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100章 主动上门求负责?
    第100章 主动上门求负责?

    

    蔚蓝听完,一脸的错愕。

    但她也知道,沈清溪从不耍大小姐性子,她这么说,自然有她的道理。

    

    蔚蓝点了点头,回道:“好吧,我去处理。”

    

    这部戏已经开机,但好在还没有正式进入拍摄期,虽然现在解约有些麻烦,但对于蔚蓝来说只是小事而已。

    

    之后的两天,沈清溪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她本想静下来,但静下来之后,脑子更乱了,总是不受控制的回忆起那天的夜晚。

    

    然后,沈清溪又让自己忙碌了起来,赶各种通告,忙的不可开交。

    

    关于那晚的事,不曾去想,也不曾去触碰,就像被她刻意遗忘了一样。

    

    ……   

    两周之后。

    

    司机把车子缓缓的停在了一处小区的楼下,副驾驶的位置上,徐琛降下了车窗,看了眼楼宇门顶的门牌号。

    

    他已经查过,沈清溪就住在这里,应该没有错。

    

    两周的时间,陆景行用雷霆手段,把那位蒋老板连根拔起,把那个喜欢拉皮条的制片人搞得臭名昭著,圈子里肯定是混不下去了。

    

    然后,又迫不及待的跑到人家沈小姐的家门口蹲守。

    

    Boss这是……主动上门求负责?

    

    徐琛不敢胡乱的猜测老板的心思。

    

    车子停在四层高的小洋房前时,日暮刚刚西沉,然而,他们一直等到天色黑尽,也不见沈清溪回来。

    

    徐琛的手心不受控制的冒出冷汗。

    

    他已经查过沈清溪的行程单,最后一个通告下午就结束了,傍晚之前肯定能回来。

    

    然而,现在不见人影,只能说明他办事不利。

    

    车内没有开灯,陆景行坐在后面的位置,静静的点燃了一根烟,他夹在两指间的烟光明明灭灭。

    

    然后,徐琛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听电话,淡淡的应着,挂断电话后,扭过身体,小心翼翼的对陆景行说:“陆少,刚收到消息,沈小姐出国了。”

    

    狭小的车厢内,有短暂的沉寂,只有袅袅的烟雾顺着陆景行的指尖弥散着。

    

    徐琛几乎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

    

    虽然,陆景行给外人的感觉一向彬彬有礼,但身为陆景行的首席助理,徐琛非常了解自家老板,这位年轻的上位者,骨子里强势又霸道。

    

    然而,出乎意料,陆景行竟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恼意,他漫不经心的熄灭了指尖的烟,平淡的说了句,“回去吧。”

    

    司机发动车子引擎,缓缓的驶出小区。

    

    陆景行墨眸深敛着,看着后视镜中逐渐远去的多层洋房小楼,他想:对于女孩子,他似乎应该多一些耐心。

    

    ……   

    而与此同时,沈清溪正在飞往法国的航班上。

    

    她戴着一只卡通的萌宠眼罩,躺在舒适的头等舱座椅里。

    但蔚蓝知道,实际上,她并没有睡着。

    

    这段时间,沈清溪明显有些反常。

    工作的时候心不在焉,常常莫名其妙的发呆,甚至,接了一个毫无意义,又耗时耗力的国外拍摄。

    

    而这所有的变化,都是从她无故失踪一晚之后出现的。

    

    蔚蓝忍不住猜测,那一晚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沈清溪这么多天的魂不守舍。

    

    蔚蓝越想越担忧,于是,干脆扯下沈清溪脸上戴着的眼罩,想要问个究竟。

    

    沈清溪脸上的眼罩突然被拿掉,刺目的光想让她很不适应。

    沈清溪下意识的抬起手,遮挡住眼帘,并紧蹙起眉心,一脸不满的看向蔚蓝这个始作俑者。

    

    此时,蔚蓝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板着脸问道:“沈清溪,你无故消失的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事?”

    

    沈清溪听完,脸色明显变了,只是神情变得十分的复杂。

    

    蔚蓝见她一直不说话,有些急了,“沈清溪,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开始有秘密了?”

    

    沈清溪紧抿着唇,片刻的沉默后,说道:“那天晚上,开机仪式后的饭局上,我被投资人下了药。”

    

    “投资人?

    哪个投资人?”

    蔚蓝瞪大了眼睛,心里蔓延出一股恐慌。

    脑子里快速的搜索着关于李导那部影视剧投资人的信息,但几乎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好像是一个姓蒋的煤老板。

    

    “他欺负你了?”

    蔚蓝眼睛发红,如果不是在飞机上,她现在已经拿刀去砍人了。

    

    “不是他。”

    沈清溪摇头,轻声说道。

    

    “不是他,那是谁?”

    蔚蓝追问。

    

    沈清溪微垂下眼眸,敛住了眸中所有的情绪,手微微的收紧,紧抓着衣角。

    沉默片刻后,才缓缓的开口,把那晚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

    

    蔚蓝听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件事,还真的是十分的棘手。

    

    这种情况下,很难给对方定罪,搞不好还容易被倒打一耙。

    此外,还有沈清溪对那个男人的态度,让蔚蓝有些琢磨不透。

    

    蔚蓝甚至觉得,沈清溪突然要出国,根本就是在逃避。

    

    而对于沈清溪来说,那晚的事,的确让她慌乱无措。

    

    也许,把那晚的一切彻底从记忆中删除,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才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如今这个开放的社会,一夜情就像家常便饭一样稀松平常,她也无数次告诉自己,没必要耿耿于怀。

    

    但,沈清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处女情结。

    她并不是觉得,她把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就一定要他负责,一辈子和他绑在一起。

    只是,就这样和他一响贪欢后擦肩而过,沈清溪会心有不甘,甚至会莫名的有些难过。

    

    沈清溪不知究竟该何去何从,所以,只能暂时逃避。

    她需要时间想清楚。

    

    七个小时之后,飞机落地。

    

    她们抵达酒店的时间是深夜。

    

    沈清溪需要倒时差,回到房间后倒头就睡。

    

    而蔚蓝却睡不着,她拿出电脑,立即查询关于那位姓蒋的煤老板的信息。

    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即便不能把这个人连根拔起,也要给他扒一层皮。

    

    然而,蔚蓝查到的结果,却大大的出乎意料。

    

    那位姓蒋的老板,竟然在一周之前就摊上大事了。

    他经营的煤矿被查出发生过事故,还死了几个工人。

    为了逃避责任和罚款,蒋老板给了工人家属一些赔偿,隐瞒不报,压下了此事。

    

    事故发生在几年前,却在近期被扒了出来。

    新闻上并没有讲述事故如何曝光的过程,只简单的陈诉,案件仍在调查之中,责任人蒋老板已经被警方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