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你别后悔   

    蒋老板看着身边的俏丽佳人,肤若凝脂,星眸璀璨,蔷薇色的红唇,让人忍不住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蒋老板喉结不受控制的滚动着,馋的险些流口水。

    

    沈清溪看着男人握住自己的咸猪手,只觉得一阵的反胃。

    她不着痕迹的甩开他的手,并用餐布擦了擦手背。

    

    沈清溪的耐性耗尽,直接从位置上站起身,“抱歉,众位,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出这位蒋总对沈清溪不怀好意。

    

    “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

    导演见状,立即挥手说道。

    

    沈清溪拎起包,转身向外走,蒋老板竟然也跟着从位置上站起来,又黏了上去。

    

    “沈小姐身体不舒服么?

    我的车就在外面,我送送沈小姐。”

    

    导演想要阻拦,却被制片人挡住,强行的按回到座位上。

    “李导,我敬您一杯……”   

    沈清溪走出包房,快步的行走在酒店的走廊里。

    她只喝了一杯酒,却莫名的觉得头重脚轻,眩晕的厉害,脚步都有些踉跄了。

    

    而那个蒋总又像是狗屁膏药一样,一直跟着她,甚至和她拉拉扯扯。

    

    沈清溪晕的厉害,体内涌起一股莫名的躁动。

    

    身体的不适让她耗尽了耐性,恼火的甩开蒋老板,怒道:“别碰我,滚远点儿!”

    

    沈清溪是从小练过的,愤怒之下力气不小,蒋老板被推得一个踉跄,也火了,“呦,还挺有脾气啊,装什么装,你们这些女艺人不就是出来卖的么,我有的是钱。”

    

    蒋老板说完,再次伸手抓住沈清溪的胳膊,笑的一脸猥亵,“别矫情了,一会儿保准求我X你。”

    

    沈清溪瞪着蒋老板,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

    

    娱乐圈虽然鱼龙混杂,但也讲究个你情我愿。

    何况,沈清溪虽然很低调,但她是许慧芸的女儿,这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人轻易去惹她这个有身份有背景的给自己惹麻烦。

    

    所以,这么龌龊的手段,沈清溪还是第一次遇见。

    

    沈清溪愤怒到极点,趁着蒋老板靠近的时候,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他胯间。

    

    蒋老板毫无防备,疼的惨叫一声,手捂着胯裆,弯下腰,疼的站不起来了。

    

    沈清溪借机离开,快步向走廊尽头跑去。

    

    她跑的气喘吁吁,头晕的更厉害,踉跄了一步,险些跌倒。

    

    一只手臂及时的从身后扶住她,才避免了她跌倒出丑。

    

    沈清溪下意识的以为是蒋老板又追上来了,愤怒的转身,映入眼眸的却是一张深沉英俊的脸。

    

    沈清溪觉得体内好像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炙热难耐,她强忍着,反握住他的手,用残存的理智,低喃道:“送,送我回家。”

    

    陆景行敛眸看着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剑眉微蹙,扶起她往外走。

    

    陆景行的车子就停在门口,他拉开车门,直接把她塞进了车子里。

    

    车行途中,沈清溪已经意识模糊,眯着眼眸,浓密的长睫毛上挂着潮湿的水珠。

    她应该是很不舒服,一直含含糊糊的说着难受,并且,柔软的身体不停的往陆景行的身上贴,手脚也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陆景行沉着脸推开她,并制住了她的手脚。

    

    酒店距离临江别墅很近,陆景行直接带她回了公寓,私人医生随后便赶了过来。

    

    医生检查之后,忍不住皱眉。

    

    “她怎么样?”

    陆景行问。

    

    “被下了药。

    这种药在夜场很常见,计量不小。

    目前没有什么太有效的方法。

    只能注射镇定剂,或者洗冷水澡,保持冷静和理智。

    不过,用处可能不会太大。”

    医生如实的说道。

    

    催情药不是毒药,没有所谓的解药。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春宵一度。

    

    陆景行让医生给沈清溪注射了镇定剂。

    镇定剂多少会伤身体,所以注射的计量不能过多。

    

    打针的时候,沈清溪不停的喊疼,哭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注射完镇定剂,医生便离开了。

    沈清溪倒是老实了一会儿,但也仅仅是一会儿而已。

    

    陆景行去厨房倒了杯温水给她,回来的时候,沈清溪直接软软的倒进了他怀里,一边嚷着难受,一边扯他身上的衣服。

    

    沈清溪现在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没有什么主观意识,而陆景行并不是乘人之危的人。

    

    “沈清溪,你清醒一点。”

    陆景行再次推开她,沉声说道。

    

    大概是他推的力度过重,沈清溪踉跄了一下,脊背撞在一侧的墙壁上。

    

    沈清溪吃痛,睁大了漂亮的眼眸,眸光有些迷茫,荡漾着一层水光,无助又委屈。

    

    陆景行突然感觉心脏的某个角落似乎用力的抽痛了一下,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

    他微蹙着眉心,伸臂揽过她,直接走进浴室里。

    

    浴缸里已经注满了冷水,陆景行抱起沈清溪,直接把她丢了进去。

    

    水光四溅,伴随着女孩儿的惊呼声。

    

    沈清溪浑身湿透,在水中不停的挣扎。

    大概是她挣扎的幅度过大,领口敞开,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陆景行立即移开视线,却感觉心跳突然加速,身体莫名的燥热。

    

    他随即转身,压低嗓音说了句,“你自己洗,我先出去了。”

    

    然而,陆景行刚迈开脚步,腰身就被一双软软的手臂缠住了。

    她湿漉漉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脊背,陆景行的高大的身体瞬间僵硬住。

    

    “别走,我难受,你帮帮我。”

    软软的声音,带着几分哀求。

    

    陆景行僵硬的转身,敛眸深凝着她,墨色的眼眸里隐隐有火焰在跳动。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会后悔。”

    

    沈清溪的眸子里含着水光,却异常的清澈闪亮,“哥哥,我好难受,求你,帮帮我……”   

    沈清溪依旧甜软的喊他‘哥哥’,然后,踮起脚尖,柔软的红唇直接印在了他冰凉的薄唇上。

    

    四片薄唇相贴,女孩的唇是软的,甜的,带着诱人的馨香。

    陆景行身体里的弦似乎在这一瞬间断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他的双手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慢慢的缠上女孩纤细的腰肢,主动的加深了这个吻。

    

    彼此交颈相缠,他贴着她耳畔,低哑压抑的说了句,“你别后悔。”

    

    之后的一切,发生的那么顺理成章。

    

    只是,陆景行没想到她是第一次。

    

    小女孩在他怀里哭着喊疼,哭的又娇气又委屈。

    但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停下来,只能不停的吻着她,哄着他。

    

    陆二少有生之年第一次这么耐着性子哄女孩,还是在床上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