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放手一搏   

    她不想和母亲继续讨论关于秦家的话题,便随口问道:“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佣人还在搬东西,大晚上的忙什么呢?”

    

    许美芸听完,酸溜溜的说了句,“陆二少让人送来的。

    山珍海味,各种珍品像不要钱似的搬进来。

    陆二少为了哄女人,真是大手笔啊。

    唉,我要是有这样的女婿,下半辈子还愁什么呢。”

    

    林瑾抬眼看向许美芸,咬着唇说道,“谁说陆二少不能成为您女婿的。”

    

    许美芸听完,错愕不已,“你不是说,陆景行看都没看你一眼么?”

    

    “那又怎么样。”

    林瑾轻哼道:“当初秦沐阳追沈清溪的时候,也是正眼都没瞧过我。

    最后还不是被我搞定了。

    我能搞定秦沐阳,自然也能搞定陆景行。”

    

    “小瑾,你有什么好主意?”

    许美芸立即追问。

    如果能成为陆景行的岳母,她真是做梦都能笑醒的。

    

    林瑾拉过许美芸的胳膊,贴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许美芸听完,却并不赞同的皱了眉,迟疑的说道:“这样能行吗?”

    

    “怎么不行!当初您不就是生米煮成熟饭,才嫁给我爸的么。”

    林瑾说道。

    

    当初,林家是富商,按理说许美芸是高攀不上的。

    许美芸把林少爷灌醉,生米煮成熟饭,才顺利嫁入豪门。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林家败落,林少爷又短命,许美芸没当几天少奶奶,就豪门梦碎了。

    

    “那怎么能一样!”

    许美芸反驳道,“我们那个年代多保守,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你爸爸睡了,他当然要负责了。

    现在社会这么开放,就算你和陆二少上了床,他如果不娶你,我们也没辙啊。”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我就有办法让他娶我。

    陆景行如果敢不娶,我就告他强奸,让他身败名裂。

    陆二少可是聪明人,是娶我,还是坐牢,我想他一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林瑾似乎下定了决心,她紧紧的抓着许美芸的手,又说,“妈,你一定要帮我,我们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看这次了。”

    

    许美芸犹豫再三,还是点了点头,决定和女儿一起放手一搏。

    

    ……   

    许慧芸的忌日当天,许家似乎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

    

    一大清早,沈清溪便换上了黑色的丧服,显得一张小脸格外的苍白。

    还是异常精致的五官,却没有半点儿笑意。

    

    陆景行穿着黑色的正装,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许家的人都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佣人准备供品的时候,却发现少了一样水果。

    

    “水果怎么会不见了,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一向慈祥,极少动怒的许老夫人都沉下了脸色。

    

    “会不会是昨天拉在水果超市没有拿回来?”

    许美芸插口说道。

    

    “不会的,我昨晚还清点过,东西都放在一起的,今早却不见了。”

    佣人半垂着头,小声回道,“我马上再去买一份回来。”

    

    “你一个佣人去买算怎么回事儿!大姐的供品,都是清溪亲手置办的。”

    许美芸冷着脸训斥佣人。

    

    沈清溪的心情本就压抑,又遇见供品不见的事,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苍白而脆弱。

    

    “我去买吧,时间还来得及。”

    沈清溪淡漠的说。

    

    原本,陆景行要陪着她一起去,许美芸却自告奋勇,“还是我和清溪一起去吧,附近的水果超市我比较熟悉。”

    

    沈清溪和许美芸一起出门,没有开车,沿着别墅前的马路向前行走不到二百米,就有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水果超市。

    

    许美芸领着沈清溪一起走进超市,并不急着买水果,却先和老板攀谈起来。

    

    沈清溪没有理会她,目光在水果架子上扫视一圈后,开始挑拣水果。

    

    沈清溪挑拣的差不多了,准备给店员结账,许美芸见状,却走过来阻止道:“清溪,你选的这些都是什么水果啊!不吉利的。”

    

    沈清溪微微蹙眉,她选的都是时令水果,也没有什么忌讳的,她想不通怎么就不吉利了。

    

    但许美芸不等她反驳,就自作主张的把沈清溪挑选好的水果倒回摊位上。

    

    “我记得大姐喜欢吃柑橘吧,我刚和老板聊了两句,他说店里的柑橘很新鲜。”

    许美芸说完,硬拉着沈清溪去选柑橘。

    

    许美芸挑选柑橘也是磨磨蹭蹭的,沈清溪选好的,她偏说不好,又挑拣出去。

    

    沈清溪一直冷眼看着她,最终强势的选了柑橘和苹果,让店员结账。

    

    沈清溪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拎着水果袋,快步走出水果超市。

    

    许美芸跟在她身后,眼看着无计可施,没办法继续拖延时间。

    最后干脆使出了苦肉计,直接摔倒在地上。

    

    “哎呦!”

    许美芸哀叫一声,“清溪,我脚好像崴了,你快扶我一下。”

    

    沈清溪闻言,停住脚步,拎着水果走到许美芸面前,却没有丝毫要扶起她的意思。

    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冰冷到极点。

    

    “哎呦,疼死我了!”

    许美芸继续装模作样的哀嚎,并催促道:“你愣着干嘛,快扶姨妈起来啊。”

    

    沈清溪弯起唇角,讽刺的笑了一声,“我妈的供品,是你动了手脚吧?

    你故意支走我,领着我在水果店绕来绕去,磨蹭时间。

    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母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沈清溪说完,恼火的把水果丢在许美芸身上,转身向许家别墅的方向走去。

    

    许美芸见状,脚也不疼了,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快步追了上去。

    

    沈清溪冷着脸,气冲冲的走进许家大门,见到佣人便问,“林瑾呢?”

    

    “林瑾小姐刚刚和陆二少在客厅说话,后来,两个人一起上楼,应该是回房间了。”

    佣人如实的回道。

    

    沈清溪沿着实木楼梯上楼,径直走到林瑾的房门前。

    房门从里面反锁住了,无法打开。

    

    沈清溪抬起手臂,气恼的捶门,门内无人应声,却隐约传出女人呻吟的声音。

    

    沈清溪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冲着一旁的佣人吼道:“备用钥匙呢?

    把门打开!”

    

    “这……”佣人愣在原地,一脸的为难。

    

    “我说把门打开,没听到吗!”

    沈清溪再次重复。

    

    “哦,我这就去拿备用钥匙。”

    佣人还是第一次见沈清溪发脾气,唯唯诺诺的点头。

    

    只是,佣人还没迈开脚,就被许美芸拦住了。

    “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