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九章 剑道天才
    “你什么眼神啊,他这一招绝对不是寡妇翻墙……”

    另一位身材壮硕的仙门弟子嚷嚷了起来:“寡妇翻墙这一招我也练过,讲究得是气度森严,架狸翻鼠滚之势,左行三步,每步需三尺三分三厘,不可乱了法度,剑作苏秦背剑式,藏于身后,抢至对手左锋之时,再辅以蟒翻身身法,陡乎之间,抢至敌人右锋,而后身如螺旋转,剑于胁下出,运劲轻灵,于敌不备间将敌人制住……可是那个杂役弟子全使错了,步法不对,身法不对,最后出剑之时的方位全然错了,这哪里能叫作寡妇翻墙?”

    周围众弟子听了,一时糊涂起来,不知该听谁的话。

    寡妇翻墙,可以说知者甚众,如何能看不出来与方原使得不同?

    但就在那位壮硕弟子的身边,一位白净面皮的执事顺手就一巴掌抽在了他脑袋上,低声训道:“显你聪明呢?你们这些人,在仙门中也曾学过武法,更有不少人从小便在家族长辈的教导下修习武法,入门时少说也有了十几年的功夫在身了,为何却不动动脑子?”

    “那寡妇翻墙这一招,说白了就是讲究一个出其不意,指东打西,那孩子只取其意,不拘其形,临敌之际随机应变,这才一击奏效,否则怎么可能奈何得了陈师兄的法宝?”

    众弟子听了,皆呆了一呆,声音顿时小了下去。

    而洪执事也皱着眉头,只是盯着场中,心间暗想:“这孩子剑招练的气度森严,不差分毫,显然下过了苦功夫,但应敌之际,又颇为灵动,只取剑意,而弃剑招,倒把一些烂了大街的招式使的随心所欲,这难道真是他自己悟出来的?陈师兄这番试探,怕也是担心这小儿乃是敌人派来的,想看看他是不是藏了什么秘密吧,倒要瞧瞧他后面怎么应对……”

    在他这念头升起时,场间战况也已愈发的激烈。

    那位胖执事随手撒了出去的金豆子,居然各有神异,尽皆化作了金色的小人跳了起来,手执各样兵器,围着了方原乱杀乱打,更可怖的是,兵器所指,居然皆是方原的要害!

    看着那围在了方原周围上窜下跳的金色小人,众仙门弟子都感觉头皮发麻。

    甚至有人暗暗的在想:陈执事平日里最是和气,怎么今天下手这么狠?

    但被一众金色小人围在了中间的方原,却是毫不理会,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周围传来的凶险,他手中一柄剑使发了开来,一袭青袍在金色小人间穿插游走,竟似如鱼得水一般!

    此时他全心全意,都已经沉浸在了无缺剑经里面,居然愈斗愈纯熟了!

    如今他练剑,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的功夫,在凡俗之中,这甚至连打基础都不够。

    不过仙家剑道,本来就与凡俗不同,凡俗练剑,长力气,练反应,耗去了大量的岁月,但仙家修炼法力,便可以使得自己快速拥有超越了常人的力量与反应,剩下的,便是在熟悉了剑法之后,琢磨剑道上的道理而已,而方原恰好满足了这几个条件,一个多月疯魔般的练剑,使得他将那些剑招深刻的印入了自己的神魂,随手使了出来,便几乎达到了完美!

    又在这关键时候,他见到了无缺剑经,此经诠释高深剑道,原本极难参悟,可偏偏他通过天洐之术,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领悟了这无缺剑经第一卷里的道理,虽然直至如今,还没有完全的消化,但也可以抵得上别人数年的苦功了,表现在了剑道上,便是突飞猛进!

    在刚才抵御黄巾力士时,他还信心不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剑道有多强,如今与金色小人斗了起来,却渐渐的开始心领神会,疑心尽去,越斗剑法越酣畅纯熟了起来……

    虽然斗得是别人的法宝,但对他来说,这也是第一次在实战中磨砺!

    周围蹦蹦跳跳的小人越多越多,方原却非但没有落入下风,反而剑法使发了开来,有的一望而知便是雷霆霹雳霸绝九天剑上的剑招,标准的如同教科书一般,有的则使出来怪里怪气,让人想一会才知道这是从哪一剑变出来的,偏偏变了剑招之后,又总是能够恰到好处……

    “我的天,这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把那见鬼的雷霆霹雳剑使到这种程度?”

    周围众弟子,简直一个个都看的傻了眼。

    若不是亲眼见到方原使出来,他们几乎不敢相信那些剑招会有这等威力!

    “铜墙剑壁!”

