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63章 第一次,她让他无从反驳
    第63章 第一次,她让他无从反驳   

    她说完,拉住他的手,向舞台的方向走去。

    

    沈清溪拉开电源开关,点亮了一盏追光灯。

    追光灯照在了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上。

    

    沈清溪拉着陆景行,一起走到钢琴旁,并肩坐在了琴凳上。

    

    沈清溪打开琴盖,干净修长的手指映衬着黑白琴键,煞是好看。

    

    一首《本草纲目》,用钢琴弹奏出来,她刻意的放慢了节奏,曲调变得轻缓温柔。

    然而,乐曲声顺着她的指尖流淌出来,却毫无违和感。

    

    她的琴声,似乎有放空心灵的魔力,陆景行眉宇舒展,似乎所有的沉重与疲惫,在这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

    

    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彼此间陷入片刻的沉寂。

    

    沈清溪侧头看向他,他英俊的脸上仍不悲不喜,连眼神都没有一丝的波动。

    

    沈清溪无奈,在心里微微轻叹。

    心想:这么没有情调的男人,她当初究竟是怎么嫁给他的?

    难道是被秦沐阳那个凤凰男气的太狠,随便在街上选了一个男人,恰好选中陆二少了?

    

    “怎么了?”

    陆景行深邃的眼眸看向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无奈一样。

    

    沈清溪扬起下巴,微嘟着红唇,无奈又娇嗔的说:“陆景行,我到底是怎么嫁给你的?”

    

    陆景行听完,目光沉沉的看着她,沉默不语,搭在膝盖上的手,却已经不受控制的紧握成拳。

    

    大抵是因为陆景行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沈清溪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一丝异样。

    

    她从琴凳上站起来。

    

    她站着,他坐着。

    沈清溪高高在上的看着他,带着质问的模样,语气却是娇嗔的。

    

    “陆景行,我等了你这么久,还弹琴给你听,你至少也应该鼓鼓掌,夸赞我几句吧。

    或者,奖励我也行。”

    

    沈清溪说完,手掌摊开在他面前,等着他给予奖励。

    

    陆景行也慢慢的站起身,目光平静的看着她,然后,握住她的手,顺势把她扯进怀里,低头吻住她。

    

    他的薄唇上还带着一丝寒意,温度冰凉,唇舌却是火热的。

    

    陆景行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强势而具有侵略性。

    

    沈清溪的脑子瞬间的空白,思维根本没有跟上他的节奏,呆呆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里倒映着他放大的俊脸。

    

    沈清溪被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下意识的向后躲闪退避,直接撞在了钢琴上,黑白琴键发出一阵错落杂乱的声音。

    

    沈清溪慢了不止半拍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也终于意识到,他们接吻了。

    

    她在他怀中反抗,奈何他的手臂紧缠着她,让她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

    不知道是不是他抱得太紧的缘故,沈清溪有种窒息和眩晕的感觉,胸腔内心脏狂乱的跳动着,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一样。

    

    拥吻之后,陆景行慢慢的放开她,看着她的目光,依旧带着热度。

    

    沈清溪仍呆呆的背靠着钢琴,漂亮的眼眸里,荡漾着明亮的流光。

    

    陆景行情不自禁的伸出指尖,去抚摸她漂亮的眼睛。

    他曾经看到过,这双眼睛中所有的光芒泯灭,变得那么的苍白而空洞。

    

    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的守护她眼中的明亮与璀璨。

    

    “这个奖励,喜欢么?”

    陆景行勾起唇角,邪魅低笑。

    

    沈清溪却气鼓鼓的拨开他的手,妆容精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又羞又恼,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憋了半天,才气冲冲的丢给陆景行一句,“人家土豪都随手送车送别墅,陆二少就送一个吻,抠死你算了!”

    

    沈清溪说完,也不等陆景行回应,快步跑下舞台,那速度,好像后面有洪水猛兽一样。

    

    哦,此刻的陆景行,对于沈清溪来说真是比洪水猛兽还可怕呢。

    

    然而,她刚跑下舞台,头顶的灯光突然熄灭,四周的一切瞬间陷入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演出现场准时断电,断电之后,所有的灯自然都熄灭了。

    

    沈清溪眼前失去光亮,莫名的恐惧从内心深处涌出,几乎也是瞬间把她淹没。

    她害怕的不受控制的颤抖,指尖都一点点冰冷坚硬了。

    

    “啊!”

    沈清溪双手捂住头,突然惊叫出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怕黑。

    

    她惊叫之后,立即跌进了一具结实温热的胸膛里。

    

    即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陆景行仍然能根据她声音发出的位置,快速的找到她。

    

    他紧紧的抱着她,温和磁性的声音就回荡在她耳畔,“清溪,别怕,我在。”

    

    沈清溪几乎是下意识的回抱住他,头紧贴在他宽阔的胸膛,听着他胸膛内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应该是自动断电了。”

    陆景行贴着她耳畔,语气温润的说,“别怕,跟着我走,出口在九点钟的方向。”

    

    沈清溪听完,默默的点了点头。

    

    陆景行慢慢的放开她,却一直紧握着她的手,牵着她,一步步,稳稳的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两个人顺利的从门口走出去,沈清溪的眼前重新恢复光明,她深吸了几口气,才恢复平静。

    

    “清溪,你还好么?”

    陆景行敛眸看着她,低唤她的名字,低沉的语气中满是关切。

    

    沈清溪的脑子有些混沌,茫然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

    

    随后,他们一起乘坐电梯下楼。

    

    节目组的演职人员几乎都已经离开了,蔚蓝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打电话也不接。

    

    “我的车还没走,送你回酒店。”

    陆景行说。

    

    沈清溪点了点头,似乎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陆景行送她回到酒店,却没有离开,反而一直跟着她回了房间。

    

    沈清溪脱了外套,准备进卧室休息。

    所以,把他挡在了卧室门外。

    

    陆景行颀长挺拔的脊背半倚着门扉,双臂环胸,目光邪魅而散漫的看着她,低笑道:“陆太太这次拒绝我的理由是?”

    

    “不熟。”

    沈清溪义正言辞的回道。

    

    陆景行唇角上扬,慵懒低笑,“你会和不熟的人接吻?”

    

    想起钢琴旁那个缠绵动情的吻,沈清溪脸颊又开始发烫,手却紧握着门把手,“接了吻也不代表能够上床。

    我没那么随便。”

    

    陆景行:“……”   

    第一次,她让他无从反驳。

    

    沈清溪为此洋洋得意,丢给他一句,“陆二少,慢走,不送。”

    

    她说完,在他面前,关上了房门。

    

    陆景行被隔绝在房间外。

    他看着面前白色的门板,淡淡的,摇头失笑。

    

    陆景行在沈清溪的门前驻足停留了一段时间后,才默默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