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鱼的记忆   

    沈清溪站在海洋馆的入口处,忍不住轻笑出声。

    

    “陆二少是打算带着我海洋馆一日游?”

    沈清溪微扬起下巴,笑盈盈的看向陆景行,“我陪你去游乐园,你带我来海洋馆。

    陆景行,我们是没长大的孩子么?”

    

    “当孩子没什么不好。”

    陆景行平淡无波的说道,然后,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去售票口排队买票。

    

    竟然还要排队买票!   

    沈清溪觉得陆二少这个顶级富豪真的一点儿都不豪,请她参观海洋馆,竟然不包场。

    

    因为是春节长假,海洋馆的游客格外的多。

    

    沈清溪戴着墨镜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跟着陆景行,排了将近半个小时的长队,才进入海洋馆。

    

    海洋馆和游乐场一样,都是孩子的乐园。

    特别是假期,几乎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来海洋馆玩儿。

    

    S市有两个海洋馆,这个海洋馆相对小一些,沈清溪是第一次来。

    

    不过,所有的海洋馆几乎都是大同小异,修建着漂亮的海底隧道,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深海鱼。

    

    沈清溪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隔着厚厚的玻璃层,指尖追随着自由自在的鱼儿。

    

    沈清溪喜欢鱼,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圈子里几乎众所周知,甚至连她的粉丝都自称鱼粉。

    

    沈清溪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她最羡慕的是鱼儿在海洋中可以自由自在。

    

    陆景行站在她的身后,墨眸微敛,看着她伸出纤白的指尖,追随着水中的鱼儿;看着她脸上流露出孩子气的笑容,一时之间,感慨万千。

    

    以前的他,从不知她想要的竟如此的简单。

    做喜欢的事业,随心所欲的生活。

    

    沈清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景行牵她的手,竟然牵的这么自然而然。

    

    陆景行牵着她的手,一路经过海底隧道。

    

    海底隧道的尽头,是海豚馆。

    

    这家海豚馆倒是与众不同,竟然没有海豚表演,而是用大屏幕播放着海豚的相关知识。

    

    海豚是水生哺乳动物,群居,生活在热带的温暖海域。

    海豚是非常聪明的,智商相当于5—6岁的孩子……   

    “这家海洋馆没有海豚?”

    沈清溪不解的问。

    

    “暂时有。”

    陆景行说完,牵着她,绕过场馆门口的大屏幕,向馆内走去。

    

    场馆门口明明贴着:场馆封闭,闲人免进。

    

    然而,陆景行牵着她,却一路畅通无阻。

    

    场馆内,有大型的水池,里面有两条海豚游来游去,偶尔发出几声海豚音。

    海豚的叫声,那才是真正的宛若天籁的声音。

    

    陆景行和沈清溪走到水池边,海豚竟然主动游了过来,并浮出水面。

    

    陆景行蹲下身,深邃的眸子,眸光平静温和。

    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海豚的头。

    海豚又发出天籁般的叫声。

    

    沈清溪见状,也欲欲跃试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海豚的前额。

    

    海豚的皮肤质地比较硬,但十分的光滑,冰冰凉凉的。

    

    但海豚似乎有些认生,被沈清溪一碰,就缩进了水里。

    

    “它们好像认识你。”

    沈清溪说。

    

    “嗯,几面之缘。

    我把它们买下来了,明天,它们会被放归大海。”

    陆景行语气平淡,似乎在说着一件十分稀松平常的事。

    

    沈清溪看着池中的两只海豚,人工修建的水池,对于它们来说,真的是太小了。

    

    “海豚是有灵性的生物,它们应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海洋里,那才是属于它们的家园。”

    沈清溪赞同的点头。

    

    没有人有资格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其他生灵的痛苦上。

    动物表演的背后,往往都是捕猎,囚禁,抑郁,残忍和折磨……   

    她似乎想到什么,又忍不住叹气,“它们离开了,还是会有新的海豚被送进来。”

    

    海豚给海洋馆带来的收益是巨大的,在商言商,商人绝对不可能放掉这么大一块收益。

    

    “不会。”

    陆景行的语气依旧轻描淡写,但他的话,却仿佛掷地有声一般。

    

    “你说了又不算……”沈清溪随口回道,但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什么,瞪大了眼眸,惊愕的看向身边的男人。

    

    “你不会把整个海洋馆都买下来了吧?”

    

    陆景行一双幽沉的墨眸,静静的凝视着她。

    然后,牵过她的手,把一串钥匙放在了她白皙的掌心间。

    

    钥匙上,还挂着一只水晶的海豚吊坠。

    

    “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

    在你的海洋馆里,所有的鱼儿都是自由自在的。”

    

    沈清溪呆呆的看着掌心里的钥匙,脑子好像停止运转了一样,明明轻飘飘的钥匙,却带着沉甸甸的重量。

    

    能不沉么?

    一家海洋馆的价值至少上亿,如果换成人民币砸过啦,估计能把她砸晕。

    

    从封闭的海豚馆走出来,沈清溪再次看到了大屏幕上播放的视频。

    

    这段视频拍摄自深海,一群海豚家族,自由自在的遨游在海洋里,一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海豚紧贴在妈妈的身边,那画面让人看了都觉得温暖。

    

    “以后,海豚馆就这样空置了吗?”

    沈清溪问陆景行。

    

    “这里很快会改建成以海豚为主题的水上乐园。”

    陆景行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陆景行和沈清溪在海洋馆里转了一大圈儿,最后来到海洋馆内设的餐厅。

    

    这家餐厅今天倒是没有对外营业,除了服务员,只有沈清溪和陆景行两个人。

    

    这家餐厅也是以海洋为主题的餐厅,一侧与海底隧道相连,一整面墙壁都是厚重的玻璃,里面有形形色色的鱼,游来游去。

    其他的墙壁上贴着墙纸,制造出一种波光粼粼,美轮美奂的效果。

    

    “有种置身在水晶宫的感觉。”

    

    沈清溪笑着说道,迈开脚步走到玻璃墙壁前,眨着一双明亮的瞳眸,看着里面的鱼游来游去,并随性的说道:“陆景行,你知道么,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所以,它永远不会记得痛苦和悲伤,永远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陆景行听完,有片刻的沉默。

    

    他深邃的墨眸静静的凝视着那些看似欢快的鱼儿,淡不可闻的回道,“但同样也不会记得曾经有过的快乐和幸福,不会记得爱过的人,刻骨铭心的事。

    所以,任何事都有两面性”   

    一直以来,陆景行又何尝不矛盾呢,他一面庆幸着她遗忘了那些悲恸的过往,一面又痛苦于她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曾经爱过。

    

    沈清溪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凝视着他英俊的侧脸,若有所思。

    

    随后,服务生推来了蛋糕车,车上是一只双层的蛋糕。

    

    玫粉色的蛋糕,装饰物是一个手托着腮的小姑娘,小姑娘的脸蛋圆圆的,很萌很可爱。

    

    陆景行亲自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然后,对沈清溪说,“许个愿望吧。”

    

    “许了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么?”

    沈清溪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那样清澈干净的眼神,让人无法拒绝。

    

    “能。”

    陆景行言简意赅的回道。

    

    陆二少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已经几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沈清溪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认真的许愿:“也许,你说的对。

    没有记忆,也会忘记曾经有过的快乐和美好。

    陆景行,你能告诉我,我究竟忘记了什么吗?”

    

    陆景行:“……”   

    第一次,陆二少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他的小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无孔不入的把他网进了她的圈套里。

    

    陆景行微敛着深眸,静静的凝视着生日蜡烛上跳动的烛光,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