    有四五个金色小人跳在半空,手持各式兵器冲了过来,方原却更显得神情平静,古井不波,向后退了一步,横剑于胸前,一身法力借剑势催发,立时如渊停岳峙,气势便如一座大山一般,在他身前,更像是隐隐出现了无数条横在了大江之上的铁锁,牢牢锁住了江海。

    使得是普通的剑招,但方原心里,想的却是那无缺剑经里的剑意。

    收如锁横江,千帆不渡!

    “啪啪啪啪啪啪……”

    在他这一剑守势之下,那些金色小人居然皆被他的剑势拦在了外面,还未近他身前一丈,便已撞到了他随着剑势涌了出来的无形屏障,一个个怪叫着弹了出去,重又化作了金豆。

    但与此同时,又有无数的小人跳从背后乱打了过来,甚至空中都飞上去了不少,一霎那间,给人的感觉居然像是四面八方都是明晃晃的金光,躲也躲不过去了,可方原在这时候,却身形向左微倾,而后陡然向右跳出,身形拧转,太过飘乎,整个人都像是消失了一般。

    身法施展得是“寡妇翻墙”这一招,但内里却是无缺剑经里的“掠如鬼神踪,烛下无影!”

    这一招讲究得便是身法的施展,要出人意料,达到什么程度呢?

    在烛火下面施展了出来,地上要连个影子都没有!

    不但要练到骗过敌人的程度,甚至连烛火也要骗过才行!

    方原自然还没达到骗过烛火的程度,但那色金色小人灵性不高,却皆被他骗了过去,呼啦啦撞在了一起,皆落地化作了圆滚滚的金豆,方原自己却已逃出了包围圈之外!

    “好身法!”

    一众仙门弟子里,有人忍不住喝起了彩。

    “这一种身法,我也不知练过多少遍,今日才知道居然还能这么用……”

    “对啊,他出剑出招,我都能看得明白,换了我也能使得出来,但若是让我面临那陈执事的法宝,却一定不可能应对的这般巧妙,这个家伙,怎么能把剑法练到这种程度?”

    不知有多少人,都低声议论了起来。

    “每一剑,每一招,都简简单单,直取其意……”

    就连那位撒豆成兵的胖执事此时眼睛都眯了起来:“但这些简单的招式使到了这种程度,便已经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此子,要么是一位大修行者假扮的少年人,潜入我青阳宗图谋不轨,要么,便是悟性极高的剑道奇才……罢了,最后再试你一试……”

    他心里有了计较,袖子里捏着的法诀便忽而一变!

    啪啪啦啦……

    空中所有的金色小人忽然都变回了金豆子,滚落了地上。

    惟独距离方原最近的一颗,却忽然在此时变成了紫色,居然像是活人一般,深吸了一口气,小肚子立时鼓胀了起来,霎那之间,明晃晃的紫焰于口中晃动,眼见得就要喷吐出来!

    “噢……”

    众仙门弟子都被这变化吓了一跳,发出了下意识的低呼声。

    方原更是惊的心里大叫了起来:“法术?”

    居然是由一个金豆子变出来的紫色小人施展的法术?

    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我一个大活人都没还学过法术呢……

    面对威力可怖的法术,他甚至一时间慌了手脚,道心都险些动摇!

    但那惊慌也只是一瞬,还未升起便被他强大的心神给压了下去,双眼瞳孔猛得一缩,内心里飞快的闪过了小辣椒说过的那句话……武法修炼到了极致,专克法术”!

    “虽然我的剑法还远远没有达到极致,但这法术也不是活人施展出来的啊,我好容易快要闯过了第二关,却要栽在这里?”这般想着,一股子不甘之意猛然间升腾了起来!

    眼见得紫焰就要喷涌而出,绝对不是自己这练气三层的法力能抵挡的,甚至来不及躲避,他想也不想,忽然间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黑糊糊的物什,飞快的塞进了那小人的嘴里……

    “啪啦”一声,那紫色小人忽然间就变得悄无声息了,叮当一声掉了地上。

    胖执事大吃了一惊:“什么情况?”

    众弟子也皆是大吃了一惊,纷纷在问:“那是什么法宝?”

    惟有众人围观之下的方原,脸色忽然变得有些红,他似乎也没想到这一招能奏效.

    他讪讪的将地上的破布捡了起来,有人看得清楚,那是一块厚实结实的布,上面似乎还有些水,想来也是正常,若不是有水,也破不得那紫色小人的法术,只不过……

    ……那布为何这么眼熟?

    过了半晌,忽然有一个仙门弟子恍然大悟,大叫了起来:“那是一块抹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