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这么会撩?

    

    周日的凌晨十二点之后,《美少女,向前冲》的MV正式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线,电视台同步播放。

    

    完全不出蔚蓝所料,虽然沈家砸了大价钱给沈艺馨聘请了最专业的团队编曲编舞,录制MV,但沈艺馨从小娇生惯养,吃不了练歌练舞的苦,唱功和舞蹈的基本功都不行,也没什么人气,最终还是逃不过陪跑的下场。

    

    而董莹的热度高,本身也是唱跳出身的爱豆,再加上公司的内部操作,名次排在第一位,并且遥遥领先。

    

    至于沈清溪,MV的质量还算过关,粉丝和路人缘也还没败干净,名次排在中间偏上,勉强过关。

    

    周一的早晨,飞扬集团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内。

    

    陆景行倚靠在老板椅内,单手撑着下巴,深邃的目光专注的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沈清溪最新录制的MV——《世界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MV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个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沈清溪穿着校服,走在学校走廊的台阶上,和喜欢的男生擦肩而过,然后,驻足回眸。

    

    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那一个不经意的回眸,让人看了都会脸红心跳,情不自禁的有恋爱的冲动。

    

    而沈清溪穿着校服,扎着马尾,丝毫没有违和感。

    

    第二个场景,是她坐在海边弹钢琴。

    

    湛蓝的天空,碧蓝的海水,黑色的三角钢琴。

    

    沈清溪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白皙修长的指尖游走在黑白琴键上,那画面美的像是一场梦一样。

    

    曾经,她总说他根本不了解他。

    也许,他是真的从未了解过真正的沈清溪。

    

    她在镜头下,那么的璀璨耀眼,好像天生就应该站在镁光灯下,被万众瞩目。

    

    陆景行沉默的看着,把画面来来回回的回放。

    

    他很少看她演戏和唱歌,唯一听她唱过的歌,就是分手时的那首《体面》,那么,那么的悲伤,悲伤的让人只想哭。

    

    而此刻屏幕中的沈清溪,却是那么的耀眼明媚,澄澈明亮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骄傲和自信。

    

    她的歌声清澈甜美,唱着一首欢快的歌曲,似乎天空都因此而晴朗了。

    

    “此时已莺飞草长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经日暮不赏,穿越人海只为与你相拥。

    此刻已皓月当空爱的人手捧星光,我知他乘风破浪去了黑暗一趟,感同身受给你救赎热望……”   

    美好的歌声之中,突然夹杂进一道突兀的敲门声。

    

    陆景行挪动鼠标,关掉视频,淡漠的说了声,“请进。”

    

    徐琛推门而入,恭敬的说:“陆总,美国分公司的视频会议,半个小时之后开始。”

    

    徐琛提醒陆景行开会时间,却没想到,陆景行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句,“让安副总替我主持会议,还有,订一张飞H市的机票。”

    

    陆景行说完,徐琛明显愣住,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识趣的选择闭嘴,点头应道,“好,我马上去办。”

    

    ……   

    沈清溪凭借一曲《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成功晋级,接下来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排练。

    

    在现有的二十位女明星之中,一半以上都是当红女星,热度极高。

    而沈清溪的排位是比较靠后的,压力相对很大。

    

    一天二十四小时,沈清溪有十七八个小时都耗在舞蹈室里。

    

    第一场舞台表演,她选的是一首《本草纲目》,歌曲的节奏比较快,从头跳到尾,舞蹈的动作比较多,难度较大。

    

    舞台竞技最重要的就是舞台效果,调动观众的热情。

    沈清溪和编曲老师,和舞蹈指导老师多次商量,最终选定了这首歌。

    

    排练室内。

    

    沈清溪刚和舞蹈老师练习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

    

    蔚蓝递了瓶水给她,看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担忧的说,“你昨晚才睡了五个小时,今天一整天的排练,晚上还要去录音室练歌,这么高强度的训练,身体只怕吃不消。”

    

    “没关系。

    以前拍戏,睡三四个小时,第二天还生龙活虎的。”

    沈清溪拧开瓶盖,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

    

    “那不一样,拍戏不会有这么大强度的运动量。

    你现在是过度消耗体能,才几天就瘦了一圈儿了。”

    

    蔚蓝说完,伸手捏了捏沈清溪的脸颊,“不用这么拼,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不拼不行啊,万一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我面子往哪儿搁。”

    沈清溪拿起毛巾,随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她四岁开始学舞蹈,五岁学声乐。

    许慧芸在教养沈清溪的方面十分用心,费尽心思的聘请了最好的老师教她。

    

    如果沈清溪在第一轮被淘汰,那真是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

    估计许慧芸在天之灵,能气的从坟里爬出来啊。”

    

    蔚蓝无奈摇头,知道沈清溪主意正,劝也劝不动。

    

    何况,实事求是,第一轮被淘汰下来的人一定是人气和热度较差的。

    如果沈清溪在第一轮败北,就间接说明她已经过气,这对她后续的发展会非常的不利。

    

    网上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不知道又会把话说得多难听。

    

    所以,很多时候,真是不拼不行。

    

    沈清溪只休息了十分钟,又继续排练,练习几个有难度的动作。

    

    她正专心联系,并没有注意到蔚蓝和舞蹈老师是何时出去的。

    

    沈清溪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旋转跳跃,转着转着,最后竟转进了一具结实的胸膛里。

    

    沈清溪措不及防,额头撞在坚硬的胸口,撞得生疼。

    她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好在对方手疾眼快,健硕的手臂缠上她的纤腰,把她整个人稳稳的搂在了怀里。

    

    沈清溪稳住身体后,下意识的抬头,映入眼眸的是男人过于英俊的脸,和一双深沉深邃的眼睛。

    

    他手臂用力,沈清溪被动的靠近,彼此的身体亲密的贴合着,呼吸间都是对方的气息。

    

    他修长的指尖轻勾起她的下巴,指腹在她细嫩的皮肤上轻轻的磨蹭,眉宇之间流露出邪魅的笑意,“投怀送抱?”

    

    沈清溪闻言,脸颊微红。

    一双漂亮的美眸,错愕而惊喜的看着他,失笑道:“陆二少经手过多少女人,这么经验丰富,这么会撩?”

    

    陆景行听完,微低下头,薄唇贴在她耳畔,低哑含笑的嗓音,似乎透着无尽的暧昧,“那么,我有撩到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