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105章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
    第105章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   

    她从小在许家长大,和沈家的亲戚很少走动。

    这位姑姑沈月明,她更是躲都来不及。

    

    沈月明和沈震明只相差不到两岁,沈震明在圈子里刚小有名气,沈月明却已经成了老姑娘,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眼看着就要嫁不出去了。

    

    沈震明为妹妹的婚事操碎了心,结果,沈月明自己搞上了一个离异的家具厂老板。

    安心的当起了后妈。

    

    家具厂老板姓闫,闫兴俊就是沈月明的继子。

    

    后来,沈震明成立了千娱文化传媒公司。

    沈月明也看中了这个香饽饽,偏要插一脚进来。

    

    当时,许慧芸坚决反对。

    可沈震明根本不听妻子的劝告,架不住沈月明的哭哭闹闹,沈老太太也跟着敲边鼓,说外人没有自己亲妹妹可靠。

    

    沈清溪没听说沈月明这个亲姑姑入资了多少,却拿到了公司10%的股份。

    

    后来,千娱传媒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沈月明全家都跟着鸡犬升天,连家具厂都不开了,一家四口的眼睛都盯着千娱传媒这块大肥肉。

    

    沈月明甚至还透露出想让沈清溪嫁给闫兴俊的心思,明显是惦记沈清溪手中的股份。

    不过被许慧芸毫不客气的严词拒绝了。

    

    沈清溪懒得看沈月明一家的贪婪嘴脸,直接到楼上躲清静。

    

    她只是没想到,沈月明至今还在打她的主意。

    

    沈月明带了不少的礼物给沈老太太,黄金首饰和玉器,每一件礼物都送进了老太太的心坎里。

    

    沈月明哄了老太太开心后,便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妈,兴俊这孩子年纪也不小了,早就该成家立业了。

    可他眼光高,一般的女孩都看不上,就看上咱们家清溪了。

    这两个孩子门当户对,才貌相当,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沈老太太对闫兴俊这个便宜外孙并不了解,看着倒也长得人魔狗样。

    于是,沈老太太便跟着点了点头,随口回了句,“看着倒是挺般配的。”

    

    “清溪是我的亲外甥女,我自然会疼她护她。

    她嫁进我们闫家,有我这个亲姑姑当她婆婆,以后就尽管当大少奶奶享清福。

    如果兴俊敢欺负她,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沈月明简直是舌灿莲花。

    

    而沈老太太对沈清溪的婚事并不怎么关心。

    此时听沈月明说的天花乱坠,便随口附和了几句,“嗯,你说的也有道理。”

    

    沈月明听完,高兴的搂着沈老太太的胳膊,求道:“妈,您和大哥说说,他最听您的话,只要您开口,大哥肯定不会拒绝。

    咱们两家亲上加亲,也是一桩美事儿。”

    

    沈老太太本不想掺和这些事儿,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她刚收了沈月明这么多值钱的东西,自然要帮女儿当说客了。

    

    “我和你大哥说说,但成不成就不知道了。

    沈清溪不是你大哥养大的,未必会听话。

    万一不成……你再考虑一下艺馨。”

    

    “艺馨就算了。

    嫂子把她惯得不成样子。”

    沈月明连声拒绝。

    

    沈清溪手中握着千娱传媒20%的股份,还有许晏安这个地产大亨当舅舅。

    沈艺馨看着娇生惯养,实际上两手空空。

    

    即便将来沈震明死了,还有沈清宸继承家业,沈震明的股份也落不到沈艺馨的手里。

    

    一无所有,又一无是处。

    娶沈艺馨回来干嘛?

    难道娶回来养着?

    沈月明可不做这种赔本买卖。

    

    母女俩商量了一番之后,沈老太太就让佣人把沈震明叫了过来。

    

    沈震明对老母亲是真心的孝顺,百依百顺。

    然而,沈老太太委婉的提出想要戳和沈清溪和闫兴俊时,沈震明却立即沉下了脸色。

    

    闫兴俊这个人,典型的纨绔子弟,游手好闲,快三十的人了,却一事无成。

    在公司里挂了个虚职,却眼高手低。

    

    沈震明即便再愚孝,也不可能把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

    

    “清溪已经有交往对象了,您就别操心孩子的事儿,儿孙自有儿孙福。”

    沈震明委婉的拒绝。

    

    沈月明听完,却一脸的不高兴,追问道:“清溪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

    我怎么不知道。

    哪家的公子,怎么没领回来让我们认识一下。”

    

    沈震明神色犹豫,一是沉默。

    

    陆二少的身份特殊,不宜宣扬。

    何况,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分分合合。

    若是两个人能修成正果还好,若是将来分手,事情传开,清溪只怕要被嗤笑攀不上陆二少的高枝。

    

    沈震明的慎重和沉默,沈月明却解读为心虚。

    

    她嗤笑一声,说道:“众所周知清溪还是单身,大哥,您就别匡我了。

    你看不上闫家的门第就直说。”

    

    沈月明带着嘲弄的语调,让沈震明顿时火冒三丈,怒声道:“闫家有什么门第!以前还经营个小工厂,现在就靠着沈家吃软饭!你那个继子整天游手好闲,一事无成,还想打清溪的主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沈震明把妹妹数落了一顿,气冲冲的走出房间。

    

    沈月明没达到目的,还凭白受了一顿气,窝火急了。

    

    她随后也出了沈老太太的房间,在走廊里看到了继子闫兴俊。

    

    “妈,外婆和舅舅答没答应我和沈清溪的婚事?”

    闫兴俊一脸期盼的问道。

    

    沈月明轻叹一声,不忍心打断继子的积极性,便说道:“现在又不是包办婚姻,你外婆和舅舅同意有什么用,你也积极主动一点,赢得清溪的芳心,这生米只要煮成熟饭,她还能跑了么。”

    

    闫兴俊听完,误以为他和沈清溪的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吃饭的时候,闫兴俊就坐在沈清溪的对面,一双眼中珠子几乎掉在了沈清溪的身上,让沈清溪一阵的反胃。

    

    饭后,沈清溪借口还有工作,准备回去。

    免得留下继续倒胃口。

    

    沈月明却拉着她不撒手,说了一堆有的没的,然后,伸手招来闫兴俊,“兴俊,你清溪表妹要回去了,你替我送送。”

    

    沈清溪推说不用,闫兴俊却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一直跟在她身后,走出沈家大门。

    

    沈家大门前的台阶上。

    

    沈清溪刚迈下一层台阶,闫兴俊就挡在了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沈清溪瞥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清溪表妹,时间还早,咱们去酒吧坐坐,聊聊天,培养培养感情。”

    闫兴俊说话间,竟然把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