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81章 第三者里,你都是最无耻的那种
    第81章 第三者里,你都是最无耻的那种   

    沈清溪带上墨镜和口罩,匆匆离开摄影棚,按照蔚蓝发给她的地址,开车赶到一家五星级酒店。

    

    她走进包房,摘掉墨镜和口罩,蔚蓝拉着她走到露天阳台上。

    

    隔着一层半透明的纱帘,沈清溪看到隔壁的阳台上,秦沐阳和一个女人躲在那里。

    

    “陶启铭预定了隔壁的房间和林瑾密会,陶太太知道后,让助理把秦沐阳提前带过来了。”

    蔚蓝压低声说道。

    

    这位陶太太,真真是好心机好手段,自己不出面,让秦沐阳来捉这个奸。

    

    此时,隔壁的房间。

    

    秦沐阳和陶太太的助理就站在露台阳台上,因为有一层厚重的窗帘阻隔着,他们隐藏的还算很好。

    

    一个小时之前,秦沐阳收到了一张照片,是林瑾和陶启铭的床照,内容十分的暴露。

    

    他看到照片非常的震怒,按照发件号码回拨过去,然后,就被这位自称是陶太太助理的女人带到了这里。

    

    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十几分钟,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这只是一场恶作剧而已,他的小瑾怎么可能被判他呢。

    

    秦沐阳正如此劝解自己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一男一女从门外走进来,男的是陶启铭,女的正是林瑾。

    

    隔着一层厚重的遮光帘,秦沐阳看不到人,但林瑾的声音,他是绝不会听错的。

    

    房门合起,陶启铭就迫不及待的搂住了林瑾的腰,直接把她按在了门板上亲吻。

    

    “小宝贝,这么久没见,想我了没有?”

    陶启铭一边啃吻林瑾的脖子,一边问道。

    

    林瑾被他吻得酥痒难耐,呻吟着,笑着伸手推开他,娇声说道:“明知我会想你,还这么久不理我。”

    

    “我不找你,让你和你那个新锐导演的小男友缠缠绵绵,不好么?”

    陶启铭邪笑着说道,直接把林瑾横抱起,丢进了柔软的大床上。

    

    林瑾被他压在床上,主动拉开背后的拉链,手臂软软的缠上陶启铭的脖子,娇嗔的埋怨道:“别提他,一个穷酸男人,连个包都买不起。”

    

    “今晚好好表现,想要多少包,我给你买。”

    陶启铭捏着她的下巴说道。

    

    林瑾自然会卖力的讨好陶启铭,她姿态撩人的一颗颗解开了陶启铭的衬衫扣子,正凑上去亲吻陶启铭的唇,余光中突然出现一道高大的身影。

    

    林瑾吓得不轻,不受控制的惊叫一声,“啊!谁?”

    

    秦沐阳忍无可忍,实在听不下去了,冲动的从阳台上走出来。

    

    而此时,半裸的林瑾正和陶启铭缠在一起,画面简直不堪入目。

    

    林瑾看到突然出现的秦沐阳,整个人都傻掉了一样。

    她慌忙的从陶启铭身上爬下来,手忙脚乱的套上衣服,踉跄的走到秦沐阳面前。

    

    此时的林瑾,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眼睛通红,声音带着哽咽。

    她是真的被吓坏了。

    

    “沐阳,沐阳,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听我说……”   

    “你还想说什么!”

    秦沐阳脸色铁青,震怒的打断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次又是谁陷害你?

    难道是有人逼着你和这个老男人偷情,逼着你说刚刚那些话!”

    

    “沐阳……”林瑾哽咽着,说不出话,眼泪掉的很凶。

    

    她和陶启铭不过是一响贪欢,秦沐阳才是她给自己找的长期饭票,她还不想丢掉这张饭票。

    

    秦沐阳看着她哭,面无表情。

    以前,他最怕她哭,会心疼。

    他说她是水做的。

    

    但此时此刻,秦沐阳只觉得曾经的自己就是个傻X,无比的可笑。

    

    林瑾莫名其妙的成了陶启铭公司的经纪人,花钱如流水,他竟然从未怀疑过她。

    甚至她和陶启铭的丑闻曝光,他依旧相信她的说辞,相信她是冤枉的。

    

    “沐阳,沐阳……”林瑾颤抖的伸出手,楚楚可怜的扯住秦沐阳的衣角。

    下一刻,却被秦沐阳生硬的甩开。

    

    “林瑾,你陪这个老男人上床,就是为了几个包,几件漂亮的衣服么?

    那你和妓女又有什么区别!”

    秦沐阳说完,一分钟都不想再继续看到她,迈开沉重的双腿向门外走去。

    

    “沐阳!”

    林瑾失控的从后抱住他的腰,却被秦沐阳用力推开。

    

    她踉跄的跌坐在地上,捂着脸哭。

    

    此时,陶太太的助理也从阳台上走出来,走到陶启铭身边,没什么情绪的说,“先生,太太让我转告您,这一次她不和您计较,下不为例。”

    

    陶启铭阴着一张脸,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致,套上衣服,和助理一起离开了。

    

    林瑾坐在地上哭了一会儿,然后收拾好妆容,也走出房间。

    

    她途径走廊,乘坐电梯下楼,走出酒店的时候,恰好看到一辆白色的路虎极光从酒店驶离。

    

    林瑾快步走下台阶,只来得及看清车尾和车牌。

    

    沈清溪的车牌号码,她是认得的。

    

    “沈清溪!”

    林瑾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快步走到马路边,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   

    沈清溪看了一场无比荒唐的闹剧,此时正坐在车子的副驾驶里,闭目养神。

    

    她预定了晚上的航班,还要飞Y市为即将上映的电影《十里云裳》进行宣传。

    

    车子缓缓的驶入小区,停在了欧式别墅门前。

    

    沈清溪刚推门下车,一辆出租车便停在了她的车后。

    林瑾从车子里冲下来,直接冲到沈清溪面前,扬手就要扇沈清溪巴掌。

    

    沈清溪却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甩开,然后,反手给了林瑾一耳光。

    

    林瑾大概是没料到打人不成,还反被打。

    她捂着被打疼的侧脸,狠狠的瞪着沈清溪,“你,你竟然敢打我!”

    

    沈清溪冷然一笑,看向林瑾的目光充满了不屑。

    

    “这一巴掌,两年前我就应该送给你。

    你是我表姐,我自认对你不薄。

    有新衣服新首饰我让你先选,你喜欢的东西我从不和你争。

    可你却背着我勾引我男朋友,第三者里,你都是最无耻的那种。

    

    因为你是我表姐,我不想为难你。

    所以我只针对秦沐阳。

    我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却没动你一下。”

    

    “沈清溪,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宽容,那么高尚。

    既然如此,你现在为什么陷害我!”

    林瑾理直气壮的质问。

    

    “我陷害你?

    证据呢?”

    沈清溪哼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