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和我生个孩子   

    后来,他们分手,沈清宸就毫不留情的把他踢出了公司。

    

    现在,没有了千娱文化做后盾,秦沐阳也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为五斗米折腰了。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秦沐阳走过来,说道。

    

    沈清溪在喷水池旁坐下,微低着头,面无表情,没有理他的话。

    

    但秦沐阳显然是跟着她过来的,无论沈清溪搭不搭腔,他仍自顾的说道:“你还跟着陆二少?

    沈清溪,你是女孩子,懂不懂什么是自尊自爱,你还想被陆景行玩弄多久?

    前段时间,还传出他和董莹的绯闻,甚至有人看到他们去酒店开房。

    你难道还奢望陆景行娶你么?

    别痴心妄想,不撞南墙不回头!”

    

    秦沐阳一脸的严肃,甚至带着训斥的口吻。

    恍惚间,让沈清溪想起了他们曾经争执的时候。

    

    秦沐阳和女演员在酒店房间里聊到深夜,义正言辞的告诉她是聊剧本,为了工作。

    

    她拍吻戏和亲热戏,明明是借位拍摄,或者用替身。

    可他母亲侮辱她不知检点的时候,秦沐阳从来没有为她辩解过一句。

    

    他也是这样,用训斥的口吻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母亲是长辈,你就不能迁就她一点。”

    

    沈清溪真是受够了他的骄傲自大,他们争吵的次数越来越多,也给了林瑾趁虚而入的机会。

    

    沈清溪摇了摇头,挥掉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又用手指掏了掏耳朵,秦沐阳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堆,震得她耳膜疼。

    

    沈清溪是耐着性子听秦沐阳把话说完,抬头看了他一眼。

    “说完了?”

    

    秦沐阳冷着脸看着她,大概是等着她说些改过自新的话。

    

    沈清溪却不冷不热的丢给他一句,“我和陆景行如何,管你什么事儿。

    你这个前男友是不是太喜欢管闲事了!”

    

    秦沐阳被怼的无话可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异常的难看。

    

    沈清溪懒得搭理他,站起身要走,却被秦沐阳伸手扯住。

    

    秦沐阳的力道不小,捏的她腕骨生疼。

    

    沈清溪顿时恼了,握起拳头向秦沐阳挥过去。

    在她看来,秦沐阳就是欠揍了。

    

    秦沐阳大概是被沈清溪揍的次数太多,已经有经验了,快速的后退,躲开了沈清溪的拳头。

    

    “沈清溪,我是为你好,别狗咬吕洞宾。”

    秦沐阳勉强站稳,冷着脸说道。

    

    “是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为我好!”

    沈清溪回怼道。

    

    “你,你,不知好歹。”

    秦沐阳铁青着脸,气恼的说。

    

    沈清溪听完,忍不住冷笑,“不知好歹?

    这词听着真耳熟。

    以前,我哥经常这样说你吧。

    不肯和投资人见面,不肯应酬制片人,我哥给你投钱拍剧,你还不领情。”

    

    “不错,沈清宸的确给我投钱拍戏,但我的剧反响都不错,也没少给他赚钱。

    可别人却说我是吃软饭,抱你沈大小姐的大腿。

    还有那些投资人,制片人,有几个臭钱就高高在上装大爷,我凭什么要装孙子!”

    

    秦沐阳厉声的回道。

    

    “那你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不是来装孙子应酬投资人和制片人的?”

    沈清溪嘲讽的说道,一句话,噎的秦沐阳无话可说。

    

    沈清溪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秦沐阳,你是有才华。

    但有才的人遍地都是,不会交际,不够圆滑,你迟早会被社会淘汰。

    所以,有时间管我的闲事,不如多操心你自己吧。”

    

    沈清溪真是佩服秦沐阳,头顶都绿成一片非洲大草原了,还有闲工夫管闲事。

    

    最终,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秦沐阳离开后,沈清溪坐在喷水池边,浓密的长睫轻轻的眨动着,目光落在一个方向,不温不火的说:“陆二少热闹看够了么?”

    

    她话音落后,陆景行已经出现在她面前,高大颀长的身材,遮挡住她头顶的光线,把她整个笼罩在他的暗影之下。

    

    “是挺热闹的。”

    陆景行淡然说道,墨眸平静深邃,没有丝毫被抓包的尴尬。

    

    他本就是过来寻她的,看到她正在和秦沐阳争执,所以没有现身。

    

    沈清溪仰着下巴看他,被他看了这么久的热闹,有些微恼,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哪儿比得上陆二少的私生活热闹!你和董莹开房是怎么回事儿?”

    

    “没有的事。”

    陆景行直截了当的回道。

    

    那天的应酬,在一家高档酒店,在场的人很多,但八卦记者断章取义的裁剪了他们两个人的照片。

    

    沈清溪听完,侧头看向他,仍气势汹汹的瞪了他一眼,“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那些娱记的眼睛为什么总盯在你身上,也要找一下自身的原因。

    隔三差五就和别的女人传绯闻,我面子往哪儿搁!”

    

    陆景行点了点头,还是没忍住,失笑出声。

    

    “你笑什么,我很好笑么!”

    沈清溪双手叉腰,气汹汹的扑上去,本想制止他发笑,却被陆景行反锁在怀里。

    

    她柔软的胸口紧贴着他结实的胸膛,过度的亲密,让她有些呼吸不畅,一张俏脸憋得通红。

    

    “你,放开我!”

    她气鼓鼓的说。

    

    陆景行挑了挑眉,眉宇间尽是邪魅。

    “难道不是你主动投怀送抱?”

    

    沈清溪瞪大了圆圆的眼眸,咬唇不语,一副既恼火,又委屈,又无措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

    

    陆景行有些情不自禁的抬起手,长指温柔的抚摸过她的长发,并把她额前垂落的一缕发丝轻抿在她耳后。

    

    “我每次过来,都要被孙家婶婶念叨许久。

    她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沈清溪一头雾水的问。

    

    “和我生个孩子。”

    陆景行凝视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沈清溪呆呆的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好像停止了运行。

    

    半响,她才回过神,脸颊渐渐的变红。

    

    陆景行见状,温润而笑,“害羞了?”

    

    他的长指抚过她微红的脸颊,指腹轻轻的磨蹭着她脸颊细嫩的肌肤,“结婚生子,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好害羞的。”

    

    沈清溪晃了晃头,大脑终于能够正常的运转了。

    她眨了眨长睫毛,小心翼翼的说:“陆景行,我们现在可以不谈论这个话题么?”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谈论这个话题合适?”

    陆景行又问。

    

    沈清溪想了想,认真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说:“从优生优育的角度,女人的最佳生育年龄是23~30岁,等我满23周岁以后再谈这个话题。”

    

    沈清溪说完,挣扎着脱离他怀抱,然后,一溜烟的跑掉了。

    

    陆景行看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一双墨眸变得幽深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