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从睡梦中惊醒   

    另一面。

    

    秦沐阳在孙家一无所获,寿宴结束后便离开了。

    

    他并不是擅长交际的人,即便放下自尊心,也没办法迎合那些有钱的投资人,更拉不下脸,卑躬屈膝的求人。

    

    想当初,他是影视学院的第一大才子,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准备进入演艺圈大展拳脚。

    

    因为沈清溪的关系,他签约千娱文化,先后拍摄了几部片子反响都不错。

    

    那时候,他还带着一股恃才傲物的矫情,不应酬,不迎合,更不向资本妥协。

    为此,他和沈清溪发生了不少的争执。

    

    后来,他们分手,他才真正见识到社会残酷的一面。

    渐渐的明白,其实,清溪是对的。

    

    只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

    他不会走回头路,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秦沐阳就是H市人,老家在H市附属的县城,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便回到家。

    

    他感觉到莫名的疲惫,但推开家门,秦母已经包好了饺子等着他吃饭。

    

    秦沐阳的父母都是小县城的工人,他并不是独子,还有一个比他小四岁的妹妹。

    

    秦沐阳的妹妹大专刚毕业,整天做着明星梦,嚷着要进演艺圈,要去S市发展。

    

    饭桌上,妹妹秦爽又提起此事。

    而秦父秦母以为儿子是大导演,捧红妹妹是轻而易举的事,竟然都举双手支持。

    

    秦沐阳无奈,只能安排秦爽和父母先去S市暂住。

    

    吃过晚饭,秦沐阳回到卧室,想了想,给林瑾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边,林瑾似乎很忙,语气中隐约带着一丝的不耐。

    “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事吗?”

    

    “你什么时候回S市?”

    秦沐阳直接问道。

    

    “大概下周一。”

    林瑾说。

    

    “你回去之后,把客房收拾一下,我父母和小爽要来住一阵子。”

    秦沐阳叮嘱道。

    

    “家里一共就两个房间,你父母和妹妹一大家子人,哪儿住得下,不如住酒店吧。”

    林瑾回道。

    

    “他们这次打算长住,住酒店不方便。”

    秦沐阳又说。

    

    林瑾一听秦家人要长住,立即恼了。

    她是极看不起秦家人的。

    又穷酸又没素质,还自以为是,异想天开。

    

    “酒店不方便,家里就方便了?

    九十几平的房子,根本住不下五口人。”

    

    “把衣帽间清理出来,买张折叠床,让小爽住。”

    秦沐阳提议。

    

    “衣帽间清理出来,那我的衣服鞋子和包都丢到大街上么!秦沐阳,你现在是和我商量吗?

    如果是和我商量,我不同意。

    我不习惯和老人一起住。”

    林瑾的语气已经不太好了。

    

    秦沐阳微微拧眉,语气有些生硬的继续说道:“我爸妈和妹妹不是外人,住在一起可以相互照顾。

    如果不喜欢,你尽快适应。

    我们婚后,也是要和他们一起生活的。”

    

    林瑾可没想过要伺候秦家一大家子人,和秦沐阳在电话中争执起来,最后丢下一句,“秦沐阳,我们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我也未必会嫁给你!”

    

    林瑾气冲冲的挂断电话后,随手把手机丢在一旁。

    

    她正坐在梳妆镜前,重新拿起粉底补妆,又涂了口红,换了件低胸的性感短裙,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才拎着手提包出门。

    

    林瑾走出酒店,车子已经等在酒店门口,直接把她拉到了一片别墅区。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栋别墅楼前,林瑾推门下车,莲步轻移的走进别墅。

    

    她刚进门,就被陶启铭拦腰抱起,直接丢在了客厅宽大的真皮沙发上。

    

    林瑾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陶启铭吻住了嘴巴,扯开了裙子……   

    一番纠缠,林瑾十分的卖力,娇声的叫个不停,把陶启铭叫的异常的兴奋。

    

    结束后,林瑾仍趴在沙发上,气喘吁吁。

    

    她的裙子已经被陶启铭扯破了,就丢在沙发下面。

    林瑾看着陶启铭,娇嗔的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我新买的裙子就被你扯破了,你赔。”

    

    陶启铭对她撒娇发嗲这一套很受用,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然后,套上了衣服,从钱夹里拿出一张信用卡给她。

    

    “拿去买衣服,再买几个喜欢的包。

    你现在是大经纪人了,别太寒酸。”

    

    林瑾收了卡,笑着搂住陶启铭的脖子,在他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

    笑盈盈的说:“我这个大经纪人的表现,陶董还满意么?

    董莹现在的身家,又翻了一倍。”

    

    陶启铭笑着在她腰间掐了一下,但语气却十分严肃的警告道:“这样的事,仅此一次。

    陆景行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哦。”

    林瑾含糊的应了一声,却没怎么往心里去。

    

    当晚,林瑾在陶启铭的别墅过夜。

    

    期间,秦沐阳给她拨了十几通电话,林瑾都没有接,最后随性关机了。

    

    ……   

    夜,万籁俱寂。

    

    沈清溪却睡得并不好,一直被梦境困扰着。

    

    梦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气质深沉凌厉。

    

    “你打算一直躲着我?”

    他低沉的声音,让人辨不出喜怒。

    

    沈清溪本能的有些畏惧,垂着头,怯生生的回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这样……你不用管,我会自己处理。”

    

    “怎么处理?”

    男人问,声音沉冷。

    

    “你,你想让我怎么处理?”

    沈清溪小心翼翼的问。

    

    他深凝着她,漆黑的墨眸,深邃,深沉。

    然后,一字一顿的对她说,“我们结婚吧。”

    

    然后,沈清溪从睡梦中惊醒。

    

    沈清溪坐在床上,沉默不语,目光随意的散落在一处,涣散而没有焦距。

    

    她最近常常做梦,梦中的一切清晰而真实。

    沈清溪分不清那些究竟是梦,还是残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沈清溪已经没了睡意,掀开被子下床,走到窗前,伸手拉开了厚重的遮光帘。

    

    窗外的天空,已经露出一丝鱼肚白。

    街道两侧,路灯的光黯淡昏黄。

    

    沈清溪一直站在窗前发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窗子前站了多久,直到窗外天光大亮,直到蔚蓝敲门喊她去吃早饭。

    

    沈清溪和蔚蓝乘坐电梯来到位于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吃早餐。

    

    早上七点钟,餐厅里没什么人。

    

    沈清溪和蔚蓝随便选了一处位置坐下。

    沈清溪没什么胃口,拿了一杯牛奶和一小块慕斯蛋糕。

    

    蔚蓝喜欢中餐,选了粥和小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