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75章 但愿别再重蹈覆辙
    第75章 但愿别再重蹈覆辙   

    “啊!”

    林瑾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整个人毫无形象的从位置上蹦了起来。

    

    “沈清溪,你故意的是不是!”

    林瑾气的不轻,抬手指着沈清溪的鼻子问道。

    

    “小瑾,烫伤没有?

    哎呀,手背都红了一片,赶紧叫医生啊,万一留疤怎么办!”

    许美芸也跟着嚷道。

    

    “姨妈,表姐,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清溪学着林瑾的模样,楚楚可怜的说道。

    

    “你……”许美芸指着沈清溪,刚要开口,却被许老夫人打断。

    

    “大呼小叫什么,汤都端上来多久了,能热到哪里去。

    赶紧带林瑾回房间换件衣服,免得失礼。”

    许老夫人板着脸说道。

    她正喝着汤,汤有多热,她最清楚。

    

    许美芸无奈,只能先带林瑾回房间。

    林瑾离开之前,还一脸委屈的看向陆景行,但陆景行压根没看她,正拿着筷子给沈清溪的碗里夹菜。

    

    许美芸和林瑾母女离开后,餐厅里顿时清净了许多。

    沈清溪总算能安心吃饭了。

    

    不过,沈清溪毕竟是许老夫人看着长大的,她是不是故意,许老夫人看得清楚。

    

    许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轻拍了一下沈清溪的头,并非动怒,只是责怪她顽皮而已。

    

    饭后,许老爷子体力不济,早早回房休息了。

    许老夫人和沈清溪坐在客厅说话。

    

    许晏安和陆景行两人在书房下棋。

    

    “你和清溪,打算隐婚到什么时候?”

    许晏安把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状似随意的问道。

    

    陆景行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温淡的回道:“清溪是公众人物,已婚的身份对她今后的发展必然会有影响。

    她追求事业,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选择尊重她。”

    

    许晏安听完,深深的看了陆景行一眼,别有深意的说了句:“你倒是吃一堑长一智,但愿别再重蹈覆辙。”

    

    许晏安话音刚落,书房的门就被人从外敲响。

    他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请进。”

    

    房门打开,林瑾从门外走进来。

    

    她穿着一件丝绸长裙,领口是复古设计,白色的长裙上点缀着几根绿色的翠竹,十分的清雅。

    

    林瑾长相只算清秀,却十分的会选衣服,这件长裙就极为衬托她的气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仙气飘飘的感觉。

    

    林瑾的手中端着茶盘,莲步轻移的走到陆景行和许晏安身边,十指纤纤的端起茶盏,动作优雅的把茶放在了陆景行的面前,声音低低怯怯的说道:“我见陈姨正忙,就替她把茶送来了。

    今年的新茶,舅舅尝尝。”

    

    林瑾的确有一副好嗓子,嗓音温婉低柔,刻意拿捏的语调,听得人骨头发酥。

    她虽然和许晏安说话,眼睛却一直落在陆景行的身上,那眼神真是哀哀怨怨,楚楚诱人。

    

    许晏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坐在对面的陆景行,下意识的蹙起眉,冷声说道:“许家不缺佣人,不用你干这些端茶倒水的事儿,自降身价。”

    

    许晏安的话说得不算重,但也不算轻。

    林瑾愣了一下,顿觉难堪,眼泪差点儿流出来了。

    

    她咬着唇,僵在原地,一脸的无辜又无助,下意识的看向陆景行。

    

    而从始至终,陆景行的注意力都在棋局上,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他干净修长的指捏着一颗棋子,落在了棋盘上。

    棋子落下,似乎掷地有声般。

    

    许晏安愣了一下后,笑道:“出奇制胜,不错啊,不错。”

    

    他说完,有些不耐烦的冲着林瑾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然后,全部精力也转移到了棋局上。

    

    林瑾红着眼睛走出书房,径直回到房间,砰地一声摔上房门。

    

    “怎么了?

    怎么哭了?”

    许美芸不解的问,“陆二少没被你吸引?

    傻丫头,哭什么,欲速则不达。

    他只要多看你几眼,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   

    “他连看都没看我!”

    林瑾不等许美芸把话说完,便气急败坏的打断她,发泄般的扯掉了头上和脖子上的饰品,继续说道:“我不仅没得到陆二少的青睐,还被舅舅冷嘲热讽了一顿,搞得我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舅舅是不是太偏心了,沈清溪是他的外甥女,我也是他外甥女,他却明显的区别对待!”

    

    许晏安是地产大亨,富豪榜上的人物,林瑾自然没少巴结。

    可许晏安这个亲舅舅对她只是表面客气,半点实惠都没给过她。

    

    许美芸听完,无奈的重叹了一声,“你舅舅不是针对你,要怪就怪你那个死鬼爹。”

    

    当年,许晏安辞掉工作下海,领着工程队四处干工程,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后来,又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

    

    林瑾的父亲见小舅子赚钱眼热,便想分一杯羹,从许晏安的手里分包了几项工程。

    然而,林瑾的父亲中饱私囊,贪污了大笔的工程款,导致工程质量严重不合格后,直接把烂摊子丢给了许晏安。

    

    许晏安是精明人,透过这件事算是看清了林家人的本质,自然不会再待见他们了。

    

    林瑾想起亲生父亲,也忍不住皱眉,如果不是他败掉了家业,她也不会从千金大小姐沦落到寄人篱下。

    

    “人死了那么多年,还提他干嘛。”

    林瑾不耐烦的说了句,套上外套准备离开。

    

    “这么晚了,你还回去?”

    许美芸问。

    

    “不回去,难道留下当笑柄么!”

    林瑾丢下一句后,气匆匆的走出了许家的大门。

    

    林瑾离开许家,开车回到和秦沐阳同居的公寓。

    

    秦沐阳当初也拍过几部叫好叫座的片子,赚了一笔钱,在还算不错的地段贷款买了房子。

    秦沐阳和沈清溪分手之后,林瑾就堂而皇之的搬进了秦沐阳的房子,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不过,最近秦沐阳把母亲和妹妹接了过来,家里整天鸡飞狗跳。

    

    林瑾一进门,就看到秦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一件玫粉色的吊带真丝长裙,翘着二郎腿,吃着零食,零食袋和残渣丢的满地都是。

    

    林瑾见状,立即火冒三丈,冲着她吼道:“秦爽,谁允许你穿我衣服的!”

    

    秦爽抬了抬眼皮,不冷不热的说,“反正你挂在衣柜里也不穿,借我穿一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