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慢慢就习惯了   

    她说完,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从座位上站起身,“爸,我吃好了,先回去了,你们慢用。”

    

    “嗯。”

    沈震明沉着脸闷应了一声。

    

    而此时的张玉燕,整个人已经瘫软在位置上。

    

    沈清溪虽未与她据理力争,但一句‘死无对证’,简直等于丢下了一颗定时砸蛋。

    

    一顿饭吃的不欢而散。

    

    沈震明把张玉燕叫进房间,进门后,二话不说,扬手狠狠的给了张玉燕一巴掌。

    

    “张玉燕,你还真是本事,你背着我到底干了多少好事!”

    

    张玉燕被打得一阵发晕,手捂着肿起的脸颊,可怜兮兮的哭。

    

    “闭嘴,你有什么脸哭!慧芸那么清高的人,被你找上门闹,不知道要偷偷掉多少眼泪。”

    沈震明震怒的吼道。

    

    张玉燕捂着脸,咬着牙,心想:既然这么心疼那个女人,当初又何必和她乱搞。

    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就喜欢犯贱。

    

    但这种话,张玉燕是不敢说出口的。

    她颤抖的伸出手,扯住沈震明的衣角,一副既可怜又无助的模样,哽咽着说:“震明,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找慧芸姐闹过。

    慧芸姐当初对我那么好,我却情不自禁的爱上你,我一直很愧疚,心里一直在煎熬,我哪儿有脸面对慧芸姐。”

    

    “那你的意思是,清溪在胡说八道?”

    沈震明依旧冷着脸,质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玉燕慌忙摇头,哽咽着解释道:“当年清溪才五岁,只是个孩子,能懂得什么,又能记住什么。

    她说的这些,保不准就是许家的人在嚼舌根。”

    

    张玉燕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许家的人就算对你有偏见,也瞧不上我,可也不能这么误导孩子,挑拨我们和清溪的关系啊……”   

    张玉燕心虚理亏,自然不敢说沈清溪在胡说。

    她知道沈震明对许家的人一直有成见,所以,干脆都推在了许家的人身上。

    

    显然,这一招很管用。

    沈震明的脸色已经缓和了许多。

    虽然仍有些愤愤,但也是针对许家。

    

    当初,许晏安还没有发迹,许家也仅仅是中产之家而已。

    可许家的人,看着他的眼神,都那么的高高在上。

    许家父母坚决反对许慧芸嫁给他,许晏安更是正眼都没瞧过他。

    

    沈震明想起那些轻蔑的眼神,就有种怒火攻心之感。

    

    “震明,我真的是冤枉的。”

    张玉燕低声低气的说道,趁机往沈震明的身上贴,却被沈震明冷着脸推开。

    

    “许家再不好,也是慧芸的娘家,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我警告你,给我安分一点,如果你再敢闹出事情,沈家就容不下你了。”

    

    沈震明丢下一句后,转身离开。

    

    他尤带怒气的推开房门,看到沈艺馨就站在门外。

    

    “爸爸。”

    沈艺馨乖乖巧巧的唤了一声。

    

    沈震明看了最疼爱的小女儿一眼,脸色又缓和了几分,轻叹一声,提醒道:“你最近也少出门,避避风头。”

    

    他沈震明的女儿被全网黑,简直成了圈子里的笑话。

    

    ……   

    随着影版《神妖传—十里云裳》的热映,剧中的主演知名度都有所提升,沈清溪更是凭借此剧收获颇丰,几乎成了各大卫视的宠儿,各种节目的邀约不断。

    

    随着年关的到来,沈清溪收到的邀请函摞了厚厚的一叠。

    都是各大卫视春晚邀约。

    

    因为时间冲突,沈清溪最终只接受了S市卫视台的邀请。

    

    S市是我国国际经济,贸易,航运和科技的中心。

    一个城市的实力,也间接反映出电视台的实力。

    

    每一年,S市的春晚都是大牌明星云集,收视率很有保证。

    

    最主要的是沈清溪是S市人,她接受S市的邀约属于情理之中,婉拒其他电视台,也不会让彼此难堪,反而都会觉得她很有乡情。

    

    卫视晚会上,沈清溪演唱的依旧是电影《十里云裳》中的曲目,歌曲的名字叫《多情》。

    

    剧中的人物,无论是男主,还是女主人族公主,还是狐妖小白,都是多情人。

    这首主题曲无论曲调还是歌词,都十分的贴合剧情了。

    

    如今,《十里云裳》的热度居高不下,所以《多情》的曲调刚响起,现场已经一片沸腾了。

    

    因为是春节晚会,沈清溪的妆容略浓,穿着一条红色的蓬蓬裙,如果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美艳’。

    

    沈清溪站在舞台的正中央,背后的投影上画面不停的变换,插了几段《十里云裳》中的镜头,其中就有小白妩媚娇俏的模样,和站在台上的文文静静,规规矩矩的沈清溪,简直是鲜明的对比。

    

    一曲结束,沈清溪弯腰致谢,然后退场,表现可谓是中规中矩,挑不出什么毛病。

    

    按规矩,沈清溪表演结束就可以离开。

    

    卫视春晚当天,很多明星也是来回赶场子,演完之后就走。

    

    但沈清溪还是在观众席坐了许久,直到晚会即将结束才走。

    摄像机也不断的给她镜头,其他演员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她都有认真的观看,并鼓掌。

    

    沈清溪的本意是出于对其他演员的尊重,但结果却意外的在S市电视台又刷了一波的好感。

    

    沈清溪开车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

    

    而别墅的灯,却意外的亮着。

    

    这栋别墅,是她和陆景行的婚房,那么,此时在别墅里的人,已经不言而喻了。

    

    沈清溪把车停进车库,慢悠悠的走进别墅。

    

    一楼客厅的沙发上,陆景行背光坐着,他穿着一件深色的衬衣,衬衣下,脊背肩膀的轮廓几近完美,一双长腿随意的交叠着,敛眸吸烟的样子,简直迷死人了。

    

    沈清溪站在门口,笑盈盈的看着他。

    回到家就有美男可供欣赏的感觉,还不错。

    

    陆景行看到她,几乎是习惯性的把烟熄灭在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内,淡声开口,“回来了?”

    

    “嗯。”

    沈清溪踢掉脚上的鞋子,赤着脚踩在地板上。

    红色的蓬蓬裙,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摆着。

    

    她走到陆景行面前,直接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

    “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

    

    “也不用总是不请自来吧。

    我会不习惯的。”

    沈清溪说。

    

    “慢慢就习惯了。”

    陆景行说的理所当然。

    

    沈清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