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缅怀青春   

    雪越下越大,室内室外简直冰火两重天。

    

    沈清溪下意识的伸手环住肩膀,正犹豫着该回去,还是该离开。

    此时,一件外套突然裹在了她的身上。

    

    熟悉的味道和温度,短暂的刹那,温暖的让人感动。

    

    沈清溪下意识的转头,看到陆景行站在自己的身侧。

    

    他穿着墨色的衬衫,高大笔挺的身材,在落雪的街头,熠熠生辉般。

    

    “怀念旧情人?”

    他微敛着深眸,淡淡的开口,语气冷漠的让人听不出情绪。

    

    陆景行说话间,单手启开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烟点燃,缓慢而优雅的吸了一口,淡薄的烟雾在寒风中很快弥散。

    

    这是陆景行第一次在她面前吸烟,她微微蹙眉,很理顺当然的伸手夺下他指尖的烟。

    

    陆景行倒也不恼,目光漫不经心的看着她把烟丢掉。

    

    沈清溪丢掉了烟后,淡哼一声,语气随意的回道:“渣男有什么好怀念的,本小姐缅怀的是青春!”

    

    陆景行听完,凝视她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淡漠深邃,勾唇说道:“寒风里缅怀青春?”

    

    严冬的寒天,口中呼出的气息都带着袅袅白雾。

    沈清溪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西装外套,一本正经的回道:“换个暖和一点儿的地方继续缅怀,也是可以的。”

    

    然后,她就跟着陆景行,坐进了他的黑色迈巴赫。

    

    车内的空调开到最大,温度宜人。

    

    沈清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微侧着头,黑漆漆的眸子,却没什么焦距,目光涣散的散落在窗外。

    好像陷入了某种沉思,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沈清溪看着窗外的落雪,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转过头,凑到陆景行身边,手托着腮,一双漂亮的黑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他。

    

    “怎么?

    需要我和你一起缅怀青春?”

    陆景行微眯着深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沈清溪晃了晃头,蔷薇色的红唇动了动,突然问道:“陆景行,我是怎么爱上你的?”

    

    陆景行听完,幽沉的眼眸里,似乎有深谙的漩涡涌动。

    他微抿着薄唇,沉默未语。

    

    沈清溪眨动着浓密的长睫毛,眼眸依旧明亮清澈,干净的声音,很轻柔,吐字如兰。

    “我虽然失忆了,忘记了很多事。

    但我还是了解自己的,我绝对不可能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

    

    陆景行深凝着她,温热的手掌轻抚过她脸颊,声音很淡的回道:“你没说过。”

    

    曾经的沈清溪,从未说过爱他。

    

    曾经的他们,一直在彼此试探,试探对方的心意和感情。

    他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去爱她,而她也没有给过他足够的理解和信任。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默。

    

    空间狭小的车厢内,气氛莫名的凝重,连空气似乎都要凝固了一样。

    

    沈清溪漂亮的眉心轻蹙,正试图说些什么打破僵局,手机铃声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沈清溪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蔚蓝打来的,询问她人在哪里。

    

    沈清溪简单的回了几句。

    挂断电话后,抬眸看向陆景行,说道:“蔚蓝在找我,我该回去了。”

    

    “嗯。”

    陆景行点头应道。

    

    沈清溪冲着他挥了挥手,转身去开车门,手却被陆景行拉住了。

    

    “还有事?”

    沈清溪转过头,不解的看着他。

    

    陆景行没回答,而是拉着她的手,把一只钻石手镯戴在了她的手腕上。

    

    钻石手镯带着金属的冰冷,戴在腕间,触感冰凉。

    

    沈清溪微愣了一下,目光落在手镯上,手镯上的钻石在橘色的灯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泽。

    沈清溪心口的某处,莫名的暖的一塌糊涂。

    

    其实,这样的钻石手镯,沈清溪不止一个,但这只钻石手镯,经过陆景行的手中,回到她的手腕上,似乎有了不同的意义。

    

    “回去吧。”

    陆景行替她戴上手镯后,便放开她的手,温淡的说道。

    

    沈清溪弯起唇角,对他笑了笑,然后,推开车门。

    

    她一只脚迈出车外,离开之前,却突然转身,快速的在他一侧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匆匆跑开。

    

    一侧的车窗缓缓下降,陆景行看着她匆忙逃走的背影,目光有些深沉难懂。

    

    半响后,他随意的抬起手臂,在她刚刚吻过的地方轻轻的磨蹭了一下,唇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痕。

    

    而另一面,沈清溪回到拍卖会现场。

    

    慈善拍卖会已经结束了,人也走的七七八八,只有蔚蓝还坐在位置上等她。

    

    蔚蓝原本想询问沈清溪去哪儿了,当看到她肩膀上披着的西装时,挑眉笑了笑,说道:“陆二少倒是越来越会哄女人了,难得。”

    

    沈清溪在她身边坐下,漫不经心的问了句,“他以前不哄我么?”

    

    “嗯。”

    蔚蓝点了点头。

    

    以前的陆景行,清冷孤傲,高深莫测,又高高在上。

    这样一个骨子里都带着傲气的男人,怎么可能有哄女人这项技能。

    

    不过,自从那件事之后,陆景行倒是学乖了,一直在摸索着夫妻相处之道。

    

    彼此间有短暂的沉默,谁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随后,蔚蓝又开口说道:“明天是玫瑰盛典的颁奖典礼。”

    

    玫瑰盛典是玫瑰视频网站独家举办的电影电视颁奖典礼。

    玫瑰视频比较小众,奖项也丝毫没有含金量,虽然主办方发出了邀请,但蔚蓝已经替沈清溪委婉拒绝。

    

    “玫瑰盛典怎么了?”

    沈清溪略带不解的问,她明天的行程已经排满,并没有关注过玫瑰盛典的事。

    

    “沈艺馨入围了玫瑰盛典的最佳女配角,我听说,为了让沈艺馨拿奖,董事长和玫瑰视频签署了协议,千娱影视的两部待播剧已经授权给玫瑰视频独家播放。”

    

    沈清溪听完,妆容精致的脸上流露出错愕之色。

    

    千娱影视待播出的两部剧,都是大成本大制作。

    放在大的播放平台,和小的视频网站播出,简直天差地别。

    沈震明在娱乐圈多年,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为了捧沈艺馨,他还真是肯下血本。

    我哥怎么说?”

    沈清溪冷哼道。

    

    “和董事长大吵了一架。

    董事长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蔚蓝回道。

    

    “但愿如此吧。”

    沈清溪弯起的唇角,含着一抹冷嘲。

    

    第二天,沈清溪一直忙着赶通告,晚上十点多才收工,回到别墅,已经将近十一点。

    

    沈清溪舒舒服服的躺在按摩浴缸里,终于有闲暇的时间,拿着手机刷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