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法保证   

    第三次公演圆满结束,但由于沈清溪的腿伤未愈,反复的排练,彩排和演出,对她的伤势更是雪上加霜。

    

    所以,表演结束后,沈清溪被立即送回医院。

    

    蔚蓝扶着沈清溪走出医院的电梯,值班护士便走过来,把一张催款单递给她们,让她们及时的去缴费。

    

    “我先扶你回病房,然后去缴费。”

    蔚蓝拿着催款单,说道。

    

    “我自己回病房就行,你去缴费吧。

    我好歹也是一个公众人物,万一让我的粉丝知道我拖欠医药费,大规模脱粉怎么办。

    还有哪些死忠粉,说不定会以为我是没钱缴费,给我捐款就更麻烦了。”

    沈清溪俏皮的说道,连护士站值班的护士都被她逗乐了。

    

    “你就贫嘴吧。”

    蔚蓝失笑着,伸手戳了一下她额头。

    

    “清溪,我送你回病房。”

    一个值班护士走过来,伸手扶住沈清溪。

    

    “谢谢护士姐姐。”

    沈清溪在护士的搀扶下,一蹦一跳的往病房走,还不忘道谢。

    

    她虽然是明星,但丝毫没有大明星的架子,对待医护人员都十分的客气友好,获得了一众的称赞。

    

    一个护士还发朋友圈,晒出了自己和沈清溪的合照,并配文:可爱的清溪小姑娘。

    

    没想到,白衣天使的一条微信竟然也爬上了热搜,并且夸赞沈清溪很谦虚礼貌,十分的有教养。

    

    对此,沈清溪也发微博回应,感谢入院期间医生和护士对自己的照顾,致敬白衣天使。

    

    沈清溪在护士的搀扶下,走到了病房前。

    

    她伸手推开门,只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前的男人。

    他负手而立,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纯黑色手工西装,侧脸的轮廓刀削般深邃分明,即便神情淡漠,也依旧英俊无比,让人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用在他的身上。

    

    护士的眼中明显闪过惊艳之色,然后,笑着看向沈清溪,带着几分调侃的问,“你朋友?”

    

    一个年轻的英俊的看似很有身份的男人来探视女明星,真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沈清溪干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护士说完,很识趣的便离开了。

    

    沈清溪还站在门口发愣,想着自己应该以怎样的姿势跳进屋子里才显得比较得体。

    

    她的思想仍在天人交战的时候,陆景行已经迈开长腿走过来,薄唇微抿着,不发一语的把她横抱起,抱进屋内,丢在了病床上。

    

    沈清溪坐在床边,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景行没回答,而是蹲下身,伸手托起她受伤的脚踝。

    

    沈清溪刚结束表演,无可避免的加重了伤势,脚踝又红又肿。

    即便陆景行的动作很轻,但还是弄疼了她。

    

    “疼。”

    她皱眉说道。

    

    陆景行眉宇深敛,隐约流露出一丝寒意。

    

    而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敲响,未等沈清溪说话,陆景行已经清冷的开口,“请进。”

    

    护士推门走进来,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副画面:英俊的男人半跪在女孩面前,两个人之间明明没有任何暧昧的举止,却偏偏让人觉得空气中似乎动充满了暧昧和温馨。

    

    “该换药了。”

    护士说完,放下药和纱布,便识相的离开了。

    

    沈清溪:“……”   

    很显然,护士姐姐是觉得陆景行能替她换药,所以才离开的。

    还真是脑洞大开啊,想得真美。

    

    沈清溪哀叹,心想:只能等陆景行走后,再把护士叫回来。

    她刚交了住院费,白衣天使也不能这么撂挑子啊。

    

    沈清溪正胡思乱想着,却见陆景行已经拿过药和纱布。

    

    他的目光很专注,每一个动作都极尽的温柔细致,好像不是在替她换药,而是在精心呵护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沈清溪沉默的看着他,逐渐的靠近,然后,鬼使神差的在他一侧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蜻蜓点水般的吻,稍纵即逝。

    

    但陆景行替她缠纱布的动作明显停了一下。

    他抬眸看向她,漆黑的墨眸,如同浩瀚的宇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是邀请么?”

    

    ‘邀请’二字的含义,沈清溪自然明白,她脸颊微红,微垂下头,回道:“想多了。

    只是谢谢你而已。”

    

    “谢什么?”

    陆景行问。

    

    “谢你帮我出气啊。”

    沈清溪认真的回答。

    

    陆景行微扬起唇角,唇边多了一丝浅淡的笑意。

    “你还需要我出气么?”

    

    她出手对付林瑾,真的是蛇打七寸。

    

    沈清溪得意洋洋的笑,又说,“那你何必多此一举针对董莹,得罪陶启铭对你又没有好处。”

    

    陆景行闻言,敛眸看着她,目光淡漠却深邃,“我陆景行的女人,谁也不能动一根毫毛。”

    

    陆景行说完,微低下头,继续把白色的纱布缠在她的脚踝上,平静而沉默。

    

    沈清溪却愣愣的看着他,胸腔内的心脏正在不受控制的狂跳着。

    

    陆景行替她换完药,在她身侧坐下。

    

    他抬起左手腕,看了眼腕间的表,淡声说道:“我订了一个小时之后的航班回S市,该走了。”

    

    沈清溪微侧着头,深深的凝视他片刻,忽而一笑。

    “陆二少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然呢?

    你想留我么?”

    陆景行含笑凝视着她,“你说想,我就留下。”

    

    “如果你保证什么都不做,我还是想让你留下的。”

    沈清溪扬了扬眉,笑盈盈的说。

    

    只是,她话音未落,陆景行突然靠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短暂的吻,陆景行很快放开她,眉宇间染了一层温润低笑。

    “无法保证。

    所以,我该走了。”

    

    沈清溪目送他离开,心里多了一丝莫名的失落。

    

    而陆景行离开后不久,蔚蓝便回到了病房。

    

    沈清溪仍坐在病床边发呆,听到脚步声,才抬头。

    “怎么才回来?”

    

    “不然呢?

    回来当电灯泡!”

    蔚蓝轻笑,说道:“没想到陆二少会这个时候飞过来。”

    

    “现在是什么特殊的时候吗?”

    沈清溪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蔚蓝听完,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大小姐,你能不能稍微关注一下你老公。

    全世界都知道,飞扬集团要收购爱家连锁超市。

    现在应该是陆景行最忙的时候。”

    

    “哦。”

    沈清溪低应了一声,心里的那一丝失落逐渐的被一丝甜蜜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