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102章 等待一个人的感觉
    第102章 等待一个人的感觉   

    沈清溪迈着欢快的步子走进公寓,然后,看到一双崭新的,粉色的女款拖鞋放在门口的玄关处。

    

    她低着头换鞋子,唇边的笑容更深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都是闪亮的。

    

    沈清溪穿着拖鞋走进公寓,把蛋糕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粉色的草莓蛋糕,看起来十分的可口诱人。

    

    陆景行显然对蛋糕没什么兴致,他煮了咖啡,满屋子都飘散着浓郁的咖啡香。

    

    沈清溪切了一块蛋糕给他,笑盈盈的说:“这家店的蛋糕很好吃,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

    

    沈清溪带着帽子,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还差点儿被人认出来。

    

    然而,陆景行落在粉色的奶油蛋糕上的目光极淡,语气也是淡淡的,“我不喜欢吃甜食。”

    

    沈清溪听完,略有一丝落寞。

    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眸,看向他手中的咖啡杯,问道:“那你喝咖啡都不加糖么?”

    

    “不加。”

    陆景行回道。

    

    “不苦?”

    她又问。

    

    “还好。”

    陆景行说。

    他在外留学多年,早已习惯。

    

    沈清溪却一脸的不认同,“佛曰:人生七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既然人生已经这么苦了,何必还自寻苦恼。”

    

    陆景行:“……”   

    他煮的是庄园级别的咖啡豆,浓香醇厚,此时喝入口中,却莫名的只剩下了苦涩的味道。

    

    这姑娘,是来捣乱的吧?

    

    沈清溪正坐在陆景行家的真皮沙发上吃着蛋糕,手机竟然又响了,还是许慧芸打来的,还是让她回外婆家吃饭。

    

    许晏安出国考察刚回来,据说是带了礼物给她。

    

    沈清溪对许晏安的礼物一点兴趣都没有,她现在只对面前的男人感兴趣。

    

    沈清溪挂断电话,把手机重新丢回包包里。

    

    “要回去了么?”

    陆景行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淡然说道。

    

    沈清溪:“……哦,我该回家了。”

    

    他都这么说了,她还能继续赖着不走么。

    

    而她带来的草莓蛋糕,陆景行一直没有吃。

    但后来,他却买下了那家蛋糕店。

    

    沈清溪离开后,又一周见不到人影。

    

    陆景行依旧每天按时回公寓过夜,日子按部就班。

    

    一周之后,沈清溪再次出现。

    

    陆景行听到门铃响,打开房门,映入眼眸的是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红的那么刺目耀眼。

    

    女孩干净白皙的脸躲在花束后面,仍是笑盈盈的模样。

    

    “刚路过花店,看到今天的玫瑰不错。”

    沈清溪说完,直接把花塞给了陆景行。

    

    陆景行:“……”   

    陆二少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女孩子送的花。

    他深敛着墨眸,看着手中的花束。

    绽放的玫瑰,还沾染着清澈的雾珠。

    

    但陆景行却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比花好看。

    

    沈清溪轻车熟路的走进公寓,换了鞋子,从厨房的冰箱里拿了饮料。

    

    她今天有一场客串主持节目,结束后就赶过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嗓子干的要冒烟了。

    

    陆景行高大的身体半倚着一侧的墙壁,姿态略显慵懒随意,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目光闲适的看着沈清溪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这栋空荡荡的公寓,因为她的存在,似乎变得不那么清冷了,多了一丝人气。

    

    也许,这就是属于家的气息吧。

    

    沈清溪并没有在他的公寓停留太久。

    她还要赶下一个通告,看起来也挺忙的。

    

    之后的两周,陆景行都没有见到她。

    心里莫名的多了几分落寞和期许。

    

    陆二少有生之年,第一次体会到等待一个人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也很矛盾。

    等到了会欣喜,等不到会失落,甚至失望。

    

    陆景行突然发现,沈清溪这个小丫头似乎在温水煮青蛙。

    而他就是她锅里的那只肥青蛙,已经被煮的半熟了。

    

    两周之后的一个周末。

    

    陆景行晚上应酬回来,看到沈清溪蹲在他家门口。

    

    外面下着雨,她大概是淋了雨,身上湿漉漉的。

    也不知究竟等了多久,她蹲在那里,身体缩成一团,手臂环着膝盖,一张小脸都埋在臂弯里。

    

    陆景行快步走到她身边,蹲下身。

    

    沈清溪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扬起脸,看到是他,立即流露出笑意,眉眼弯弯,像挂在树梢的月牙一样。

    

    “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了你好久。”

    沈清溪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掌,满脸的委屈,小小的抱怨道。

    

    然而,她贴着陆景行手背的掌心,却是滚烫的。

    

    陆景行下意识的蹙眉,然后,直接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大步走进公寓。

    

    陆景行稳稳的把沈清溪抱在怀里,径直走进楼上的主卧室,动作轻柔的把她放在了床上。

    

    沈清溪头晕的厉害,看起来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先把湿衣服换下来。”

    陆景行说。

    

    陆二少的家里自然没有女人的衣服,于是,他找了一件崭新的衬衫给她。

    

    他把衣服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便很君子的出去了。

    

    沈清溪看着紧闭的房门,微微扬起唇角。

    

    还真是一个好男人的,教养好,修养也很好,并没有想着借机占她便宜。

    

    沈清溪身体不舒服,头重脚轻,慢吞吞的脱掉湿衣服,换上了干净的衬衫,然后,重新倒回床上。

    

    随后,房门被轻声敲响,低沉平静的男声,询问道:“可以进来么?”

