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你全责吧?

    

    翌日,沈清溪从早上开始赶行程,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接受某知名周刊的采访,笑的脸都僵了。

    

    采访结束之后,已经是傍晚。

    

    蔚蓝给她订了营养餐。

    

    沈清溪看着水煮的青菜萝卜和几只青虾,顿时胃口全无。

    

    “我的大经纪人,你是周扒皮么。

    就算说驴拉磨,拉得好还奖励一根胡萝卜呢。

    我从早忙到晚,你就给我吃这些啊!”

    

    面对沈清溪的反抗,蔚蓝一脸认真的问,“你想添根胡萝卜?

    生吃,还是水煮?

    我马上让厨房端上来。”

    

    沈清溪:“……”   

    她还真把她当成驴了。

    

    沈大小姐气的直接摔了筷子,蔚蓝立即哄道:“要不,我让厨房烤几串肉端上来,你尝尝味道,然后吐出来。

    乖,你下个月就要进组了,万一发胖了,上镜多难看。”

    

    女人啊,为了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清溪漂亮的一张脸都皱成一团了,但还是乖乖的拿起筷子,认命的吃她的水煮青菜。

    蔚蓝殷勤的给她剥虾。

    

    沈清溪匆忙的垫饱肚子,又要继续赶行程。

    

    晚上的商演,是几家网络视频平台举办的大型盛典。

    大咖云集。

    

    沈清溪准时赶到演出现场,立即被请到了后台的化妆间。

    

    她今天要演唱的曲目是一场经典老歌《万水千山总是情》,造型老师给她准备的是一件复古旗袍,枚红色的旗袍,艳丽风情。

    

    最近时尚圈刚刮过一股复古风,汉服旗袍又成了热门服饰,也符合歌曲本身的情境。

    造型老师对沈清溪这个准一线小花还是很上心的。

    

    沈清溪礼貌的道谢,去更衣室换上了旗袍。

    

    沈清溪的身材纤细,骨架均匀,但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清纯和性感,在她身上竟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大概是为了舞台效果,沈清溪的妆容略艳丽,大波浪卷发随意的披散在腰间,发间插了一朵花朵装饰,还真是很有民国风情。

    

    很快,就轮到沈清溪上场。

    

    正当红的流量小花,在台上就是全场的焦点,清澈的嗓音,演唱着一曲经典歌曲,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而此时,台下的贵宾席。

    

    陆景行姿态略慵散的倚着椅背,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座椅的扶手上。

    

    他的一侧坐着助理徐琛,另一侧是本次盛典的主办商,某视频网站的老总。

    

    这老总能请到陆二少这尊大佛,自然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丝毫不敢马虎。

    

    陆景行对这种盛典商演显然不感兴趣,神情漫不经心,气质冷漠,高不可攀。

    

    然而,当沈清溪上台之后,陆景行的目光却一直落在舞台上。

    

    追光灯下,女孩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乖乖巧巧的唱着歌,歌声和她的人一样,清澈甜美。

    

    娱乐圈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丽的女人,但极少有人像她一样,美的这么干净纯粹,赏心悦目,又隐隐的牵动人心。

    

    混迹娱乐圈的人,最懂得就是察言观色。

    视频网站的老总明显察觉到陆景行对台上女孩的态度。

    

    他讨好的,带着几分试探的开口,“这小姑娘挺讨人喜欢的,等她下台,要不要请过来陪您喝一杯?”

    

    陆景行听完,深邃的眼眸微眯起,神情依旧淡然而冷漠,眉宇间没有一丝波澜,只极淡的回了句,“没有必要。”

    

    陆景行对待女人和感情,一向随缘,从不强求。

    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聚散也有天注定,不怨天不怨命。

    

    这个两日之内连续遇见的女孩,的确略有不同,但这个‘不同’还没有到让他上心的地步。

    

    之后,沈清溪的表演结束,在一片掌声中下台。

    

    再之后,盛典过半,陆景行已经很不耐烦了,随即离开。

    

    陆景行今天的座驾是一辆黑色路虎揽胜,一直停在门口。

    这辆车,是他车库里相对比较低调的一辆了。

    

    因为喝过酒的缘故,陆景行并没有亲自开车。

    他坐在后面的座位,眉心微锁,两指轻按着鼻梁。

    

    最近的连轴工作,让他略感疲惫。

    

    陆景行的脊背靠着舒适的椅背,正闭幕养神,车子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

    随即,陆景行的半个身子都因为惯性重重的撞在前面的座椅上。

    

    “怎么回事?”

    陆景行皱着眉,语气偏冷的问道。

    

    司机仍手握着方向盘,有些惊慌的解释道:“抱歉,陆总,一个女孩突然冲出来,好像被车子刮到了。”

    

    陆景行眼底微冷,推门下车,查看情况。

    

    此时,一个女人跌坐在车前,身上裹着厚重的外套,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但陆景行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用甜软的声音,叫他‘哥哥’的女孩子。

    

    陆景行快步走到她面前,蹲下身,蹙眉查看她的伤势。

    “伤的重么?”

    

    她大概是吓坏了,样子呆呆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能站起来么?”

    陆景行又问。

    

    “应该能。”

    女孩低低的回道。

    

    陆景行看着她强撑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应该是扭到了脚,还没站稳,突然闷哼了一声,身体又跌下去。

    

    如果不是陆景行手疾眼快,手臂利落的扶住她的纤腰,她肯定会摔得十分的狼狈。

    

    脚踝处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沈清溪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真是越着急越容易出事,她过马路之前明明查看过路况,谁知道这辆车会突然窜出来。

    

    这下子终于不用急着赶场子了,如果不幸骨折,她至少要大休几个月。

    

    沈清溪的脚踝疼的厉害,疼的直冒冷汗,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

    

    陆景行见状,直接把她横抱起。

    

    沈清溪被他抱在怀里,身体贴着他结实温热的胸膛,从她的角度,恰好看到他英俊立体的侧脸轮廓。

    

    呼吸间都是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大冷的天,沈清溪却莫名的脸颊发热。

    

    她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的贴进。

    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而陆景行并不多话,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清冷。

    他直接把她塞进了车子,淡漠的对司机说了句,“去医院。”

    

    像陆二少这样的身份,在医院里都有绿色通道,保密工作也做的十分好。

    否则,稍有个风吹草动,陆家的股票就会跟着大起大落了。

    

    沈清溪坐在VIP病房雪白的病床上,摘掉了墨镜和口罩,露出一张白皙干净的小脸,浓密的长睫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轻的颤动着,带着些许迷茫的看着陆景行,一脸认真的说:“哥哥,刚刚的车祸,你是全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