒律堂弟子铁山尊冷冷的踏上前了一步,仿佛一座大山般向方原压了过来。

    面对着戒律堂的威严,方原却无半分惧色,他只是再次转头,看了人群里的周清越一眼,见他居然正得意的看着自己发笑,心里叹了口气,缓缓的抬起了头来:“我有几个问题!”

    铁山尊冷冷道:“你说!”

    若只是一位普通杂役,他早就上手拿下,押回戒律堂用刑了。

    但如今毕竟当着云长老与小竹峰众执事的面,却不得不有所收敛,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反正他很确信,若是此子解释不清,自己还是要押他回去受审。

    事实俱在的情况下,谁也保不了他!

    但出人意料的是,方原没有解释什么,微一沉默,忽然问道:“丹药是几时失窃的?”

    铁山尊冷冷道:“刚才已经说过,我是巳时一刻得报!”

    方原点了点头,道:“我是辰时于杂务殿前点卯,辰时三刻到了青炉峰,又约一刻之后,被青炉峰弟子点名,入了丹坊去打扫,也就是说,丹药失窃,是在这两者之间了?”

    铁山尊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方原直面着他,冷声道:“我乃辰巳之交来的小竹峰,擂响警仙鼓,有众仙门弟子为证!”

    铁山尊微微一怔,冷喝道:“那又如何,岂不是正与你窃丹时间对上?”

    “是啊……”

    方原闻言,也淡淡笑了一声,道:“若是我从丹坊盗了丹药,便赶来了小竹峰拜师,时间确实恰好对上,但我只是想问,那我又哪里来的时间,把丹药拿回房间藏到床底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