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找一杆新枪使   

    闫兴俊说话间,竟然把手臂搭在了沈清溪的肩膀上。

    

    沈清溪冷下脸,直接推开他的手。

    “我没空。”

    

    闫兴俊被她推得一个踉跄,微恼的哼了声。

    心想:还和他装矜持,这些女明星就喜欢装矜持,到了床上,一个比一个叫得欢。

    

    闫兴俊一想到沈清溪倒在他身下欢叫的模样,就越发的兴奋,眼睛都红了。

    

    “喝点儿酒,说说话,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你如果不忙,还可以去我家坐坐。

    我刚在四环买了套公寓,家里没有其他人,方便我们培养感情。

    舅舅和外婆都已经同意我们的婚事,说不定我们今年就能结婚。”

    

    “你说什么?”

    沈清溪冷笑着问。

    

    沈老太太和沈震明真是闲得慌了,这么喜欢操心她的终身大事。

    上次是张家的傻子,这次是闫家痞子,什么破烂都能往她这塞。

    

    “想和我培养感情?”

    沈清溪笑着问,只是笑容越来越冷。

    

    闫兴俊点了点头,盯着沈清溪,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

    

    “那走吧。”

    沈清溪说。

    

    “走吧。

    我知道一个不错的酒吧,很有情调。”

    闫兴俊应声道。

    

    “你先走。”

    沈清溪用眼神示意。

    

    闫兴俊心花怒放,转身踏下台阶。

    沈清溪看着他的后背,冷笑着,抬起脚,一脚踢下去。

    

    ……   

    沈月明看着沈清溪和闫兴俊并肩离开后,正心满意足的坐在沙发上。

    

    烈女怕缠郎,闫兴俊交过那么多女朋友,也算是情场老手,还能拿不下一个小丫头。

    

    沈月明靠着沙发,正美滋滋的想着,等沈清溪嫁过来,那20%的股份,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而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哀嚎声,打断了沈月明的思绪。

    随后,一个佣人快步跑进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出了什么事儿?

    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

    沈老太太沉下脸问道。

    

    “不好了,兴俊少爷被大小姐从台阶上踹下去了,看样子伤的不轻。”

    佣人喘着气说道。

    

    “什么?”

    沈月明大惊失色,慌张的向门外跑去。

    

    随后,闫兴俊被沈家的佣人手忙脚乱的抬进了屋子里,看样子的确摔得不轻,鼻青脸肿的,不过都是外伤。

    只是不停哀嚎的声音有些渗人。

    

    沈月明气的直跺脚,大吵大嚷着和沈震明理论,“这真是沈家教出来的好女儿,一言不合就把表哥从台阶上踹下去,她想干什么?

    想杀人啊!”

    

    “你嚷嚷什么,一个大男人被小姑娘从台阶上踹下去,很光彩啊!”

    沈震明阴着脸说道,“别小题大做的,医生马上过来了,我看应该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沈震明当年跑龙套的时候,经常受伤,有一次吊威亚从半空中摔下来,摔断了腿,也没怎么样。

    哪儿像妹妹的继子,受点儿皮外伤就要死要活   

    “什么叫没什么大碍?

    兴俊都痛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摔出内伤。

    兴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

    

    沈月明叫嚷着,继续喊道:“沈清溪呢?

    伤了人不需要道歉吗!赶紧让她来照顾我家兴俊,兴俊的伤没好,她别想走!”

    

    “大小姐,大小姐已经回去了。

    大少爷亲自开车送大小姐走的。”

    佣人吞吞吐吐的回道。

    

    沈月明听完,差点儿没气的仰倒。

    

    张玉燕见状,立即把沈月明扶进了自己的房间,端茶倒水,一顿的安抚。

    

    “喝杯茶消消火气,一个小丫头,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沈月明咕嘟咕嘟灌了半杯茶,才勉强压住火气,直嚷着,“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

    

    “唉。”

    张玉燕一脸的无奈,跟着叹气,“清溪就是被宠坏了。

    凡事有沈清宸那个当哥哥的护着,谁敢动她一根毫毛啊。

    我平时若是说沈清溪半句不是,沈清宸便会给我脸色。

    沈清宸一变脸,震明就不高兴了。

    我啊,真是后妈难当啊。”

    

    张玉燕这些话明显是在点拨沈月明。

    沈月明也不傻,自然听得出来。

    

    是啊,只要有沈清宸撑腰,沈清溪那个小丫头简直天不怕地不怕。

    如果扫除了沈清宸这个障碍,沈清溪还不是任由着他们摆弄。

    

    沈月明和张玉燕的目光对视,彼此心领神会。

    

    沈月明走后,张玉燕慢悠悠的收拾着桌上的茶盏。

    沈艺馨推门走进来。

    

    “你姑姑一家走了?”

    张玉燕抬头看了女儿一眼,问道。

    

    “刚走。

    那个闫兴俊简直吵死了。”

    沈艺馨皱着眉头说道,走到张玉燕身边,挽住她的胳膊,提醒道:“妈,您别和姑姑走得太近。

    姑姑一直想侵吞千娱传媒,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月明想霸占公司,贪婪都写在脸上了,而张玉燕和沈艺馨也想要公司,她们之间一直有利益冲突。

    

    张玉燕笑着,拍了拍沈艺馨的手,回道:“我知道。

    只不过,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先联手解决了沈清宸和沈清溪兄妹再说。”

    

    踢开了沈清宸和沈清溪这两颗绊脚石,她有的是方法收拾沈月明。

    

    沈艺馨听完,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您说得对。

    林瑾太不中用。

    咱们是应该找一杆新枪使。”

    

    ……   

    与此同时。

    

    沈清宸的黑色奔驰车正平稳的行驶在平坦的路面上。

    

    沈清宸手握着方向盘,目光专注的盯着前方路况,脸色略阴沉。

    

    他大概是对这些人太仁慈,连闫兴俊那个癞蛤蟆都敢对他妹妹动手动脚,打他妹妹的主意。

    

    即便沈清溪不踹闫兴俊那一脚,他也会把闫兴俊狠揍一顿。

    

    前方红灯,车子停在了十字路口等信号。

    

    沈清宸依旧沉着脸,说道:“这些年,沈家把姑姑的胃口养大了。”

    

    沈清溪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目光散漫的看着窗外,闻言回头,看了沈清宸一眼,叹道:“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三天两头出幺蛾子,姑姑一家也不知道打什么歪主意。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而这虎狼都是沈震明招来的,想想都堵心。

    

    十字路口的信号灯由红转绿,沈清宸一脚油门,车子持续向前行驶着。

    

    “这些年,姑姑一家的眼睛一直盯着千娱传媒,想方设法的要把这块肥肉叼进自己嘴里。

    不过,有我在,她也别想翻出什么风浪。

    等爸百年之后,我会直接把他们踢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