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酒乱心性   

    后来,秦沐阳和沈清溪交往。

    沈清宸很疼爱这个妹妹,所以爱屋及乌,对秦沐阳格外的照顾,利用沈家的资源,捧红了秦沐阳这个年轻的新锐导演。

    

    大概是一路走得太过顺风顺水,一直没有让秦沐阳见识到这个社会,特别是娱乐圈的现实和残酷。

    

    不过,秦沐阳和沈清溪分手已经两年多了,没有了沈家的扶持,秦沐阳应该很快就会明白,我泱泱大国,像他这样稍有才气的人遍地都是。

    没有背景和资源,他其实什么都不是。

    

    保姆车缓缓驶出地下车库。

    两个人并没有继续关于秦沐阳的话题。

    

    沈清溪最近为新电影做宣传,有些睡眠不足,拿出眼罩,准备在车上补一觉。

    

    沈清溪戴上眼罩,慵懒的靠着椅背,歪着头,语气淡漠的又说道,“蔚蓝,下周的通告帮我取消吧,我有点累,想休息。”

    

    “我明白。”

    蔚蓝点了点头,脸色也不太好,充满了担忧,还有,悲伤。

    

    下周就是许慧芸的忌日,沈清溪心情不好,蔚蓝也没好到哪里去。

    

    许慧芸生前对蔚蓝也颇多照顾,给过她妈妈的温暖和爱护。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面上,最终的目的地是沈清溪的欧式别墅。

    

    沈清溪回到家,已经是傍晚。

    

    她浑浑噩噩的睡了一觉。

    醒来后,没什么胃口,从冰箱里翻出几罐凉啤酒,拎着酒瓶,走到露天的阳台上。

    

    沈清溪穿着睡裙,脊背半倚着白色围栏,手里拎着一罐已经开罐的啤酒,她偶尔喝一口酒,姿态慵懒的仰着下巴,看着远方的天空。

    

    她的妈妈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

    那么好的一个人,死后一定会上天堂吧。

    

    “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沈清溪在心里,默默的说。

    眼睛不受控制的发酸,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沈清溪正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房门响动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一身西装革履的陆景行走进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眼中闪动着的泪光,毫无预兆的深深刺了一下他的心脏。

    

    心口微痛,但陆景行的目光依旧深邃平静,他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了沙发背上,然后,迈开长腿走过来。

    

    “陆景行,你怎么又来了?”

    沈清溪看着他,语气不算太好。

    

    毕竟,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不喜欢被人打扰。

    

    沈清溪的不欢迎,并没有让陆景行恼火,他目光平静的看着她,温淡的说,“这也是我家。”

    

    “你这么喜欢这里,干脆我搬走算了。”

    沈清溪又没好气的说了句,转过身,继续望天。

    并拎起啤酒罐,猛灌了一口。

    

    而陆景行就陪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望着远方的天空。

    

    他微敛着墨眸,平静的看着天边遥远的地平线。

    低沉磁性的嗓音,无波无澜。

    

    “我小的时候,一直是外婆在照顾我。

    每天,吃她给我烧的饭菜。

    每晚,听着她给我讲故事才能睡着。

    七岁那年,外婆突然过世。

    我紧紧的抱着她已经冷掉的身体不放手。

    

    外婆过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适应,吃不好,也睡不着。

    我妈就抱着我,对我说:这个世界上,有生也有死。

    如果人都不会死,那这个世界上早已经人满为患了。”

    

    陆景行说完,侧头看向沈清溪,语气温润,认真的说,“清溪,有一天,我们也会老,也会死。

    外婆,还有妈,她们只是先一步去了天堂,那里,没有疾病,也没有痛苦。”

    

    彼此凝视,沈清溪清澈的眼眸再次湿润。

    她移开视线,微垂着头,努力的不让眼泪掉下来,又倔强的说,“陆景行,我又不是七岁小孩,你少拿这些话哄我了。”

    

    陆景行温淡一笑,没再说什么。

    

    他随手拿起放在围栏上的罐装啤酒,取下拉环,饮了一口。

    

    陆景行是出身高贵,教养良好的贵公子,连喝酒的动作都极为优雅。

    

    的确,沈清溪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并不需要别人灌输心灵鸡汤。

    她心情不好,他陪她喝酒,或许是更好的陪伴。

    

    沈清溪侧头看向他,却微微蹙眉,问道:“你不是不喝酒么?”

    

    “不喝酒的原因,只是不想喝而已。

    酒乱心性。”

    陆景行淡声回道。

    

    “那你现在还喝?”

    沈清溪又问。

    

    陆景行晃了晃酒罐,敛眸看向她,目光略带玩味的把她从头看到脚,然后漫不经心的回了句,“你有什么能让我乱的?”

    

    沈清溪:“……”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明明长得前凸后翘,很符合男人的审美观啊。

    

    “陆景行,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

    她气鼓鼓的问。

    

    “也许吧。”

    陆景行低笑回道。

    他微微挑眉,眉宇间流露出几丝邪魅,“我听说,视力不好的人,触感都特别敏锐,要不你让我摸摸?”

    

    他话音落后,很自然的伸手抵住围栏,把沈清溪困在了胸膛里。

    

    强烈的男人气息缠绕在她四周,呼吸间都是他身上清冷的薄荷香和淡淡的烟草味道。

    这味道,这气息,陌生且熟悉。

    

    沈清溪的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耳根子都红透了。

    

    明明是户外的露台,沈清溪却莫名的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在加热,暧昧的气息越来越重。

    

    她伸出双手,抵在陆景行的胸膛,“陆景行,你别乱来!”

    

    “怎么算乱来?

    这样算么?”

    陆景行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

    

    一触即离的吻,却莫名的带着一种缠缠绵绵的味道。

    沈清溪屏住呼吸,听到胸腔内的心跳又乱了。

    

    她想,她一定是爱过这个男人的。

    即便大脑忘记了,但心却没有忘记。

    她的心一直在为他狂跳着,甚至脱离了她的控制。

    

    即便当初和秦沐阳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情绪。

    

    沈清溪微仰着下巴,一双明亮的眼眸深凝着他。

    

    一身简单低调的衬衫西裤,完美的彰显出男人挺拔修长的好身材。

    陆景行的五官立体有型,一双墨眸漆黑深邃,好像凝聚了漫天的星光,亮的惊人。

    

    虽然,男色惑人,但沈清溪并不想被他蛊惑。

    至少,现在不想。

    

    她被他困在怀中,不能挣脱,只能勉强的转过身体,背对着他,目光茫然的看向远方天际。

    

    夕阳西落,铜黄色的太阳只剩下最后一丝余晖,天就要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