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90章 我的定力,没你想得那么好
    第90章 我的定力,没你想得那么好   

    她伸手拍了拍发晕的大脑,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拍晕算了。

    

    这个话题当然不能继续,于是,她换了个话题,又问:“陆景行,我不让你睡,你会找别的女人么?”

    

    陆景行正在扣衬衫的纽扣,闻言抬头,淡然的回了句,“不会。”

    

    沈清溪微眯着红唇,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明显对她的话将信将疑。

    

    陆景行扣好了衬衫的扣子,突然倾身靠近,手掌托起她的下巴,略微粗糙的指腹,贴着她脸颊细嫩的肌肤轻轻的磨蹭着。

    

    他敛眸看着她,目光变得暧昧缠绵,“我只有对着你的时候,才会管不住下半身。”

    

    陆景行真的是实话实说。

    

    陆二少属于禁欲系,从不会乱搞男女关系。

    而他和沈清溪的第一次,本是不该发生的。

    

    然而,不该发生的事却发生了,陆景行想,那时的自己,大抵是鬼迷心窍了。

    

    后来,他渐渐的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她就是你的鬼迷心窍。

    

    沈清溪听完他的话,脸更红了,好像被丢进沸水里煮过的螃蟹一样。

    

    彼此陷入短暂的沉默,四周的空气明显又热了起来,好像在燃烧一样。

    

    沈清溪似乎察觉到危险,慌乱的推开他。

    

    陆景行被她推开后,并没有继续缠上来,而是顺势站起身,走到衣架旁,取下挂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外套,淡声说了句,“我该走了。”

    

    沈清溪仍窝在沙发里,看着他套上外套后,颀长而清冷的背影,突然又有一丝懊悔,低声问了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

    陆景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外套,回道。

    

    “那你为什么急着走?”

    沈清溪仰着下巴,又问。

    

    陆景行转过身体,漆黑的墨眸深凝着她,如果沈清溪仔细看,应该会看到陆二少的耳根已经微微泛红。

    

    “清溪,我的定力,没你想得那么好。”

    

    ……   

    大年夜,沈清溪照例准备回许家过年。

    

    年三十的上午,商家还没有关店,大家都热热闹闹的采购年货。

    

    沈清溪也停掉了所有的工作,打算过一个踏实的新年。

    

    沈清溪带着墨镜和口罩,推着购物车,和蔚蓝两人穿梭在超市购物。

    

    各种海参燕窝,营养补品,山珍海鲜等年货,装了满满的一车。

    

    因为人多,她们在收银台排队,排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结完账。

    好在年关将至,众人的心思都在过年和采购年货上,没有人留意到沈清溪这个大明星竟然混在人群中。

    

    两个人推着购物车走进地下停车场,把购物车里的东西逐一的搬进后备箱,后备箱竟被装的满满当当。

    

    “东西买的差不多了,你赶紧回去吧。

    免得外公和外婆又打电话来催。”

    蔚蓝说道。

    

    大清早,沈清溪还没从床上爬起来,许老夫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催促外孙女赶紧回去过年。

    

    “你呢?

    不和我回许家过年?”

    沈清溪再次问道。

    

    蔚蓝摇了摇头,十分的固执。

    

    无论是沈家,还是许家,她都不属于那里。

    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不懂,后来长大了,也明白大年夜是一家人团聚的时候,不该多她这个外人。

    

    蔚蓝异常的执拗,沈清溪也无法勉强她。

    

    两个人在超市门前分手,沈清溪一个人开车回了许家。

    

    沈清溪的车子停在了许家别墅的正门口,佣人出来帮着卸东西,沈清溪大摇大摆的向别墅内走去。

    

    “外公,外婆,我回来啦。”

    沈清溪在门口玄关换鞋,冲着别墅内喊道。

    

    许老夫人听到外孙女的声音,立即眉开眼笑的迎出来,“总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让你舅舅去接你了。”

    

    “我去买了些您和外公喜欢吃的东西。”

    沈清溪挽住许老夫人的手臂,撒娇的说道。

    

    “家里什么都不缺,你多回来几次,外婆就心满意足了。”

    许老夫人拉着沈清溪的手,两人亲亲热热的走进客厅。

    

    一楼的客厅内,全家人都在。

    

    当沈清溪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许美芸和林瑾时,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

    

    许老夫人自然留意到外孙女的情绪变化,也只能淡淡的叹息。

    

    上次的闹剧之后,许美芸老老实实的从许家搬了出去。

    但大年三十,女儿带着外孙女回来过年,她总不能再把人赶出去。

    

    即便她很疼沈清溪,即便许美芸真的有错,但手心手背都是肉。

    

    沈清溪冷冷淡淡的看了许美芸和林瑾一眼,没打招呼,但也没冷嘲热讽。

    大过年的,她不想找晦气。

    

    许美芸和林瑾也没说话,同一个屋檐下,彼此就好像不认识一样。

    

    天还没黑,佣人已经把丰盛的菜肴摆上了餐桌。

    

    因为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的年纪大了,许家的年夜饭一贯吃的很早,免得两位老人家晚上吃多了不消化。

    

    一家人陆续入席,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许美芸和林瑾倒是安分了许多,餐桌上的气氛还算融洽。

    

    一家人相互说着吉祥话,聊着天,沈清溪嘴巴一贯很甜,给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敬酒,“祝新的一年外公外婆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清溪乖。”

    许老夫人摸了摸沈清溪的头,还把她当成小女孩一样,并封了一个厚厚的红包给她。

    

    “谢谢外婆。”

    沈清溪笑盈盈的收下红包。

    

    “清溪,敬你舅舅一杯。”

    许老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沈清溪听完,乖乖的点头,又端起酒杯,对许晏安说道:“舅舅新年快乐。”

    

    她和许晏安实在没什么话说,憋了半天,才补了一句,“祝舅舅生意兴隆,新年发大财。”

    

    许晏安瞥了她一眼,对沈清溪的敷衍明显不满,他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了,还有必要发大财么。

    

    沈清溪看着亲舅一脸嫌弃的模样,苦思冥想后,无奈道:“那祝您早日觅得佳偶,喜结良缘?

    还是祝您早生贵子?”

    

    许晏安:“……”   

    他一口酒差点儿没喷出去,呛得直咳。

    

    许晏安猛咳了一阵,才缓过劲儿,愤愤的瞪了沈清溪一眼。

    “生个你这样的,我早晚要被气死……”   

    许晏安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许老夫人打断了。

    “大过年,什么死的活的,还能不能消停点儿了。”

    

    许晏安被老太太劈头盖脸训了一顿,冷抿着唇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