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83章 你愿意生,就会有的
    第83章 你愿意生,就会有的   

    “看了我这么久,我比片子好看?”

    

    “嗯,你很好看啊。”

    沈清溪大大方方的回道,并把爆米花桶举到他面前,问道:“吃么?”

    

    “不吃。”

    陆景行回了句,目光重新回到大屏幕上。

    

    然而,眼前的视线却变得恍惚,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副画面。

    

    她站在他面前,仰着一张干净的小脸,一脸认真的对他说:“我好像,看上你了。”

    

    两年前的沈清溪,在陆景行的眼中,只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

    面对小女孩的表白,陆景行有些哭笑不得的问,“你看上我什么?”

    

    她格外认真,又格外凝重的回道,“你好看啊。”

    

    ……   

    此时,电影中,男主正深情的拥抱着女主,对她说,“我要铺就十里云霞,编织最美的云裳,让你嫁我为妻……”   

    这就是《十里云裳》名字的由来。

    但最后,女主并没有看到男主给她编织的云裳,那件霓裳羽衣,被小白毁掉了。

    

    得不到,就毁掉。

    狐妖小白就是这样一个固执又任性的小女孩,让人又爱又恨。

    可以说,沈清溪把这个角色诠释的十分到位。

    

    陆景行对这种寡淡缠绵的剧情并不感兴趣,只走马观花的看。

    

    剧情接近尾声,开始播放片尾曲。

    

    整部影片结束后,还有几段彩蛋,采访了剧中的几位主演,让他们说出自己对爱情的看法。

    

    首先阐述自己爱情观和婚姻观的是导演徐然。

    

    众所周知,徐然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现在的太太也是演员,两个人没有孩子,却十分的恩爱。

    

    徐然说:“我认为的爱情,就是彼此感觉安适。

    人一生中,无论爱过多少人,最后留下来的,一定是那个让你习以为常的人,像空气,像大地,让你觉得踏实。”

    

    随后接受采访的人是男主角邓昀,邓昀说:“人生有许多事需要去做,有很多的书要读,有很多的路要走,有很多责任要承担,有很多的角色要扮演,而爱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认为的爱情,是彼此都能成长为值得被爱的人。”

    

    邓昀出道多年,几乎零绯闻,人生的重心都在事业上,的确如他所说,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遇见最好,遇不见似乎也并不觉得遗憾。

    

    这应该也是大多数事业有成男人的想法。

    

    女主角赵冰冰的爱情观,倒是十分的现实。

    

    赵冰冰说:“爱情就像是下棋,相爱的两个人要势均力敌。”

    

    最近,网传赵冰冰和某知名男星约会被拍,两个人的身价和咖位,还真是旗鼓相当。

    

    之后,接受采访的是沈清溪。

    

    沈清溪说,“我觉得,爱情就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

    

    采访记者笑着追问了一句,“如果对的人出现在错误的时间该怎么办?”

    

    沈清溪俏皮的回道:“倒带重来,选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对他说:hi,你好,我是沈清溪,很高兴认识你。”

    

    接下来,是男配,以及其他配角分别接受采访,阐述自己的爱情观。

    

    陆景行并未再听,而是微侧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身边的小女人。

    

    而沈清溪依旧没心没肺的吃着她的爆米花。

    

    电影结束,观众陆续离开后,陆景行和沈清溪最后离场。

    

    两个人走进电梯,沈清溪伸出指尖,按下了B2层数字键,电梯缓缓下行,抵达地下停车场。

    

    深秋的夜晚,地下停车场的温度较低。

    

    沈清溪仍穿着白色吊带长裙,双臂微微环住身体。

    

    陆景行沉默的脱下西装外套,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外套上还残存着他的气息和温度。

    沈清溪只觉得,似乎一瞬间被温暖包围了。

    而这份温暖,是他给予的。

    

    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抬眸看向他。

    

    陆景行也看着她,深邃的墨眸波澜不惊,沉默的帮她扣上西装的纽扣。

    他干净修长的指,扣扣子的动作都十分的优雅好看。

    

    沈清溪微微一笑,语气随意的问道:“这部影片怎么样?”

    

    “不错。”

    陆景行敛眸,语气淡然的回道。

    

    “哪里不错?”

    沈清溪又问。

    

    “票房。”

    陆景行答。

    

    一部电影的好与坏,最直观的证明就是票房的高低。

    观众不是傻子,片子好看,他们才会买账。

    

    而沈清溪的思维明显和陆景行不在一个频道,她此时想的是:果然是商人啊,脑子里想的都是钱。

    

    随后,陆景行开车,送沈清溪回别墅。

    

    时间是午夜十二点三十分钟。

    

    沈清溪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准备睡觉。

    

    她洗过澡,换了件粉色的睡裙,从浴室出来,没见到陆景行,便以为他是自觉离开了。

    

    沈清溪赤着脚,走进卧室。

    然后,看到卧室的落地窗前,陆景行背光而立。

    清冷的月光在他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暗影,流露出一丝孤寂的味道。

    

    他的指尖夹着一根燃烧的烟,见到她,他下意识的熄灭了指尖的烟蒂。

    

    “怎么不把头发吹干?”

