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十五章 互不相欠
    决定好了通过哪一条路进入仙门,方原便也放下了心来,如今他的前景大好,算是一切顺利了,而且一个多月过去,周清越那边也没再出什么阴招,听孙管事讲,宋魁更是怕自己怕的厉害,生怕哪天自己会拎了剑去找他,门都不敢出,这一颗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而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苦修,他也决定放松一下,便与孙管事边喝边聊了起来。

    孙管事难得有方原这样一位知己,可以听自己说话,开心的不得了,如今又见方原大事已定,心里更是痛快,便打开了话匣子:“方师弟啊,你是真的不错,所以别人一开始不相信你真能从杂役跳入仙门,我却一直相信,为啥呢?就因为你人聪明,又肯下功夫!”

    “你都成功不了,那还有谁能成功呢?”

    孙管事一拍大腿,叹道:“不过有时候吧,我又觉得你太聪明了些,当初我刚入仙门的时候,也是下了苦功夫的,可光练气一层就修炼了三个多月,练气二层更是修炼了一年多,才在一位长老偶尔兴起的指点下才突破了的,至于练气三层圆满,那已经是两年后啦……”

    方原听着孙管事的絮叨,倒觉得心里颇有感慨。

    他明白自己的优势,脑袋确实不笨,也是肯下功夫的,可是这仙门杂役想要一跃而起,成为仙门弟子,哪里有这么简单,当初自己不也是卡在了练气一层圆满,不得寸进?

    若不是自己偶然之中,得到了道元真解的造化,那练气一层少说也得让自己卡上一个甚至两个月了,那练气二层拖的时间便也更久,至于进仙门,也确实希望渺茫了……

    但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自己十年苦读,道元真解也不可能选中自己了。

    人生事,福里藏祸,凶中存吉,实在难说的很!

    对此,仿佛也印证了朱先生的话,多用点功夫,运气也会比别人好一点!

    “哈哈,方师弟,等你进了仙门,我老孙也跟着面上有光啦……”

    “不过进入了仙门,也只是个开始,你可不能松了这口气啊……”

    孙管事喝多了酒,更是说个没完。

    “你之前疯魔般的练剑,却是不知道,一个月前,小竹峰已经有人得了飞云山传道啦,那些去年和你一同入了仙门的弟子们表现不错,三百余弟子中,居然已经有七人通过了仙碑六问,得传青阳四法,如今他们在仙门里都有了青阳小七子的名头,风光的狠哩……”

    “半个月前,一群新晋弟子在风云台斗法,那可真是好看,居然有人连六阳风火这等法术都施展了出来,虽然事后因为私自斗法被长老罚了,可仙门弟子却一个个佩服的很……”

    “就前两天,大消息啊……”

    “居然有两位弟子夜半在后山私通,被戒律堂巡夜弟子抓着啦,衣服都没穿……”

    方原一直饶有兴趣的听着,对这种事却不是很感兴趣:“这也不算大消息吧?”

    “……俩人都是男的!”

    方原这才跟着吃了一惊:“果然是大消息啊!”

    有了这孙管事这样一个朋友,方原虽然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但仙门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却都瞒不过他,哪怕这一个月来几乎足不出户,但一场酒喝下来,却也大体了解了。

    听说了一些仙门弟子的趣事,他也会心一笑,听到了那些与自己一同入门的佼佼者里,已经有人闯过了得传青阳四法,进入了更高层次的修行中时,心里倒也微觉黯然……

    不过这种黯然,也只是一股子傲气使然罢了,并无嫉妒之理!

    他有自信,之所以这些人比自己强,那是因为他们在仙门修行,所学所修,更为全面,资源方面也比自己强得多,若是自己也入了门,同样条件下,修行不见得比他们差!

    “……被你拿菜刀追杀了一次之后,那个宋魁也不敢嚣张啦,其实吧,一开始大家都猜着他会找你报仇,我还一直帮你留心着哩,不曾想,这厮其实是个软蛋,真让你吓破了胆,绝口不提找你报仇的事,对别人也都客气多啦,尤其是前不久,他好像得罪了什么人,让人打的鼻青脸肿的,还来找我借伤药,我看那脑袋,荷,肿的跟我这猪头肉也似……”

    一听孙管事的形容,方原对盘里的肉便下不了筷子了。

    皱起了眉头,他打断了孙管事的话:“知道他得罪的是什么人么?”

