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破静
    “为何对他另眼相看?”
    林煮酒走到王惊梦的身侧,用他打起的那一桶井水开始洗漱,同时看着那名叫做赵蔷的年轻人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因为总感觉这人独特。”王惊梦说道。
    林煮酒微微蹙起眉头,道:“哪里奇特。”
    王惊梦很是认真的想了想。
    这种问题一般很难回答,就像是一朵花很香,但要如何对人形容那朵花的具体香味是哪种,却总是很难形容。
    “他太过游离事外,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纯粹的看客,好像走过路过正好看到一般,他替师兄来邀战,当然是置身其中,但他给我的感觉却偏偏就像是看客….不只是对于这件事,他眼中的神情太过宁静,似乎行走在长陵本身,就只是走走看看而已。”王惊梦缓缓的边想边说道。
    “有些人天性如此,不喜和人争风斗狠,或许正因为他这样的心性,所以他师兄才会让他来传讯。”林煮酒道:“因为像他这样的人不容易惹恼别人。”
    “不只是如此。他虽然给我的感觉像个纯粹走走看看的看客…”
    王惊梦摇了摇头,说到此处,他顿了顿,看了一眼那桶清凉的井水,说到:“就像是这清凉的水中却有一团火,这人举手投足之间,剑意却是一往无前,似乎一剑出,便绝无回转。”
    “一剑出却绝无回转?”
    林煮酒瞬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剑意之事,天下恐怕无人能有王惊梦这样特殊的感受,他看着王惊梦,接着道:“你的意思是,这人给人的感觉是天性平和,与世无争,但他若是用剑起来,剑招却恐怕霸烈无比?”
    “不是霸烈便能形容。”
    王惊梦抬起头来,看着那名年轻人消失之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甚至有些期待,“是一种真正亡命的气息。”
    林煮酒摇了摇头,尚且不能理解,在他想来,或许只有真正的见了方才那名年轻人的出剑,才能彻底明白了。
    至于那破境之约,他却是并不担心。
    这些时日的修行,他知道王惊梦应该早就触及到了四境和五境之间的那一层纸,只是他自己都不明白,王惊梦为什么不急着捅破那一层纸。
    他当然不会觉得王惊梦能够神机妙算,能够早就预料到有这样一名对手出现,不和他比剑,却要和他比修行破境。
    他是如此想,但嫣心兰却并不如此想。
    有新鲜的米香传入了他们的鼻翼。
    嫣心兰端着一盆刚刚烤熟的米饼从后方的院舍之中走出。
    这种米饼是长陵的特色。
    此时已入夏,有新鲜的黍米产出,最新鲜的黍米分外软糯,取新鲜去谷皮的黍米蒸熟之后,再制成饼,饼中放上一些调好味的肥瘦适中的肉糜,再入火烘烤。这种黍米饼便是外壳松脆,内里却是软糯鲜香无比,是长陵在入夏之后必定要制的美食。
    即便是一些远行的商队,都会在离开长陵时带上不少,便是道途上的饕鬄大餐。
    “既敢以破境提出比斗,想必这人的师兄也已经随时可以破境。”嫣心兰看着王惊梦,道:“既然同时如此,这胜负便未必。”
    王惊梦还未洗漱,但是嗅着这米饼的香味,却是忍不住取了一个便直接吃了起来,又不好意思的笑笑,道:“破境不如比剑直观,比剑之胜负,哪怕是不懂修行之人都看得出热闹,既然如此,在这些人眼中,热闹恐怕更为重要。刹那时光他们并不在意,在我看来,破境之胜负,也不在刹那时光,而在谁之破境更为热闹。”
    “不管如何热闹,你只要破境慢了,传出去还是输了。”嫣心兰很奇怪的看着王惊梦,道:“你现在之所以在长陵如此名声,便是因为你不败。”
    王惊梦看了她一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林煮酒却是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你的意思是,破境之胜负,当然不在于捅破那一层纸的时间,还在于谁破境之后的境界更为强大,得到的好处更多?”
    王惊梦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
    在此时长陵所有人看来,他是四境未破五境,而四境融元、五境神念,四境和五境之间,原本就是修行者最为重要的修行阶段之一。
    五境之所以称为神念,便是因为只要踏过这个门槛,修行者的念力便会产生惊人的增长,这增长来自于新接受的天地元气对于修行者肉身的改变,来自于修行者的真元对于天地元气更好的融合和控制。
    大量新涌入体内的天地元气能够滋养肉身,能够让修行者的精神念力在短时间内获得爆发性的成长,与此同时,有足够强大念力的修行者,便能对释放出身体的真元和天地元气有更好的控制。
    所以只有修行到这个阶段的修行者,才能将自己的真元源源不断的通过天地元气的传递,依附在脱离自己身体的飞剑身上。
    只有修行到这个阶段的修行者,才能真正的御使飞剑。
    嫣心兰看着王惊梦的笑意,她也不再说话。
    破境指的是修行者能够感悟独特的气机,感召大量的从未触碰过的鲜活天地元气入体,然后借以壮大自己精神念力的一刹那。
    但这一刹那的改变,恐怕那些寻常的民众是根本感受不到两人有任何实质的改变。
    但破境之后,两人展现的手段,他们却看得见。
    所以在破境之后,谁能在一定的时间里,让自己的精神念力获得更强的成长,这才是真正的胜负。
    此时她并不知道王惊梦会如何做,但既然王惊梦如此有信心,而且之前一直停留在四境,即便郑袖那边似乎因为他的不破境而承受了更多的压力,他却依旧很有耐心的在等待。她便觉得,王惊梦一定已经悟通了什么。
    林煮酒已经洗漱完毕。
    他也开始吃饼。
    只是此时他垂下头吃饼的时候,却并没有像王惊梦那样享受这米饼的滋味,他脑海之中别有所想。
    夜枭已经失踪了很久。
    妖惑剑在长陵出现,又迅速消失,也不知潜伏何处。
    这段时间长陵似乎太过平静了许久。
    他隐约觉得,王惊梦和这名挑战者的比试,或许会彻底打破这样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