    

    低沉性感的嗓音,语气那么自然而然,完全是一个丈夫该对妻子说的话。

    

    “哦。”

    沈清溪低应了一声,手里拿着毛巾,随意的擦了几下湿漉漉的长发。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默,沈清溪擦着头发,如水的眸光随意的散落在窗外。

    

    窗外,漆黑的夜空低垂,繁星闪耀。

    

    夜空下,是寂静的花园,高大的梧桐树下静静的挂着一家秋千,秋千旁边是组合滑梯,跷跷板,还有蘑菇屋,海洋球和旋转木马。

    

    这栋别墅的院落很大,而院落的一角,建了一个小型的儿童乐园。

    

    “在院子里建儿童乐园,陆二少还真是童心未泯。”

    沈清溪随口说道。

    

    陆景行同样看着窗外,微敛的深眸里,有幽光一闪而过。

    那一抹流光消失的太快,让人根本来不及捕捉其中埋葬的情绪。

    

    他转头看向她的时候,漆黑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平静深邃,无一丝波澜。

    

    “在院子里建儿童乐园很奇怪么?”

    

    “不奇怪么?

    又没有小孩子。”

    沈清溪没经大脑的回了句。

    

    陆景行听完,微眯起眼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语气深沉认真,“你愿意生,就会有的。”

    

    沈清溪:“……”   

    她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她为什么要和他讨论生孩子的问题啊!   

    彼此间再次陷入沉寂,谁也没有说话。

    

    沈清溪正想着,该如何委婉的请他离开。

    

    然而,她还没有想好措辞,却听陆景行说,“太晚了,可以留宿么?”

    

    “我可以说不可以么?”

    沈清溪眨着一双清亮的眼眸,反问道。

    

    陆景行低润一笑,却很有一种赖着不走的架势。

    

    沈清溪无奈,指了指隔壁,“隔壁客房,自己收拾一下,可以睡。”

    

    “好。”

    陆景行浅笑着,应道。

    

    沈清溪抻了个大大的懒腰,打着哈欠,变相的下了逐客令:“我要睡觉了,晚安。”

    

    “晚安。”

    陆景行说完,很自觉的离开主卧。

    

    客卧就在主卧室的隔壁,户型大同小异,同样有宽大的落地窗。

    

    陆景行仍伫立在窗前,身姿挺拔,左手的两指间夹着一根燃烧的香烟,吞云吐雾间,目光散漫的看着窗外夜色。

    

    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院子里的儿童乐园时,眉宇再次深邃。

    

    一根烟燃尽,陆景行迈开长腿走出房间……   

    主卧室内,沈清溪已经睡熟了。

    

    她的身上裹着被子,一头乌黑的青丝随意的散落在枕头上,只露出半张白皙的小脸,睡颜恬静。

    

    陆景行在床边坐下,于昏暗中静静的,深深的,专注的凝视着她。

    

    然后,将她裸露在外的手脚收进被子里,动作很轻,近乎温柔呵护。

    

    陆景行替她掖好被角后,手掌温柔的抚摸过她脸颊的肌肤。

    

    睡梦之中,沈清溪似有所觉,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抓住了他的手,便不再放开了。

    

    陆景行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唇角勾起一丝浅淡的笑靥。

    

    曾经年幼,他看着父亲在每一个孤寂的夜晚喝的烂醉如泥。

    

    父亲喝醉了,就喜欢抱着他胡言乱语。

    

    父亲说:“景行,你知道什么是幸福么?

    幸福就是住在心里的人,也能住在家里。”

    

    父亲还说:“景行,她不会回来了……我只有你了。”

    

    父亲用十数年光阴,一直在等一不归人。

    

    后来……   

    后来,他遇见了沈清溪,终于明白了心被掏空之后的那种痛苦与煎熬。

    

    陆景行的指尖轻轻的磨蹭着她脸颊细嫩的肌肤,动作爱怜。

    

    “你在这里,真好。”

    他薄唇轻动,温柔低喃。

    

    ……   

    沈清溪一夜好眠。

    第二天醒来,陆景行已经走了。

    

    她推开客卧的门,屋内的陈设丝毫未变,被褥叠的整整齐齐,好像从不曾有人来过一样。

    

    如果不是餐厅的桌子上摆放着丰盛的早餐,沈清溪甚至怀疑,昨晚的一切是否只是绮梦一场。

    

    沈清溪在餐桌旁坐下,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她的早餐,刚吃到一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蔚蓝打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起床了么?

    我的大小姐。”

    

    沈清溪咬着吐司片,回道:“我的大经纪人,你是周扒皮么?

    每天都打电话催我起床,我现在已经严重的睡眠不足了。”

    

    《十里云裳》正在各大院线热映,沈清溪现在的热度很高,各种通告,代言,商演,影视剧邀约不断。

    

    蔚蓝无奈哄道:“等忙完这阵子,放你两天假。

    不过,上午的专访,还有晚上的慈善晚宴,千万别迟到。”

    

    挂断电话后,沈清溪安心的吃了顿早餐,然后,就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