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79章 再一再二不再三
    第79章 再一再二不再三   

    “去收拾东西吧,我回来的时候,不想再见到你们。”

    许老夫人无力的丢下一句后,在沈清溪的搀扶下,走出许家大门。

    

    车子早已停在门口,许晏安和许家老夫妻一辆车,沈清溪和陆景行乘坐另一辆车。

    

    车子启动,缓缓驶出许家的院落,向墓园的方向行驶而去。

    

    车行途中,沈清溪侧头看向陆景行,微眯着美眸,若有所思。

    

    “想问什么?”

    陆景行突然开口,眉宇深邃,语气平淡无波。

    

    “林瑾被下药,反锁在房间……是你搞的鬼?”

    沈清溪问道。

    

    “雕虫小技而已。”

    陆景行薄唇微抿,唇角却流露出几丝冷意。

    

    林瑾想给陆景行下药,想生米煮成熟饭。

    这点小把戏,在陆景行眼里真是不够看。

    他不过是将计就计,顺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沈清溪听完,勾了勾唇角,溢出一丝淡嘲的笑。

    

    她意识到林瑾和许美芸母女想要算计陆景行的时候,心弦都紧绷起来,担心不已。

    

    但事实证明,她的担心真是太多余了。

    

    陆景行这样的天之骄子,商业奇才,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被算计,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所以,林瑾想要算计陆景行,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   

    因为林瑾的闹剧,许家一行人赶到墓园的时候,稍晚了一些。

    

    许慧芸的墓碑前,已经摆放着鲜花和供品,不用想也知道是沈震明和沈清宸父子来过。

    不过,为了避开许家的人,他们已经提前离开了。

    

    众人都看到了墓碑前的鲜花和供品,都十分默契的选择视而不见。

    

    沈清溪蹲下身,把手里捧着的百合放在了墓碑的另一旁,把带来的供品也逐一的摆好。

    然后,用干净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墓碑上的照片。

    

    “妈妈,我来看您了。

    您在天堂,过得好吗?”

    沈清溪擦拭照片的动作很温柔,漂亮的眼眸微微的湿润。

    

    “妈妈,我现在的工作已经步入正轨,前段时间刚主演了一部电影,虽然不是女一号,但角色很有可塑性……”   

    沈清溪絮絮叨叨的对着墓碑说话,就像许慧芸活着的时候一样,她经常钻进许慧芸的被窝里,搂着妈妈的腰,和她说一些身边发生的所有人和事,分享自己的烦恼和成功,也曾信誓旦旦的说:妈妈,我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女演员,成为您的骄傲。

    

    如今,她的妈妈已经变成了一座冰冷的墓碑,无论她将来多么的成功,也无法与她分享。

    

    大概,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会深深的体会,什么叫‘子欲养而亲不待’。

    

    陆景行一直静静的站在沈清溪身旁,深沉,安静陪同。

    

    而许家的人,都已经红了眼睛。

    

    上午晴朗的天气,午后突然变得阴沉。

    立冬之后持续降温,大抵是要下雪了。

    

    一行人离开后,只有许慧芸的墓碑依旧孤零零的矗立在那里,墓碑前摆放着两束鲜花和两份供品,显得有些怪异。

    

    回程途中,天空已经飘起了细碎的雪花。

    

    沈清溪单手撑着下巴,一直呆呆的看着窗外落雪,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陆景行伸出手臂,环住她的纤腰,把她整个人扯进怀里。

    

    沈清溪突然撞进他胸膛,大脑的反应慢了半拍,睁大一双漂亮的眼眸,错愕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他深邃的墨眸像浩瀚的星空宇宙,而她的眼睛干净澄澈的像山涧的溪流。

    

    陆景行环抱着她,贴着她耳畔,轻声问道,“我可以吻你吗?”

    

    沈清溪眨了眨浓密的长睫毛,尚未反应过来,陆景行微凉的薄唇已经贴在了她柔软的红唇上。

    

    浅尝辄止的吻,更多的是安抚和安慰。

    他的唇很凉,但吻却是暖的,是温柔的。

    

    原来,这样清冷的一个男人,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

    

    沈清溪静静的靠在陆景行温热的胸膛,落雪的天气,似乎变得没那么冷了……   

    陆景行送沈清溪回到别墅,蔚蓝已经打包好了两个人的行李。

    

    《美少女,向前冲》的总决赛在两天之后,沈清溪晚上的航班飞H市。

    

    从S市到H市,将近三个小时的航程,沈清溪难得没有戴着眼罩睡觉。

    

    “沈小姐,请问需要喝些什么?”

    空姐礼貌的弯腰询问。

    

    “橙汁,谢谢。”

    沈清溪说。

    

    空姐倒了杯鲜榨橙汁递给她,沈清溪拿着果汁杯,喝了一口,对身旁的蔚蓝说,“上次没有用到的那些照片,你找个脸生的娱记,把那些照片卖给陶启铭的老婆。”

    

    蔚蓝听完,勾了勾唇,说道:“终于想通,决定收起慈悲心肠了?”

    

    “再一再二不再三。”

    沈清溪说。

    

    她一次次的退让,换来的却是林瑾的得寸进尺。

    那么,她又何必心慈手软,让别人以为她多好欺负!   

    礼尚往来,这次,她真该送林瑾一份大礼。

    

    沈清溪低声的和蔚蓝交代了几句,蔚蓝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明白。

    

    两个人相交多年,彼此近乎心意相通。

    两个人没再继续谈论林瑾的事,而是谈起了两天之后的决赛。

    

    网上的票选情况早已经公布,沈清溪最终演唱的曲目是一首难度极大的中国风歌曲,在舞台上十分的不讨巧。

    

    沈清溪和编曲老师反复讨论过,最终决定把这首歌曲的曲调放慢一拍,进行改编处理,在中间加一段长间奏,可以单独表演一段古风舞蹈。

    来拉高整场表演的唯美性和可观性。

    

    她们抵达H市的第一天,沈清溪几乎都在排练室渡过,直到凌晨才回酒店休息。

    

    姚霏霏还是老样子,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话很少,却把沈清溪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

    

    沈清溪吃过夜宵,回房休息。

    

    时间有限,她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起床去参加彩排。

    

    节目的彩排现场,少了林瑾和董莹,沈清溪觉得呼吸的空气都让人觉得舒服了。

    

    沈清溪的表演完整度很高,可观性也不错,一首并不适合舞台表演的古风抒情曲目,能被改变到这种程度,已经完全出乎人意料了。

    

    导演十分的满意,只是对细微处提出了几点建议而已。

    

    彩排结束,已经是傍晚了。

    

    沈清溪和蔚蓝回到酒店,姚霏霏已经把晚餐准备好了。

    

    沈清溪早上出门的时候随口说了句想吃火锅,没想到姚霏霏真的准备了火锅食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