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许晏安   

    沈清溪弯起唇角,清浅的笑容淡淡的溢开。

    她知道陆景行很忙,陪她去许家,必然要调整行程。

    而对于飞扬集团的总裁,调整行程并不是小事。

    

    “陆景行,谢谢你。”

    

    “不必。”

    陆景行说。

    他的声音中,隐约夹杂着秘书的说话声,似乎在提醒他开会的时间。

    

    “清溪,我有些忙,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挂断了。”

    陆景行又说。

    

    “嗯。”

    沈清溪点头应道,随即结束了通话。

    

    ……   

    周末,下午四点钟。

    陆景行的车子准时的出现在别墅门口。

    

    司机恭敬的拉开门,请沈清溪上车。

    

    沈清溪坐进车内,侧头看向身边的陆景行。

    

    他似乎是刚从宴会上回来,穿着非常正式的纯黑色西装,俊脸上隐约有依稀疲倦,一双墨眸却一如既往的深邃冷漠,在看到沈清溪的时候,才多了些许温润之色。

    

    沈清溪眨动着浓密的长睫毛,冲着他笑了笑。

    陆景行眼中的温润便又浓了几分。

    

    车子缓缓启动,缓缓的驶出别墅去,在宽阔的路面上平稳的行驶着。

    

    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陆景行的黑色迈巴赫停在了许家的别墅门前。

    

    这么招摇的车子,停在许家门前,竟然丝毫没有突兀感。

    

    沈清溪的舅舅许晏轩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大亨,这些年,许家被他几度的翻盖,已经盖得和皇宫差不多了。

    

    沈清溪和陆景行在佣人的引领下进门,许老夫人见到外孙女,眉开眼笑,对待陆景行态度也十分的热络。

    

    许老夫人正拉着沈清溪说话,楼梯口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是一道十分突兀的女声,“哎呀,是清溪回来啦!”

    

    沈清溪闻言看去,只见许美芸和林瑾母女从楼梯上走下来。

    

    沈清溪几乎是下意识的蹙眉,这也是她这么久以来都不愿意回许家的原因,无可避免的会看到这对母女。

    

    许美芸见到沈清溪旁边的陆景行,明显愣了一下。

    林瑾显然也吃惊不小,没想到沈清溪这么有本事,竟然能把陆景行领回家。

    

    许美芸愣了片刻后,堆着笑走到沈清溪面前,亲亲热热的拉起沈清溪的手,说道:“快让姨妈看看,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许美芸絮絮叨叨,还想再说什么,沈清溪却生硬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我挺好的,不劳姨妈操心了。”

    

    许美芸碰了个软钉子,脸上的笑都变得僵硬了几分。

    

    沈清溪移开视线,看都没再看她一眼,拉着陆景行向楼上走去。

    

    其实,沈清溪小的时候很喜欢粘着许美芸这个姨妈,许慧芸对这个亲妹妹和外甥女更是掏心掏肺的好。

    

    直到林瑾和秦沐阳搞在一起,许慧芸气得不轻,和妹妹理论,许美芸却倒打一耙,说沈清溪仗着有钱有势,硬要拆散秦沐阳和林瑾这对苦命鸳鸯,把许慧芸气的住进了医院。

    

    所以说,有些人,你对她再好,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沈清溪和陆景行来到书房门口。

    

    沈清溪象征性的伸手敲了敲门,不等里面回应,就推门走进去。

    

    书房内,许老爷子正在和许晏安下棋。

    

    许老爷子见到沈清溪和陆景行走进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浮起慈爱的笑意。

    “清溪和景行回来啦。”

    

    陆景行陪在沈清溪的身边,礼貌的称呼人。

    虽然气质依旧清冷矜贵,却少了些许对待外人时高高在上的疏离。

    

    许老爷子满脸的慈笑,许晏安的态度不温不火。

    

    沈清溪在许老爷子身边坐下,撒娇的挽住许老爷子的胳膊,冲着许晏安哼了一声。

    

    许晏安看了她一眼,态度依旧清清冷冷。

    

    沈清溪也习以为常,并不在意。

    

    她和这个舅舅,大概是八字犯克。

    反正,从小到大,他几乎就没怎么给过她好脸色。

    还管她管的特别严。

    

    沈清溪高考那年,许晏安坚决的让她报考企业管理,毕业后进他的地产公司工作。

    

    沈清溪对管理公司毫无兴趣,在妈妈的支持下,偷偷改了自愿,进入了影视学院。

    之后,许晏安对她的态度就更差了。

    

    她车祸入院的时候,许晏安去看过他几次,那冷冰冰的眼神,好像很遗憾她没死在车祸里。

    

    许老爷子和许晏安的棋已经下了大半,许老爷子棋技一般,又输了棋,老脸微沉,半打趣的说道:“这个不孝子,就不知道让着你老子。

    好好的和晚辈学学,看看景行多孝顺。”

    

    许晏安听完,不冷不热的哼笑一声,说道:“老爷子,您老眼昏花了吧!这小子巴结您,明显是想骗走您的宝贝外孙女。”

    

    “是吗?

    可能真是岁数大,眼花了,还真没看出来。”

    许老爷子说完,不耐烦的冲着许晏安摆了摆手,“你还坐着干什么,赶紧给景行让位置。”

    

    “我这就走,您以为我多爱陪您下棋呢。”

    许晏安从位置上站起来,懒懒的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随后,换成了陆景行陪许老爷子下棋,气氛明显融洽多了。

    

    沈清溪虽然坐在许老爷子的身边,却手托着腮,目不转睛的盯着陆景行。

    

    男人的侧脸深邃立体,目光深沉专注,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尊贵优雅。

    她突然发现,陆景行真的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只要他愿意,似乎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而对许家,对她的亲人,他明显是用心的。

    

    沈清溪的思绪又有些乱,她又开始想她丢失的那两年记忆。

    

    出院之后,她也查阅过很多的资料,关于选择性失忆。

    书上说:选择性失忆,是人在受到刺激后,选择性的去遗忘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人和事。

    这是人在受到伤害后,下意识的,本能的自我保护。

    

    沈清溪怎么也想不出,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爱,她不会结婚。

    如果爱,他们是如何闹到离婚的地步?

    

    这段日子,她总会梦到一些事,画面零零散散,却无法拼凑成型。

    

    沈清溪的脑子正一团乱的时候,许晏安正坐在沙发上剥橘子,他随意的抬头看了沈清溪一眼,见她一直盯着陆景霆发呆,不冷不热的丢出一句,“看够了没有?

    当心眼珠子掉男人身上了。”

    

    沈清溪闻言回头,看向许晏安,很是不满,又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