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丢人现眼   

    许美芸指着沈清溪的鼻子,训斥道:“沈清溪,你有什么资格闯进小瑾的房间,你的教养呢!”

    

    “‘教养’这两个字,从姨妈口中说出来,简直可笑至极。”

    沈清溪讽刺道。

    

    一时间,彼此陷入僵持。

    许美芸挡在林瑾的门口,坚决不允许沈清溪进去。

    

    随后,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听到声音,从房间里走出来。

    

    许老夫人见沈清溪铁青着一张脸,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担忧的询问道:“清溪,出什么事儿了?”

    

    “想知道出什么事,打开这道门就知道了。”

    沈清溪说道,目光冰冷的盯着那道紧闭的房门。

    

    许老夫人也看向那道房门,以及站在门前的许美芸,沉声问道:“到底怎么了?

    谁在里面?”

    

    许美芸的目光从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的身上逐一的扫过,眼珠滴溜溜的乱转着。

    

    她想:两位长辈都在场,还有佣人作证。

    现在撞破了陆景行和林瑾的事,陆二少想抵赖也抵赖不掉了。

    

    许美芸想至此,立即换了一副唯唯诺诺的态度,对许老爷子和许老夫人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清溪突然发疯似的偏要进小瑾的房间。”

    

    “林瑾的房间难道有什么秘密?

    这么害怕别人进去!”

    许老夫人冷着脸,让佣人拿来了备用钥匙,亲自打开了房门。

    

    许老夫人,沈清溪,和许美芸一起走进房间,许老爷子不方便直接进外孙女的房间,便站在了门口。

    

    三人走进房间,只见卧室的大床上凌乱一片……   

    许老夫人见到这么一副不堪的画面,一张老脸瞬间难看到极点,怒吼道:“林瑾,你在干什么!”

    

    而林瑾显然磕了药,已经陷入混沌的状态,对于许老夫人的怒吼置若罔闻。

    

    沈清溪和许美芸也愣在当场,谁也没想到屋内会是这样的状况。

    

    呆愣片刻后,许美芸才反应过来,立即扑上去,用被子裹住林瑾的身体,但林瑾在被子里还在不停地折腾。

    

    许老夫人气的险些栽倒,好在沈清溪手疾眼快的扶住了她。

    

    “不知廉耻,丢人现眼!”

    许老夫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说不出更难听的话,对于她来说,这两个词已经说的极重了。

    

    沈清溪怕许老夫人再生气,立即扶着她老人家走出房间。

    

    许老爷子站在门口,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听着屋内的动静,就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沈清溪扶着许老夫人走出房间,许美芸也追出来,试图解释。

    

    “妈,妈,您听我说……”许美芸拉住许老夫人的胳膊。

    

    许老夫人却气恼的甩开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简直把许家的脸都丢尽了!”

    

    “妈,小瑾是您看着长大的,她的人品您还不清楚吗,她肯定是被人陷害的……”许美芸话没说完,就被人冷声打断。

    

    “林瑾人在许家,却被人陷害。

    二姐的意思是,陷害她的是许家的人了!”

    许晏安适时的出现,而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陆景行。

    

    许美芸见到陆景行和许晏安在一起,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陆,陆景行,你怎么会在这里?”

    

    “您觉得我应该在哪里?”

    陆景行眉宇冷扬,漆黑的墨眸似有深意的看了眼已经合起的房门,目光深邃而犀利。

    

    许晏安冷眼扫过许美芸,又看了眼陆景行,便已了然。

    许晏安能成为地产大亨,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财富,必然是十分精明的人,猜也能猜出事情的大概。

    

    林家的人自私薄凉,林瑾从根上就坏了。

    许美芸贪慕虚荣,也好不到哪里去。

    

    许晏安只是没想到,她们竟然胆子这么大,在许家的地盘上,就敢使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当他是死的么!   

    “陈姐,去把家里的佣人都叫过来。

    让警卫室把近一个小时的监控录像调取出来。”

    许晏安突然说道。

    

    许美芸听完,整个人几乎都抖成了筛子,颤声问:“你,你想干什么?”

    

    “姨妈不是口口声声说林瑾是冤枉的,舅舅显然是想还表姐一个清白了。

    这栋别墅的公共区域都有监控录像,即便没有监控录像的地方,还有佣人,还有那么多双眼睛。

    总能还原事情的真相。”

    沈清溪适时的开口说道。

    

    许美芸一张脸几乎褪去了血色,她当然知道这件事不能细查。

    否则,她们母女想算计陆景行的事儿根本就瞒不住。

    

    许美芸无计可施下,直接瘫坐在地上,哭嚷道:“你们什么意思,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么!”

    

    面对许美芸的突然撒泼,沈清溪觉得可笑,又无计可施。

    无论如何,许美芸都是长辈。

    

    而许晏安冷眼看着撒泼的许美芸,没什么温度的说道:“既然二姐觉得在许家受了委屈,那就搬走吧。”

    

    许美芸听完,哭嚎的声音立即停止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晏安,“你要赶我走?

    凭什么,这里是我的娘家!”

    

    “这里是许家,我说了算。”

    许晏安气势凌人的说道。

    

    许美芸见状,知道和许晏安争执讨不到好,便哭着抱住许老夫人的大腿。

    “妈,妈……”   

    许老夫人重叹一声,摇头说道:“你出嫁多年,本就没有赖在娘家不走的道理。

    今天就搬走吧。”

    

    许老夫人对这个女儿,也已经失望透顶。

    

    当初,许美芸被林家的富贵迷了眼,竟然色诱林家少爷,把许家的脸都丢尽了。

    后来,还和林家的人一起坑了娘家一把。

    

    那时候,许晏安的公司刚刚起步,念着亲情,才把工程交给林家,结果,林家人只管贪钱,工程做的一塌糊涂,许晏安为此背了一堆债务,险些破产。

    

    许美芸不仅不帮着娘家说话,还各种理由为林家开脱,伤透了父母亲人的心。

    

    许家一度和林家断绝往来。

    直到许美芸死了丈夫,走投无路,带着女儿灰溜溜的投奔娘家。

    

    毕竟是亲生女儿,许老夫人心软留下了她们。

    

    没想到,后来就发生了林瑾抢沈清溪男友的事。

    许老夫人一度动怒,但在许美芸的苦苦哀求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但时至今日,她们母女却仍不知道安分,真的是不能再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