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吾家boss初长成   

    结束之后,两个人似乎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对于沈清溪来说,是体内的药物得到了宣泄。

    而对于陆景行,自然是男人的欲望得到了满足。

    

    沈清溪大概是累坏了,裹着被子,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

    

    陆景行却异常的清醒,他坐起身,套上衬衫,慵懒的靠在床边,点燃了一根香烟。

    

    烟雾缭绕间,他静静的凝视着睡在身边的女孩,她的五官精致,漂亮的像个陶瓷娃娃一样,睡颜恬静乖巧。

    

    陆景行修长的指尖轻抚过她脸颊和肩膀的肌肤,眼底多了几丝暖意。

    

    一根烟燃尽,陆景行略有倦意,关掉了床头的灯,躺在了她身侧,手很自然的握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五指交缠。

    

    深夜,沈清溪又不安分起来,低喘着,往他的怀里钻。

    

    而陆景行浅眠,她一动,他便醒了。

    

    沈清溪的手轻扯着他胸前的衬衫,昏暗的光线中,她睁开眼,眼中一片迷茫和水润。

    

    陆景行的心也软的像一滩水一样,贴着她耳畔,低笑着问了句,“还想要?”

    

    然后,不等她回答,便低头吻住她的唇。

    

    缠绵的亲吻之后,陆景行身体都要被点燃了,沈清溪却翻了个身,软软的身体窝成一团,又沉沉的睡着了。

    

    陆景行看着她,微微的摇头失笑,起身去了浴室洗冷水澡……   

    沈清溪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放亮。

    

    她从床上坐起来,第一感觉是疼,身体好像要散架了一样。

    第二感觉是无措,她不傻,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清溪裹着被子,惊慌失措的下床,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

    

    浴室里,隐约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沈清溪想,他应该是在洗澡。

    

    她拿好属于自己的东西,想要悄无声息的走掉,浴室的门却在此时打开了。

    

    陆景行从浴室里走出来,腰间只围着一条大浴巾,发梢还滴着水珠,水沿着赤裸的胸膛缓缓下滑,男人完美的身材,性感诱人。

    

    “醒了?”

    他拿着毛巾擦拭短发,目光平静的落在她身上,语气却慵懒而随意。

    

    沈清溪的脸颊莫名的发烧,目光左躲右闪,不敢看他。

    

    “我,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沈清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吞吞吐吐的丢下一句后,逃似的从公寓跑了出去。

    

    陆景行听着房门一开一合的重响声,剑眉冷蹙。

    

    沈清溪一路跑出公寓,乘坐电梯下楼,大概是跑的太急,在门口和一个男人擦肩相撞。

    

    她根本顾不上抬头看对方一眼,弯腰说了句,“抱歉,不是故意的。”

    

    然后,就匆匆跑开了。

    

    而被撞了一个踉跄的徐琛,却认出了沈清溪。

    

    他抚了抚鼻梁上的眼睛,看了眼沈清溪离开的方向,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楼上。

    

    昨晚的应酬,陆景行无故离席,徐琛担心自家boss,就查了酒店的监控录像,看到陆景行是和沈清溪一起离开了酒店。

    

    徐琛倒是没想到,陆景行竟然把人带回了家。

    

    他家禁欲系的boss,竟然带女人回家,还过了夜,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徐琛顿时有种吾家boss初长成的感慨。

    

    徐琛乘坐电梯上楼。

    

    公寓内,陆景行靠在沙发上吸烟,深邃的墨眸中一片清冷,让人猜不出情绪。

    

    “陆少……”徐琛刚开口,却被陆景行打断。

    

    “去查一下,昨天在酒店,发生了什么事。”

    

    徐琛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后知后觉,陆景行让他查的,应该是沈清溪的事。

    

    陆二少对这个小姑娘,这是上心了?

    

    ……   

    沈清溪回到家,蔚蓝都要急疯了。

    

    “我的大小姐,一晚上你跑哪儿去了,打你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都要报警找人了。”

    蔚蓝急切的说道。

    

    有其他经纪公司想要挖她手下的艺人,一个公司想要培养出一个当红艺人并不容易,大把的砸钱,还要动用各种资源和人脉。

    

    而好不容易培养成才的‘孩子’就这么被人领走,她这个总监也显得太无能了。

    

    蔚蓝昨天都在忙着处理这件事,根本没顾得上沈清溪这边。

    没想到,沈清溪就给她玩儿失踪了。

    

    “蔚蓝,我有点儿累,先让我睡一会儿再说,行么?”

    

    蔚蓝看沈清溪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也不敢多问。

    至少,人已经安全的回来了,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进了肚子里。

    

    沈清溪浑浑噩噩的睡了一觉,但睡得并不安稳。

    脑子里反反复复,一直浮现出昨晚和他缠绵的画面。

    她娇声娇气的喊他哥哥,主动亲他,吻他,主动缠他。

    

    那些画面,好像是缓慢放映的电影镜头,一遍又一遍,不停的重复播放着。

    

    沈清溪醒来的时候,莫名的觉得身体燥热,脸红的不像话。

    

    她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身体沉浸在温热的水里,疲惫和疼痛才慢慢的缓解了许多。

    

    沈清溪洗完澡,换了件干净的睡裙,站在浴室镜前面擦头发。

    

    沈清溪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脖颈间白皙的肌肤上,仍残存着深浅不一的吻痕。

    

    她套了件高领外套,遮住了脖子上的痕迹,然后,才走出浴室。

    

    餐厅里,蔚蓝已经烧好了饭菜。

    

    “饿了吧,过来吃饭。”

    蔚蓝把装满米饭的饭碗递到她面前。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吃饭,蔚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此时,蔚蓝还没有把沈清溪的失踪往那方面去想。

    沈清溪为人再低调,她也是沈震明和许慧心的女儿,沈家在娱乐圈占有一席之地,许家的背景更深。

    

    在这个圈子里,没有人敢轻易动沈清溪,何况,沈大小姐从小学习散打和自由搏击,一般人也欺负不了她。

    

    蔚蓝仍以为,沈清溪是因为秦沐阳和林瑾的事,心情不好,所以消失了一晚散散心。

    

    沈清溪小口的吃着饭,并说道:“我手机丢了,你帮我把手机卡挂失吧。”

    

    昨天匆匆忙忙,她的手机应该是聚餐的时候落在包房里了。

    沈清溪不打算去找,换个新的就行了。

    

    “嗯,我马上让人去办。”

    蔚蓝点了点头。

    犹豫再三,关于昨晚的事,蔚蓝还是没有多问,只是关切的说道:“你如果心情不好,我向剧组请假,你好好的休息几天。”

    

    沈清溪咬着筷子,抬眸看向她,一脸平静,但十分认真的说:“这部戏,你帮我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