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飞鸟和鱼相爱   

    她走到门口玄关,换了鞋子,穿着粉色的棉拖鞋进屋。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只六寸的蛋糕,蛋糕不大,倒是十分的精致。

    

    “你和陆景行肯定吃过蛋糕了,我把这个放冰箱了。”

    蔚蓝把蛋糕盒子重新封号,放进了冰箱的冷藏层里,明天倒是还可以吃。

    

    蔚蓝放好了蛋糕,一边合起冰箱门,一边随口说道:“如果我不来,今晚你打算留他过夜?”

    

    “我没想那么多。”

    沈清溪回道。

    

    她甚至连陆景行会突然吻她都没想过。

    

    蔚蓝听完,微微一笑,在沈清溪对面坐下,目光落在她雪白的颈间。

    “项链很漂亮。”

    

    沈清溪下意识的低头,指尖抚摸着冰凉的吊坠。

    

    “你应该知道鱼尾项链的寓意吧。

    陆二少倒是挺用心的。”

    蔚蓝说。

    

    沈清溪低敛着美眸,未语。

    似乎陷入了沉思。

    

    沈清溪喜欢鱼,不仅喜欢鱼在水中的自由自在,也羡慕两条鱼之间的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大概是因为‘相濡以沫’这个词过于美好。

    所以,鱼尾项链便有了不同的寓意。

    寓意着爱情。

    

    所以,当陆景行把这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时,她感动,也心动。

    

    她对这个男人,动心动情,她越在乎他,就越会在意他们的曾经。

    

    沈清溪真的很想知道,她忘记的两年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今天,他和我说了过去的事。”

    沈清溪淡淡的开口,带着些许试探。

    

    果然,蔚蓝听过后,脸色微变。

    

    “他告诉你了?

    陆景行都说了什么?”

    

    “你觉得他能说什么?”

    沈清溪立即追问,“对于那段记忆,你们每个人都讳莫如深。

    蔚蓝,你告诉我,那段记忆里,是不是有我不能知道的事?”

    

    蔚蓝紧抿着唇,有短暂的沉默。

    看沈清溪的样子,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

    

    是啊,陆景行怎么可能自掘坟墓呢!   

    “不是不能让你知道。

    而是怕你伤心难过。

    既然是伤心的事,忘记了不是更好么。”

    蔚蓝轻叹道。

    

    “他,是不是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沈清溪不死心的问。

    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出其他。

    他们总不能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儿闹离婚吧。

    

    “清溪,有些事,真的分不出对错。”

    蔚蓝沉重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知道鹰理财的图标为什么是鹰头吗?

    还有陆景行一手创立的影业公司,也是以‘飞鹰’命名。

    商场上的人都觉得,鹰是陆二少的图腾和信仰。

    雄鹰是天空的霸主,他想要的是征服他的世界。

    而你就是一条傻鱼,只想要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也许,你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鸟和鱼相爱,注定是要经受痛苦的!   

    蔚蓝的话,让沈清溪陷入了沉默。

    

    蔚蓝见状,轻叹一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没再说什么。

    

    而沈清溪二十三岁的生日,就这样度过了。

    

    年终假结束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沈清溪的行程表都排满了,又开始马不停蹄的赶各种通告。

    

    而沈震明一家也从老家回来了。

    这一次,竟然把沈老太太也接过来了。

    

    沈老太太今年七十岁整,因为年轻守寡,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根本顾不上保养,所以看起来十分的年迈,一头的白发,脸上布满了褶皱。

    

    大概是因为常年劳动,身体倒是十分的硬朗,说话声中气十足。

    

    沈老太太没有改嫁,一个人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十分不易。

    沈震明是出了名的孝子,因为沈老太太习惯了老家的生活,不愿意来S市,沈震明特意给老母亲在老家盖了楼房,请了佣人伺候老太太。

    

    这一次,沈老太太也没带太多行李,显然也不打算在城里多呆。

    

    沈老太太堂而皇之的住进了沈家的别墅,第二天,沈月明就带着一儿一女上门了。

    

    沈震明喜欢热闹,特意交代沈清宸把沈清溪一起叫回来吃团圆饭。

    

    沈清溪拿着手机,听沈清宸在电话中说:爸让你回来吃饭,奶奶也想你了。

    

    沈清溪听得直想笑。

    

    沈老太太严重的重男轻女,眼里只有她的宝贝长孙,对于她这个多年不见的孙女,估计长得是圆是扁都不知道。

    

    沈清溪打心眼里不想去沈家凑热闹。

    但沈老太太毕竟是亲祖母,不去见一面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沈清溪让蔚蓝帮她调整了行程,开车去了沈家。

    

    沈家别墅格外的热闹,离得老远就能听到客厅里传出的说笑声。

    

    沈老太太是典型的农村老太,粗嗓子,大嗓门,气息很足,说话都像在吵架。

    

    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当真是很会做人,围在沈老太太的身边,哄着老太太开心。

    沈艺馨一口一个奶奶,嘴巴像抹了蜜一样,的确挺讨喜的。

    

    与之相比,沈清溪实在是做不来这一套。

    她甚至怀疑,沈艺馨这么会做戏,演技怎么会那么差呢?

    

    “清溪回来啦,快过来让你奶奶看看。”

    沈震明见到沈清溪进门,立即伸手招呼道。

    

    沈清溪走到沈老太太面前,唇角扬起一丝弧度,干巴巴的叫了声,“奶奶。”

    然后,把手中拎着的礼物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就算完成任务了。

    

    沈老太太对沈清溪也并不热情,不温不火的说了句,“清溪都长这么大了。”

    然后,转过头,继续和张玉燕与沈艺馨母女说笑。

    

    场面多少有些尴尬,不过,沈清溪倒也不在意。

    本来,她也没有讨好沈老太太的必要。

    

    沈清溪本打算找个角落安静的坐一会儿,等吃过饭就离开。

    

    此时,沈月明带着儿女从楼梯上走下来,见到沈清溪,异常的热情。

    

    “清溪来啦。”

    沈月明走过来,亲亲热热的拉住沈清溪的手,上下打量,并一脸夸张的称赞道:“咱家清溪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前段时间,你演的《十里云裳》,我和兴俊都有看,你演的小白简直是太美了,没想到,本人比大屏幕里还美。”

    

    沈月明说完,伸手扯了一下闫兴俊的衣角。

    闫兴俊正盯着沈清溪发呆,被沈月明一扯,才回过神,但眼睛一直没离开沈清溪,恨不得把眼珠子黏在沈清溪身上。

    

    沈清溪为侧过身,避开闫兴俊的视线,同时不着痕迹的把手从沈月明的手中抽出来。

    敷衍了句,“姑姑,我想去趟洗手间,先失陪了。”

    

    沈清溪说完,径直向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