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明铺暗盖   

    沈震明过于重视亲情,只要沈震明活着,沈清宸很难动沈月明等人。

    

    沈清溪听完,忍不住伸手扶额。

    

    沈震明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等他百年,那可有的熬了。

    

    “有你坐镇公司,姑姑很难达成所愿。

    估计,你早就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沈清溪又说。

    

    “我会小心行事。”

    沈清宸回道。

    

    他自从进入公司,沈月明也没少使绊子,沈清宸都逐一的化解了。

    

    沈清溪手撑着下巴,眨着浓密的长睫毛,看着沈清宸,问道:“哥,你不累么?”

    

    沈清宸从小和张玉燕同住一个屋檐下,张玉燕可不是省油的灯。

    后来进公司,又有沈月明虎视眈眈。

    可以说,沈清宸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以免踏错一步。

    

    每分每秒都要绷紧神经,以免被人算计。

    沈清溪都替他哥累。

    

    “习惯了。”

    沈清宸不以为意的说。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不习惯的。

    

    “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即便再小心,也可能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沈清溪继续说道。

    

    “对我这么没信心?”

    沈清宸微挑眉梢,眸子里流露出几分冷意,“张玉燕和沈月明这两个人的段位,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她们是不能把你怎么样。

    但这两个人就像两只菜青虫一样,不咬人膈应人。

    仔细想想,这些年,我们似乎一直在见招拆招,被动防御。”

    

    “不然呢,你想主动出击?”

    沈清宸减缓了车速,双手稳稳的握着方向盘,   

    “哥,你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么?”

    沈清溪提点道。

    

    沈清宸没有说话,但深敛的眸子,明显在认真考虑这件事。

    

    车子缓缓的驶入一片高档别墅区,最终停在了一栋欧式别墅楼前。

    

    别致的欧式别墅静静的矗立在夜幕之下,昏黄温暖的灯光透过窗子散落出来。

    

    沈清溪:“……”   

    她看着亮着灯的窗口,下意识的伸手扶额。

    陆二少怎么又来了!   

    沈清宸把车子熄了火,微侧过头,看向亮着灯的别墅,慢悠悠的说了句,“你和陆景行,打算就这么明铺暗盖了?”

    

    “什么明铺暗盖,我们是合法夫妻!”

    沈清溪不满的瞥了沈清宸一眼。

    

    “有几个人知道你们是合法夫妻?”

    沈清宸冷挑眉梢,提醒道:“隐婚对你没什么好处,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

    

    “现在爆出已婚,我的事业又要就此止步了。”

    沈清溪微叹。

    

    “婚姻也是事业。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人生总是需要取舍的。”

    沈清宸说,手伸进上衣的西装口袋,轻车熟路的摸出了烟盒和打火机。

    

    “妈当初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安心的相夫教子,做丈夫背后的女人。

    结果也没落什么好。

    这么血淋淋的例子,我不想重蹈覆辙。”

    

    父母婚姻的失败,终究是给孩子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沈清宸拿着打火机的手微顿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薄雾。

    声音低哑的说:“你不是妈。

    陆景行也不会成为第二个沈震明。”

    

    沈清溪听完,轻耸肩,不置可否。

    然后,伸出手,推门下车。

    

    她一路踏过别墅门前的台阶,走进别墅内。

    

    一楼客厅的沙发上,陆景行正在翻看杂志的财经版,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冒着袅袅白雾。

    

    “回来了?”

    陆景行听到脚步声,抬眸看了她一眼,语气自然的像极了一个丈夫询问晚归的妻子。

    

    “嗯。”

    沈清溪低应了声,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换上棉拖,向屋内走去。

    

    她在陆景行对面坐下,眨着清澈的眼眸看着他。

    

    陆景行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条纹衬衫,漫不经心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茶的姿态略慵懒,但脊背依旧挺拔如松,清冷高贵的气质好像是刻在骨子里一样。

    

    “公司不用开会吗?

    没有公务和文件要处理?

    最近没有应酬?”

    沈清溪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道。

    

    陆景行品着茶,微微扬眉,眉宇间染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关心我?”

    

    “误会了。

    我就是觉得,陆总裁最近好像挺闲的。”

    沈清溪回道。

    

    不闲怎么会有事儿没事儿就往她这儿跑。

    

    陆景行听完,温淡的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盏。

    “下午有场商业谈判,回来的时候路过这边,就进来坐坐。”

    

    沈清溪:“……”   

    她觉得别墅大门的密码真的应该换换了。

    免得陆二少总是顺路进来坐坐,然后,就赖着不走了。

    

    “那你慢慢坐,我先回房了。”

    沈清溪从沙发上站起来,一阵风似的快步向楼上走去。

    

    沈清溪本想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脱了衣服才发现底裤上沾了些淡淡的血迹。

    

    大姨妈不请自来了。

    

    沈清溪只能简单的淋浴,然后,换了套舒适的家居服,直接上床休息。

    完全忽略了这栋别墅里还有另一个人。

    

    每次从沈家回来,沈清溪都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不过,她今天踹了闫兴俊一脚,现在还感觉身心舒畅。

    

    所以,沈清溪的头刚沾到枕头,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不错,只是,睡到半夜,就被肚子疼给疼醒了。

    

    沈清溪疼的直冒冷汗,一只手捂着肚子,伸出另一只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台灯下面是一只精美的闹钟,时间显示凌晨两点钟。

    

    沈清溪撑起身体,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腹部还是一阵阵的绞痛,没有丝毫的缓解。

    

    她强撑着,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想要找止痛片吃。

    

    沈清溪刚走出主卧,隔壁客房的门也开了。

    

    陆景行从房间走出来,见到沈清溪半蹲在地上,脸色惨白,额头的碎发都被冷汗打湿了。

    

    “怎么了?”

    陆景行快步走到她身边,剑眉深蹙,沉声问道。

    

    “亲戚来了,肚子疼。”

    沈清溪双手紧握着肚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陆景行听完,直接把她横抱起,重新抱回了卧室的大床上。

    

    “药箱还放在一楼的厨房里?”

    陆景行问。

    

    “嗯。”

    沈清溪点了点头。

    

    陆景行随即走出房间,又很快回来,手里多了一杯温水和两颗白色的止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