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89章 还有更好玩儿的
    第89章 还有更好玩儿的   

    此时,液晶电视上正播放着S市卫视台的春节晚会,已经接近尾声。

    

    难得,陆二少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看一场春晚。

    

    “有没有看到我唱《多情》?”

    沈清溪问。

    

    “嗯。”

    陆景行淡应了一声。

    

    “我唱的怎么样?

    好听么?”

    沈清溪又问。

    她眨着一双明亮璀璨的眸子,像极了好好表现后等待大人夸奖的孩子。

    

    陆景行敛眸凝视她,眉宇间浮起一层淡淡的温润,一本正经的说道:“比你唱‘人生豪迈,重头再来’好听。”

    

    沈清溪:“……陆景行,你还真是会煞风景。”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寂,电视机上播放着春晚的最终合唱曲目。

    

    沈清溪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单手托腮,目光随意的看着他,问道:“今天农历二十九,明天就是大年夜,以前,我们是怎么过年的?”

    

    “我回陆家,你在许家。”

    陆景行回道。

    

    “哦。”

    沈清溪应了声,对此似乎并不意外。

    

    她每一年都在许家过年,即便结了婚,也并不愿意打破这个惯例。

    而陆景行身为陆家实际上的掌权人,让他跟着她回许家过年,也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那今年也照旧吧。”

    沈清溪又说。

    

    “好。”

    陆景行淡然应允,并未提出反驳,只是目光凝视着她,淡淡的说了句,“以后,我们也可以自己过年。”

    

    在陆景行的心中,他们迟早要组建自己的小家庭,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亦或者说,那一直是他期盼的。

    

    而沈清溪显然有些漫不经心,随口回了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陆景行没再说话,拿起遥控器调台。

    

    沈清溪从沙发上站起身,回房间卸妆,换了一条真丝吊带睡裙。

    睡裙也是红色的,刚购置不久,第一次穿。

    过年了,穿点儿喜庆的颜色应景。

    

    沈清溪从楼上走下来,陆景行依旧坐在客厅里,正在看午夜新闻。

    

    沈清溪踏过楼梯台阶,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罐灌装酒。

    

    她拿着灌装酒,走到陆景行面前,把其中一罐递给他,并说道:“微醺系列的鸡尾酒,酒精度3.8°,不醉人。”

    

    陆景行沉默的接过她递来的酒,动作温雅的拉开易拉罐的拉环。

    

    然而,拉环拉开之后,就听到砰地一声,里面的气体和液体突然喷射出来,陆景行毫不设防,被溅了一身。

    

    然后,他就看到沈清溪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笑的前仰后合。

    

    很显然,沈清溪是故意使坏,罐装酒在递给他之前,用力的摇晃过,所以打开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喷射的现象。

    

    对于沈清溪的恶作剧,陆景行竟然丝毫不恼。

    

    他慢条斯理的把罐装酒放在了茶几上,从纸巾盒里抽出几片纸巾,优雅而随意的擦了擦衣服上迸溅的水迹。

    

    “好玩儿么?”

    他看向沈清溪,问道。

    

    “好玩儿啊。”

    沈清溪笑的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能整蛊到陆景行,当然好玩儿了。

    

    “还有更好玩儿的,要试试么?”

    陆景行微挑眉梢,眉宇间邪魅肆意。

    他说话间,长指已经解开了衬衫的几颗纽扣。

    

    “你干嘛?”

    沈清溪突然止住了笑,问道。

    

    “衣服湿了,当然要脱掉。”

    陆景行一颗接着一颗解开了胸前的排扣,干净利落的脱掉了衬衫。

    

    深色衬衫随意的散落在沙发下的地板上,男人脱掉衬衫后,露出精壮的胸膛。

    

    美男就是美男,养眼自然是不必说的。

    

    但沈清溪看着面前半裸的男人,脑子里突然警铃大作。

    

    她下意识的拔腿要跑,男人却更快一步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猛力一扯,沈清溪整个人就跌进了他怀里。

    

    沈清溪尚未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他强势的按在了沙发里。

    陆景行把她圈在怀中,深邃幽黯的眼眸深凝着她。

    

    沈清溪已经卸了妆,皮肤白皙细腻的像极品的陶瓷一样,她的睫毛又密又长,像蝴蝶的尾翼一样,正轻轻的颤动着,睫毛下的眸子,水光潋滟,干净的让人心痒。

    

    陆景行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住她。

    

    唇齿纠缠,温热缠绵的亲吻,却又极尽的强势霸道。

    

    沈清溪被他吻得有些缺氧,浓密的长睫毛轻轻的颤动着,黑色的瞳眸澄澈而迷茫。

    

    她明明还没喝酒,却觉得脑子晕乎乎的,思绪一片混沌。

    

    陆景行吻她的时候,她没有推开他,他抱她的时候,她的胳膊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竟主动地缠上了他的脖子。

    

    然后,她整个人好像都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脑子一片空白,手脚使不上力气,不知不觉间已经和他缠在一起,身上的睡裙已经退掉大半。

    

    陆景行压在她的身上,男人的身体坚硬结实,带着滚烫的温度。

    

    沈清溪明显有些无所适从,脸颊发烫,呼吸都要停滞了一样,窒息感让她开始眩晕。

    她的手指攥紧,用力抓着他的肩膀。

    

    陆景行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小女人在微微发抖,周身都散发着紧张,害怕和无措的情绪。

    

    陆景行莫名的觉得心口一阵的闷痛,更不想逼迫她。

    

    他停下动作,一双墨眸深凝着她,安抚般的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嗓音深沉低哑,“别抖了。”

    

    沈清溪微抬起下巴,怯生生的看着他,抿着唇不说话。

    

    陆景行伸出长指轻捏了捏她的下巴,勾起唇角,温润低笑,低柔的语气竟带着些许轻哄的成分。

    “别怕,我不动你。

    我陆景行也没有强迫女人的习惯。”

    

    陆景行说完,竟真的放开她,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衬衫,利落的套在身上。

    

    沈清溪蜷缩着身体,仍窝在沙发里,目光有些涣散。

    

    她突然觉得有些头痛,脑子里闪现过许多的画面。

    又是那些记忆的碎片,却无法拼凑成型。

    

    男人和女人,最原始的,赤裸而抵死的缠绵,无止无休一般。

    

    沈清溪颇为懊恼,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脸,脸颊越来越烫。

    她严重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有用的事情一件也想不起来,却总是记起这些……难道这些让她很印象深刻么?

    

    陆景行穿好衣服,回头看她,只见沈清溪手托着脸颊,皱着一张小脸,十分懊恼的模样,便不解的问,“想什么呢?”

    

    沈清溪愣了一下,自然不能实话实说。

    她眨了眨浓密的睫毛,迷茫的看着他,不经大脑的说了句:“那个,你一直禁欲,长时间不用会不会不好使啊?”

    

    陆景行:“……你确定要和我讨论这个话题?”

    

    沈清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