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92章 把吃软饭当成理所当然了吧
    第92章 把吃软饭当成理所当然了吧   

    “沐阳,秦沐阳,你给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林瑾推开秦爽,一边喊秦沐阳的名字,一边向卧室里冲。

    

    秦爽跟在她的身后,拉扯她,阻止她进去。

    

    两个人正拉扯着,卧室的门突然开了,秦沐阳从卧室里走出来,样子看起来格外的憔悴,人又瘦了几圈儿。

    

    事业上的不如意,相恋多年的女友劈腿,秦沐阳整个人都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秦沐阳走到林瑾面前,声音疲惫而无奈的问,“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林瑾见到秦沐阳,立即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臂,眼圈儿瞬间就红了。

    “沐阳,你真的要和我分手么?

    我们之间那么深的感情,你真的能说放下就放下么?”

    

    林瑾是很会做戏的,这些年在秦沐阳眼中,她简直是个完美的女朋友。

    

    何况,林瑾和沈清溪不同。

    沈清溪是高傲的大小姐,他连沈清溪一根指尖都没敢碰过。

    他们在一起,甚至有点儿像小孩子过家家。

    

    而林瑾却和他痴缠了两年,他们在床上异常的和谐。

    

    秦沐阳当然舍不得林瑾,可他只要一想到,她也和其他的男人赤裸纠缠过,就忍不住犯恶心。

    

    “林瑾,事已至此,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秦沐阳甩开她的手,转身想走,林瑾却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他,哭泣着说:“沐阳,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我和陶启铭,是他逼迫我的。

    你知道,陶启铭的身份和地位,如果我不顺从他,他想要对付我们,简直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林瑾的呜咽声,一如既往的楚楚可怜,但这一次,秦沐阳并没有心软。

    

    他冷冷的甩开林瑾,“你的意思,你和陶启铭偷情,还是为了我好?

    林瑾,我不是傻子,任由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

    

    他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林瑾在陶启铭的床上,比在他的床上还热情主动。

    她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逼迫的,还真是把他当傻子糊弄了。

    

    是啊,一直以来,林瑾不就是把他当成傻子一样糊弄么。

    

    林瑾似乎也察觉到这个借口有些说不通,都怪陶启铭那个老男人,为了证明自己宝刀未老,每次都要和秦沐阳比较,她为了钱,自然要哄金主开心了,谁曾想这些话会被秦沐阳听到。

    

    林瑾无计可施之下,只能使出杀手锏——哭。

    哭的楚楚可怜,又委屈至极。

    

    “沐阳,我错了,我和陶启铭,只是一时糊涂,沐阳,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

    沐阳,我爱你,我不想和你分手……”   

    林瑾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然而,她的杀手锏,在秦沐阳面前,终于失效了。

    

    秦沐阳冷冷的看着她,目光几近嘲讽,“林瑾,拿着你的东西赶紧离开,你现在的样子,让我觉得恶心。”

    

    此时,秦母从厨房走出来,腰间还系着林瑾平时穿的那条白色碎花围裙。

    

    秦母看到林瑾,不屑又厌恶的吐了口吐沫,“你怎么还不走,快走,别脏了我家的地方,呸,破鞋!”

    

    林瑾正柔弱无助的默默垂泪,听完秦沐阳和秦母的话,整张脸都僵硬扭曲了。

    

    她也哭不下去了,装不下去了。

    

    她和秦沐阳之间恩爱的大戏,唱到这里终于要落幕了。

    

    林瑾慢慢的擦掉脸上的泪水,脸上的神情变得冷漠和刻薄。

    “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这栋房子的贷款,我也有还,所以,这栋房子自然也有我一份。”

    

    “这栋房子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儿子的名字,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看你是穷疯了吧!我呸!”

    秦母一听林瑾要和她儿子争房子,整个人都炸了,像极了一只炸了毛的公鸡。

    

    林瑾冷哼一声,冷眼看着秦沐阳一家。

    

    “我看你们才是穷疯了!秦沐阳,你沾了沈家那么多便宜,所以占便宜占习惯了,把吃软饭当成理所当然了吧!沈大小姐视金钱如粪土,不和你计较,并不代表谁都不和你计较。

    

    近两年你几乎没有收入,房子贷款几乎都是我还的,还款记录我都留着。

    还有,去年你父亲住院,住院费也是我垫付的,虽然没有欠条,但转账记录我一直留着。

    

    秦沐阳,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把欠我的钱和利息都还我。

    否则,我们就法庭见。”

    

    林瑾一直觉得秦沐阳是潜力股,所以也没少投资。

    但现在既然要撕破脸,林瑾才不会干人财两空的事。

    

    林瑾的话,让秦沐阳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他僵硬了半响,才生硬的回了句,“我会尽快凑钱还给你,你走吧。”

    

    林瑾冷哼了一声,拿起属于她的东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秦沐阳的家。

    

    ……   

    大年夜。

    

    许家老夫妻上了年纪,是熬不起的。

    所以,只有许晏安和沈清溪两个人守岁,等着零点敲钟。

    

    钟声响起,预示着新的一年来临。

    

    沈清溪站在许晏安面前,弯腰鞠躬,“舅舅新年快乐。”

    

    她说完,笑嘻嘻的看着许晏安,摊开掌心。

    

    许晏安随即把一只红包放在了她的手上,轻飘飘的红包,里面是一张六位数的支票。

    

    许晏安虽然不怎么给她好脸色,但在钱财方面,一向十分的大方。

    

    沈清溪拿着红包,美滋滋的回了房间。

    

    她回到房间后,随手把红包放在梳妆台上,然后,去浴室洗澡。

    

    沈清溪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钟。

    

    她坐在梳妆台前,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另一只手拿起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拨通了蔚蓝的号码。

    

    蔚蓝一个人过年,沈清溪终究有些不太放心。

    

    电话响过几声,就被接听了,然而,那边传来的却是低沉的男声,“清溪,怎么这么晚打来?”

    

    “哥?”

    沈清溪听到沈清宸的声音,一阵的发懵。

    按理说,她哥此时应该在老家才对。

    

    “哥,这么晚了,你怎么和蔚蓝在一起?”

    

    “公司临时有事,我留下来处理。

    正好,蔚蓝也一个人过年,就过来陪她守岁了。”

    沈清宸轻描淡写的回道。

    

    沈清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