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84章 有钱人真会玩儿
    第84章 有钱人真会玩儿   

    上午的专访在电视台,是一档明星访谈类的综艺节目。

    

    女主持人是S市电视台的一姐,主持风格风趣幽默,很受大众的喜欢。

    

    节目的录制时间大约在两个小时左右,沈清溪和女主持人面对面的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演艺生涯中的趣事,现场的气氛一直很好。

    

    期间,也聊到了沈清溪的母亲,知名女演员许慧芸。

    

    母亲的过世,一直是沈清溪心里的伤,所以,刚一触及这个话题,沈清溪的眼圈儿就红了。

    主持人现场应对的经验丰富,几句话便跳过了这个话题。

    

    整个访谈算是比较顺利。

    

    访谈结束后,沈清溪只有一顿饭的休息时间,又匆匆的赶去造型沙龙,化妆,挑选合适的礼服,之后又赶去慈善晚宴。

    真真是马不停蹄,赶场子一样。

    

    因为是慈善晚宴,沈清溪的造型偏清雅,淡粉色的长裙,长发披肩,丝毫不招摇,却同样光彩夺目。

    

    沈清溪的保姆车在宴会厅门前停下。

    

    此时的宴会厅前,已经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镁光灯不停的闪烁着,晃了人眼。

    

    所谓的慈善晚宴,不过是一个噱头而已,参宴的多是明星艺人和政商名流,举着慈善的牌子博人眼球而已。

    

    不过,最终拍卖所得的款项,倒是实打实的捐给红十字会和慈善机构。

    也算是给社会做贡献了。

    

    沈清溪提着裙摆,迈着优雅的步子,踏上台阶,走进宴会厅内。

    遇见相熟的人,便微笑着打招呼,一颦一笑,都表现的十分得体。

    

    她拿着号码牌,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沈清溪来的不早不晚,宴会厅内的位置已经坐满了大半。

    

    因为慈善拍卖还没有开始,沈清溪悠闲地坐在位置上,拿着手机打游戏。

    

    摄像机的镜头偶尔扫过来,沈清溪也懒得理会。

    

    晚上八点钟,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

    

    主持人走上台,率先对本次慈善拍卖会的几家赞助商进行鸣谢,其中,就有飞扬集团。

    

    陆家的人很会做人,飞扬集团一直都热衷慈善事业,企业口碑很好。

    所以,飞扬集团作为本次慈善拍卖会的最大赞助商,倒也没什么奇怪。

    

    随后,慈善拍卖会正式开始。

    

    先后拍卖了几件捐赠品,有古董字画,也有珠宝首饰。

    

    拍卖期间,有明星艺人上台表演助兴。

    

    沈清溪也有一只表演曲目,演唱的是《十里云裳》的插曲,算是为电影做变相宣传。

    

    沈清溪表演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拍卖继续。

    

    下一个拍卖品,恰好是她捐赠的钻石手镯。

    

    铂金镶嵌蓝宝石,这只手镯的价值大概在二十万左右。

    

    起拍价是15万,沈清溪率先举牌,随后有人追加,沈清溪便继续举牌。

    

    这是慈善拍卖会约定俗成的规矩,大部分捐赠品都会由捐赠者拍下来,目的就是把钱捐出来做慈善。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捐东西不捐钱,或者拍卖会上出现些小插曲,捐赠品被其他竞拍者看重,愿意花高价购置。

    

    此时,沈清溪就遇见了这种情况,跟拍价格已经到了30万,远超过镯子本身的价值。

    

    沈清溪起初没太留意,此时才出于好奇的回头去看那个一直跟拍的竞争者。

    

    目光所及处,徐琛戴着金框眼镜,手举号码牌,出于礼貌的对她点头示意。

    

    沈清溪:“……”   

    沈清溪平静的收回视线,心里却七上八下,不知道陆二少唱的又是哪一出。

    

    “什么情况?

    本尊不来,还派人秀恩爱?

    这些有钱人真会玩儿。”

    蔚蓝凑过来,说道。

    

    台上,主持人正说道:“三十万!三十万一次,三十万两次,三十万成交,恭喜徐先生。”

    

    之后,又陆续拍卖了几件捐赠品,沈清溪都没什么兴趣,也没有举牌。

    

    拍卖会接近尾声,沈清溪实在是没什么兴致了,借口去洗手间,打算先行离开。

    

    沈清溪一路走出拍卖会现场,经过长长的走廊。

    

    因为拍卖会还没有结束,走廊内空无一人。

    所以,跟随在她身后的脚步声,显得尤为清晰。

    

    沈清溪逐渐放慢了脚步,然后,驻足回头。

    

    跟在她身后的人,也停下了脚步,沉默的看着她。

    

    “你一直跟着我,有何赐教?”

    沈清溪微微扬眉,目光散漫的从秦沐阳的身上一扫而过。

    

    她实在想不出,秦沐阳跟着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总不会是皮痒了,找揍吧。

    

    秦沐阳走到沈清溪面前,俊脸上没有太多情绪波澜,只是看起来格外的憔悴,人好像都瘦了整整一圈儿。

    

    看来,林瑾出轨,给他的打击不小。

    

    “我没跟着你,只是碰巧遇见而已。”

    秦沐阳单手插兜,声音平静低哑。

    

    今天的慈善拍卖会,大部分都是圈子里的人,秦沐阳来见一个投资人,只是谈的并不怎么愉快,对方似乎对他的剧没什么兴趣。

    

    碰巧遇见?