    

    “请进。”

    沈清溪回道,嗓音微哑,伴随着几声低咳。

    

    陆景行推门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家庭医生。

    

    这位家庭医生是陆家的专用医生,他在陆景行的家里再次看到沈清溪,明显有些吃惊。

    

    但这位医生显然是个聪明人,非常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问。

    

    他给沈清溪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对陆景行说道:“应该是淋雨造成的发烧,小姑娘挺娇气的。”

    

    医生从药箱里拿出两盒药递给陆景行,并交代了用法和用量,然后便离开了。

    

    陆景行倒了杯温水,在床边坐下,摊开的手掌间,安静的放着两颗白色的药片。

    

    沈清溪看到药片,漂亮的眉心几乎拧成了‘川’字,直接瘫倒在床上,把被子扯过头顶。

    

    “我只是有些着凉,不用吃药,一会儿就好了。”

    沈清溪的声音瓮声瓮气的从被子里传出来。

    

    陆景行盯着她缩成一团的身体,敛眸说道:“要我喂你么?”

    

    沈清溪听完,慢慢的拉下蒙在头上的被子,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心想:如果她说想要他喂,是不是显得不太矜持。

    

    沈清溪的脑子里仍在天人交战,此时,陆景行修长的指尖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直接把药片丢进了她的嘴巴里。

    

    沈清溪是最怕苦,最怕吃药的,她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腾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抓起水杯,咕噜噜的一口气灌了多半杯水,但还是觉得嗓子里是哭的。

    

    沈清溪满眼委屈的看着陆景行,原来,他是这么喂她吃药的啊!   

    “不舒服就睡一会儿。”

    陆景行说完,站起身,直接离开了卧室。

    

    沈清溪倒在床上,蜷缩着身体,昏昏沉沉的。

    

    她最近都没怎么休息好,忙的像个陀螺一样,唯有的休息时间,都用来追男人了。

    蔚蓝看她追男人追得太辛苦,还劝过:要是追不上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沈清溪想:瓜甜不甜,也要咬过才知道吧。

    她刚张开嘴巴,还没咬到呢,怎么能半途而废!   

    沈清溪脑子浑浑噩噩,也睡得浑浑噩噩。

    

    陆景行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微微的发抖。

    

    陆景行眉宇微蹙,快步走到床边,手掌抚摸上她额头。

    

    沈清溪的额头上都是汗,但温度明显已经降下来了。

    

    “还不舒服么?”

    陆景行问。

    

    “冷。”

    沈清溪半阖着眼帘,低喃道。

    

    陆景行微微蹙眉,正准备起身去柜子里拿厚被子。

    然而,他刚动了一下身体,就被沈清溪拉住了手臂。

    

    她温热的小手,软若无骨,青葱的指尖紧缠着他的手腕。

    “好冷,好冷,你抱抱我好不好?”

    

    陆景行一双幽沉的墨眸,深凝着她,没有动作。

    

    沈清溪见他不动,便主动地窝进他怀里。

    

    女孩的身体,柔软馨香,陆景行高大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哥哥,你的心,跳得好快。”

    沈清溪的侧脸贴着他的胸膛,喃喃的说道。

    

    她毛茸茸的小脑袋,还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去,陆景行被她蹭出了一身的火,伸出大掌,按住了她不安分的小脑袋。

    

    “跳的更快了。”

    她又说,明显憋着一丝笑意。

    

    陆景行平静的深眸里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他对待感情即便再迟钝,也知道这个小丫头明显是在撩他。

    

    “蛋糕送了,水果送了,花都送过了,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意图了?”

    陆景行眉宇深敛,低头看向赖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

    

    沈清溪一双柔软的手臂已经缓缓的缠上了陆景行的脖子,微扬起下巴,睁开一双璀璨的眸子,认真的看着他,怯生生的说:“如果我说,我想对你负责,你会同意么?”

    

    “怎么负责?”

    陆景行问。

    

    “我们可不可以,试着交往?”

    沈清溪问的很小心。

    

    陆景行听完,有短暂的沉默。

    他平静的深凝着她。

    深不见底的眸子,让人完全猜不透他的心思。

    

    沈清溪心里像打鼓一样,就在她以为他会拒绝她的时候,却听到他说:“我需要时间考虑,考虑好再给你答案。”

    

    陆景行不会浪费自己的感情,也不会玩弄别人的感情,如果他和她交往,就一定是以结婚为目的。

    

    而沈清溪听完,晦暗的眼眸立即亮了起来。

    用力的点了点头。

    

    只要他不拒绝,就证明她还有机会。

    

    沈清溪笑的眉眼弯弯,伸出手,说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沈清溪。

    你呢?”

    

    陆景行看着她,温淡的回道:“陆景行。”

    

    沈清溪灿烂的笑容慢慢的僵硬。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像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