    孙管事摇了摇头:“那谁知道,他天天喝酒赌钱,结交些三教九流的,谁知道惹着了哪位大爷?反正下手挺重,而且挨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那天来找我借伤药,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有心要离开仙门了,唉,可惜呀,咱们做杂役的,年纪大了,也都会下山找个地方养老,可这厮天天喝酒耍钱,连点积蓄也没有,他这样下了山,其实就是等死啊……”

    方原听了半晌,心里也大约的有了数。

    一场酒喝到尽兴,便从孙管事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夜风扑面,酒意稍敛,方原想了一想,便转身朝着宋魁的房间走了过去。

    “哎呀,他们下手也太重了,宋师兄,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啊……”

    “这山里呆不住了,我准备走,去山下找我那个相好……”

    “要不咱们就……”

    “别说了,你敢?”

    “也是,那小子以前就不好惹,现在练了剑,更惹不起了……”

    来到了宋魁所在的房间山坡下,方原看到了窗户里面传出了昏黄的灯光,里面还有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他也没留在窗外听,直接到了门前,也不敲门,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快,还有伤药的刺鼻气息。

    一眼便看到在宋魁的床榻上,一个人在为宋魁上着伤药,而宋魁则是赤着背脊,可以看到上面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有些地方还破开了口子,血顺着后背往下滴。

    听到了开门声,宋魁下意识的看了过来,一眼看到是方原,拉开窗子就要往外跳。

    “别跑了,我不是来为难你的!”

    方原无奈,只好低低的喝了一声。

    宋魁这才反应了过来,刚才却纯粹是下意识的动作罢了,忙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道:“方师弟,你好,呵呵,没想到你会来……你听我的,咱哥俩关系本来不错,以前的事情是哥哥我猪油蒙了心,才会想和你为难,现在咱们就扯平了吧,当没发生过,可好?”

    方原不理他,走上前了一步,看着他身上的伤,久久不语。

    宋魁与另一位杂役都面面相觑,也不敢继续上药了。

    方原忽然道:“是周清越打的?”

    宋魁脸上登时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不是他动的手……”

    方原忽然笑了一声,道:“以前不是传言你认识某位厉害的仙门弟子么?”

    宋魁登时脸都红了,苦笑道:“我也就是曾经给人家跑过腿,见过几面罢了,什么靠山啥的,说出来不都是为了给自己这张老脸上贴金嘛,再说了,这回的事是我收了人家的钱,却不给办事,他们要我还钱我又没有,把人家拖急了,给我点苦头吃也是正常的,不过方师弟你放心,我宋魁说一不二,以后绝对不会再对你生出歹意了,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周清越的性子我了解,哪有这般容易解决?”

    方原淡淡回答了一句,心里则慢慢的盘算了起来,眼神显得十分淡漠。

    “这个……这个……”

    宋魁则是神色顿时有些尴尬的看着方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显得十分局促。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

    方原看着他这样,心里倒有了计较,叹了一声,将两块灵石放在了窗边的桌子上,淡淡道:“当时从你这里拿走的练气丹,我已经用了,这两块灵石却没用上,你拿去还了他吧!”

    “你……这……”

    宋魁看着那两块灵石,登时大吃了一惊,诧异的看着方原。

    方原也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只想好好的修行,不愿惹事生非,也不愿与人结仇,你当时惹怒了我,我是真想杀你,可一不可再,后来你若还是来招惹我,我会把你当作死敌,但你事后既然不来惹我了,我也不愿结这个梁子,这灵石便还了你吧,自今日起,咱们之间就谁也不欠谁了,我只想好好修行,以后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来惹我了!”

    宋魁看着那桌上的灵石,整个人都已呆住了,喉咙便似梗住,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方原说罢了之后,便转身走入了夜幕之中,迎着山间夜风,忽然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