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少狗拿耗子   

    沈清溪放下脚,故作轻松的说道:“又没伤到骨头,最多就是跳舞的时候疼一点儿而已。

    本小姐忍得住。”

    

    “沈清溪……”蔚蓝板着脸,还想说什么,却被沈清溪打断。

    

    “好了,我已经决定了。”

    沈清溪倔强的说:“如果我明天不登台,林瑾就得逞了。

    那我才是死不瞑目呢!”

    

    蔚蓝无奈,只能想方设法的帮沈清溪的脚消肿,一整个晚上,蔚蓝几乎都没睡,一直在帮沈清溪换冰袋。

    

    沈清溪泪眼汪汪,感动的说,“蔚蓝,如果你是男的,我肯定嫁给你。”

    

    蔚蓝却不冷不热的回了她一个字,“滚。”

    

    一个晚上,虽然沈清溪的脚踝消肿了一些,但还是像个猪肘一样,缠着厚厚的白纱布,勉强下床,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沈清溪觉得,自己都快成人鱼公主了。

    

    当沈清溪一瘸一拐出现在第二次公演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林瑾完全没想到沈清溪脚肿的像猪肘一样,竟然还能来参加演出。

    甚至连节目组都没有想到。

    

    公演现场,节目组连补位的女艺人都已经找好了。

    

    “清溪,你的脚可以么?

    我看还是先回医院休息几天吧,伤筋动骨是大事。”

    刘导担忧的询问道。

    

    “扭了一下脚而已,我没那么娇气,不会影响登台表演。”

    沈清溪说完,在刘导面前轻盈的转了一个圈儿。

    

    林瑾见状,脸色都有些变了,如果让沈清溪登台,她不就功亏于愧了。

    

    “清溪,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

    万一因为你的关系影响到正常公演,你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她厉声的提醒道。

    

    沈清溪听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嘲弄的说道:“公演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助理操心了?

    林瑾,少狗拿耗子。”

    

    “你……”林瑾被噎的无话可说,一张脸几近扭曲。

    

    蔚蓝扶着沈清溪,笑盈盈的对刘导说,“刘导,我们先去后台做准备了。”

    

    沈清溪还没有化妆和换衣服,都需要时间。

    

    “去吧去吧。”

    刘导挥挥手说道。

    

    最终,第二轮公演进行的还算顺利。

    只是,沈清溪下台之后,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浸透了,脸色惨白如纸。

    

    虽然,沈清溪因为脚伤,多少影响了发挥。

    但拜林瑾所赐,地球人都知道沈清溪彩排受伤的事,她带伤表演,这么立志,得到了网友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很多路人转粉。

    

    第二场公演的结果,沈清溪排在第一位,并且票数遥遥领先于排在第二位的董莹。

    

    这次,林瑾和董莹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然而,对于沈清溪来说,有得到,自然也有付出。

    

    她被送回到医院的时候,伤势加重,脚踝红肿的几乎无法动弹了。

    

    “活该,自作自受。”

    蔚蓝一边气鼓鼓的骂她,一边急切的找医生给她打针换药。

    

    换完了药,沈清溪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还哼着歌。

    

    虽然脚疼,但心情很美好。

    

    “行了,别美了。

    医生说,你的脚想要恢复,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但下次公演的时间是一周后,排练,彩排,还有登台演出,有你受的。”

    蔚蓝阴着脸说道,语气虽冷,但眼中都是担忧和关切。

    

    “没关系,第三次公演是自选曲目,我选个舒缓一些的歌曲,减少唱跳内容就行了。”

    沈清溪不以为意的回道。

    

    蔚蓝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又说,“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么?”

    

    “当然不能算了!”

    沈清溪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气鼓鼓的说,“我记得,你上次说过,有记者拍到林瑾和陶启明在酒店开房。”

    

    “嗯。”

    蔚蓝点头,“消息应该可靠,之所以没有闹出来,应该是被陶启铭摆平了。

    圈子里都知道,陶启铭惧内,他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偷腥的事,万一被他老婆知道,麻烦不小。”

    

    “你能找到那个记者么?

    我想要那些偷拍到的照片。”

    沈清溪说。

    

    “我联系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蔚蓝说。

    

    蔚蓝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娱乐圈混迹多年,很有自己的人脉和手段。

    

    两天后,那些照片就送到了沈清溪的手里。

    

    沈清溪翻看着那些照片,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林瑾和陶启铭偷情,竟然连窗帘都不拉上。

    

    而这位狗仔记者也是神人,竟然把两个人偷情的全过程拍了个现场直播。

    甚至连陶启铭和林瑾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画面都拍的异常的清晰。

    

    沈清溪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尴尬的从里面挑出几张两个人衣衫还算完整,搂在一起接吻的照片丢给蔚蓝。

    

    “找个不入流的八卦杂志,把这些照片发出去。”

    沈清溪说。

    

    蔚蓝看了眼那几张照片,忍不住说道:“你对林瑾也太客气了。”

    

    沈清溪靠坐在病床上,无奈的耸肩,“她好歹是我表姐。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我是怕他们两个老人家受不了刺激。”

    

    蔚蓝勉强赞同的点了点头,许老爷子和老太太还健在,七十多岁快八十的人了,如果看到外孙女乱搞的裸照,估计会直接气的背过气去。

    

    ……   

    那些八卦杂志八卦周刊最喜欢的就是有钱人和女明星女艺人乱搞,林瑾虽然不是明星,但好歹沾上了娱乐圈的边儿。

    

    第二天,陶启铭和林瑾偷情的照片就刊登在了一家娱乐周刊上。

    两天之后,所有的八卦小报都跟风刊载。

    

    听说,陶太太和陶启铭大闹了一场。

    

    而林瑾的处境可比陶启铭惨多了,她虽然保住了经纪人的饭碗,但无论走在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这桩丑闻,在圈子里闹得几乎人尽皆知。

    秦沐阳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自然也知道了。

    

    为此,两个人免不了大吵一架。

    秦沐阳气的提出分手。

    

    林瑾自然不会和秦沐阳分手了。

    她也算是聪明人,一直知道自己和陶启铭长不了。

    

    陶启铭不过贪恋她的身体,等新鲜劲儿过了,他们必定分道扬镳。

    陶启铭怎么可能为了她离婚呢,简直想都不用去想。

    

    而秦沐阳对她来说,却是一支潜力股。

    年轻英俊,又有才华,也还算听话。

    等他将来出人头地,林瑾是打算嫁给他的,怎么可能和他分手呢。

    

    林瑾半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抱住秦沐阳的腿,样子又卑微又可怜。

    

    “沐阳,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