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自产自销   

    沈清溪可是老太太的心尖,他说沈清溪一句,老太太能说他十句,就是这么把这丫头惯坏的。

    

    许晏安挨训,沈清溪冲着他吐了吐舌头,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许晏安一肚子火,又狠瞪了她几眼。

    

    许老夫人见状,无奈道:“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好好的和孩子说话?”

    

    许晏安抿着唇,把一本红色的房产证和一只首饰盒丢给了沈清溪。

    “我年后出差,你生日可能赶不回来,生日礼物提前给你。”

    

    “谢谢舅舅。”

    沈清溪接过东西,脸上的神情没什么改变。

    

    许晏安干工程起家,后来有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如今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巨头。

    前几年,又投资了几家珠宝店。

    

    所以,沈清溪每年的生日礼物,都是房产证和珠宝首饰。

    

    房产有时候是写字楼,有时候是商铺,还有几栋复式公寓。

    珠宝的价格平均都在一百万左右。

    这些年,沈清溪收礼都收成小富婆了。

    

    只是,这些房产都是许晏安的公司盖的,珠宝也是许晏安珠宝店里的。

    沈清溪觉得,她舅送礼物简直太不走心,这就是自产自销啊。

    

    她每次都忍不住想问:这几年房地产不景气,珠宝行业也不热门,房子和珠宝是不是卖不出去,所以才拿来送人的?

    

    然而,许晏安送她房产和珠宝,许美芸和林瑾母女明显变了脸色,两张脸都显而易见的有些微微扭曲。

    

    许美芸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许老夫人的碗里,陪着笑说道:“妈,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一下。”

    

    “什么事?”

    许老夫人态度不温不火的问。

    

    “前段时间,小瑾一直是女明星董莹的助理,董莹录制节目的时候,不小心出了意外,林瑾这个经纪人也当不下去了。”

    许美芸唉声叹气的说道,大有一副女儿时运不济,命运多舛的感觉。

    

    但实际上,林瑾为什么被辞退,她们母女可是心知肚明。

    

    许老夫人听完,微微皱眉,回道:“林瑾在娱乐圈工作多年,也算经验丰富,可以去其他的影视公司应聘看看。”

    

    “小瑾的确在娱乐圈工作多年,也有些厌倦了。

    想换个工作换个环境,妈,您看晏安的公司还缺人么?

    我让小瑾考个会计证,去晏安公司的财务部工作怎么样?

    自己舅舅的公司,也不怕被人欺负。”

    

    许美芸试探的问道。

    

    许老夫人听完,半响无语。

    满是褶皱的脸上,眉蹙得更深了。

    

    谁都知道,一个公司最关键的部门就是财务部。

    掌握住一个公司的财务,就等于抓住了命脉。

    许美芸母女的算盘真是打得噼啪响,竟然想把手伸进许晏安的公司了。

    

    许晏安放下手中的碗筷,随意的擦了擦唇角,用眼尾扫过许美芸和林瑾母女,轻哼道:“原来是这事儿,二姐应该和我商量,和妈说不着吧。”

    

    许美芸面对许晏安,总有种莫名的忐忑和不安,唇边勉强挤出一丝笑,问道:“晏安,小瑾是你外甥女,安排一份工作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但我不想安排。”

    许晏安直截了当的拒绝,丝毫不给许美芸留情面。

    

    许美芸勉强维持的笑脸都僵硬了,脸上实在挂不住,带着些许质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清溪高中毕业那年,你们都想让她学财务专业,将来进晏安的公司做事。

    同样是外甥女,凭什么沈清溪行,林瑾就不行!”

    

    许晏安听完,冷勾起唇角,讽刺道:“是啊,同样是外甥女,但也可以差别对待。

    就好像同样是亲姐姐,有的人不遗余力的帮你,有的人却想方设法的坑你。”

    

    许晏安三言两语,堵得许美芸无话可说,一张脸涨的通红。

    

    当初,许晏安可是被许美芸夫妻坑惨了,许慧芸身为长姐,变卖了所有的家当,又辛辛苦苦的复出拍戏,才帮许晏安渡过了难关。

    

    一顿年夜饭,最终吃的不欢而散。

    

    年夜饭后,沈清溪陪着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坐在客厅里看春晚吃水果,晚上还有饺子和卤猪蹄。

    

    许美芸和林瑾美女却率先回了房间。

    

    关上门,林瑾便忍不住抱怨,“舅舅是不是太过分了,心偏的都没边儿了。”

    

    “你小点儿声,万一被许家的人听见不好。”

    许美芸拉着女儿的手,安抚道:“钱财是身外物,死了又带不走。

    你舅舅的财产,迟早都会有你一份的。”

    

    许美芸一直赖在娘家不走,她们母女惦记着许晏安的财产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沈清溪是舅舅的外甥女,我也是。

    反正,舅舅的财产,沈清溪分到多少,我就必须分到多少。”

    林瑾板着脸说道。

    

    “那是当然。”

    许美芸应和道。

    

    即便如此,林瑾仍有些气不顺,拎起外套就准备出门。

    

    “这大年夜,你还要去哪儿?”

    许美芸忍不住问。

    

    “我回一趟秦家。”

    林瑾阴着脸说。

    

    秦沐阳已经给她下了最后通牒,今晚,如果她再不把东西拿走,秦沐阳会直接把她的东西丢掉。

    

    其中,有许多昂贵的首饰,价值不菲的手表和包,还有许多限量版的礼服。

    林瑾必须要取回来。

    

    大年夜,道上几乎没有车辆。

    

    林瑾独自一人,开车行驶在空旷的路面上,最终抵达秦沐阳居住的小区。

    

    她拿着钥匙开门,却发现门锁已经换掉了。

    

    林瑾有些气急败坏,伸手砸门,门很快就开了。

    

    开门的是秦沐阳的妹妹秦爽。

    秦爽见到林瑾,没有丝毫的好脸色,抬脚踢了一下堆在墙角的编织袋,不耐烦的说道:“你的东西都在里面了,赶紧拿走吧。”

    

    林瑾的那些衣服包包和首饰都价值不菲,平时她穿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此时却被秦家的人用装垃圾的袋子装着。

    

    林瑾异常的恼火,却没有发作。

    她考虑了这么多天,对秦沐阳仍不死心,也不甘心。

    

    她这两年的青春都浪费在秦沐阳的身上,免费陪他睡了这么久,却没得到丝毫的好处,她如何能甘心呢。

    

    “沐阳呢?

    我想见他。”

    林瑾说道。

    

    “我哥不在家,你赶紧走。”

    秦爽不耐烦的赶人。

    

    大年三十,秦沐阳不在家还能在哪里,秦爽的话,林瑾自然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