    沈清溪可不喜欢这种碰巧。

    她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再见。”

    

    沈清溪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秦沐阳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林瑾的事儿,是你搞的鬼吧?”

    

    沈清溪闻言,再次驻足,目光清清冷冷的看向他,甚至带着一丝冷嘲。

    

    “上一次,林瑾和陶启铭偷情的事传得满天飞,林瑾都能推到我的头上,并且推得一干二净。

    这一次,她又是怎么说的?

    我怎么搞鬼,才能把她和陶启铭搞到一张床上?”

    

    沈清溪的话,明显刺痛了秦沐阳,他的脸色变得铁青,哑着嗓子回道:“这一次,我没给她解释的机会。

    捉奸在床,她也没什么可解释的。”

    

    秦沐阳自嘲的笑,继续说道,“我只想知道,这件事的背后,有没有你在推波助澜?”

    

    秦沐阳虽然一次次被林瑾蒙蔽,但男人被爱情冲昏头脑,也并不代表他真的是傻子。

    

    整件事,明显有人在背后操纵的痕迹。

    

    “有。”

    沈清溪微仰着下巴,目光坦荡,大大方方的承认。

    

    “为什么?”

    秦沐阳问,目光幽闪,似乎带着某种希翼。

    

    “为什么?

    你不会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吧!”

    沈清溪淡嘲的哼道。

    

    秦沐阳这自恋的毛病,不仅没好,似乎还有恶化的趋势啊。

    

    “我针对林瑾,是因为她想色诱陆景行。

    她打我男人的主意,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秦沐阳听完,微垂着眼眸,又短暂的沉默,喃喃自语的说了句,“原来是为了陆二少。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看清了林瑾的真面目。”

    

    秦沐阳的感谢,倒是让沈清溪颇为意外。

    “我还以为,你会怨恨我打破了你的幸福生活。”

    

    秦沐阳苦笑,他哪儿有什么幸福生活,不过是一直活在欺骗和谎言里。

    

    “我没那么不知好歹,我是真心谢你。”

    

    “不必了。

    我不过是顺手做了件好事。

    以后再找女朋友,别这么瞎。”

    沈清溪散漫的回了句。

    

    秦沐阳:“……”   

    他微微苦笑,目光一直落在沈清溪的身上。

    迟疑着,再次开口,“你现在,还跟着陆二少么?”

    

    沈清溪微抿着薄唇,沉默未语。

    

    秦沐阳轻叹一声,苦口婆心般的继续说道:“清溪,女人的青春有限,你真的打算全耗在他身上?

    你们不可能有结果。

    等他玩儿够了,把你一脚踢开,你连哭都来不及。”

    

    沈清溪听完,冷勾了勾唇角。

    

    秦沐阳这货,刚说了两句人话,又开始满嘴喷粪了。

    

    “秦沐阳,你对我的魅力就这么没信心啊!万一陆景行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爱我爱的死去活来,偏要娶我当陆太呢。”

    沈清溪冷嘲的说道。

    

    沈清溪嘲弄的态度,让秦沐阳微微皱眉,他沉着脸,又说:“别把男人想的太美好,特别是有钱男人。

    我听说,陆家早就有内定的二少夫人,和陆景行青梅竹马……”   

    “秦沐阳,你说够了么!”

    沈清溪不等他说完,已经打断了他。

    

    “陆景行有没有青梅竹马我不清楚。

    但你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不能把男人想的太美好,看着人魔狗样,可能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你知道我当初知道你和林瑾搞在一起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我觉得恶心。”

    

    沈清溪的话,让秦沐阳的脸色由青转白。

    

    他无话可说,点了点头,说了声,“珍重。”

    

    然后,默默的转身,与她擦肩而过。

    

    秦沐阳离开后,沈清溪一个人,经过空荡荡的长廊,走出宴会厅。

    

    一股冷意扑面而来,外面竟不知何时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沈清溪穿着长裙和高跟鞋,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目光茫然的看着窗外飘飞的雪。

    

    陆景行的青梅竹马?

    沈清溪想至此,忍不住呵笑一声。

    

    陆二少绝不是能委屈自己,将就感情的人。

    如果,他真的有一个两小无猜,情深义重。

    那么,他又何必和她结婚呢。

    

    沈清溪不知道秦沐阳说这些话是出于什么目的。

    如果是出于关心,他没立场,而她也不需要。

    

    他们早已分手,就应该一别两宽。

    

    但沈清溪还是忍不住叹气,忍不住去回忆。

    

    曾经的秦沐阳,那个阳春白雪一样的男孩。

    

    他站在她面前,灿烂的微笑,对她说:“介绍一下,我是秦沐阳,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

    因为,他将成为你的男朋友。”

    

    那时的秦沐阳,阳光,自信,灿烂而耀眼。

    

    沈清溪已经记不得,那个阳春白雪一样的男孩是如何成为现在这个急功近利的男人。

    

    究竟是他变了,还是她一直眼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