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好自为之   

    当初林瑾出庭指正沈清溪,案子了结后,林瑾和陶启铭的交往甚密,甚至一度传出两个人在酒店开房被拍。

    大概也只有秦沐阳那个傻子还被蒙在鼓里。

    

    而董莹就是陶启铭公司旗下的艺人,林瑾能成为董莹的经纪人,只怕也是陶启铭授意的。

    

    还有,林瑾成为董莹的经纪人后,很快就传出了董莹和陆景行的绯闻,董莹的身份随之水涨船高。

    

    蔚蓝怀疑,这件事也和林瑾脱不开关系。

    

    有些人,就是阴魂不散的。

    

    “哦。”

    沈清溪淡漠的应了一声,对林瑾和秦沐阳的事并不感兴趣。

    

    她早就知道,林瑾心比天高,而秦沐阳贫寒出身,他们之间根本长不了。

    

    沈清溪不想搭理林瑾,可惜林瑾偏要招惹她。

    

    林瑾摇曳着腰肢,走到沈清溪的面前,做出一副极热情的模样,“清溪,好久不见。”

    

    沈清溪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回道:“我们之间最好永远不见。

    免得我会忍不住,见你一次想打你一次。”

    

    林瑾闻言,一脸的尴尬,“清溪,你真会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么?”

    沈清溪微挑眉梢,妆容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林瑾双手紧抓着手提包,故技重施,脸上又流露出那副委屈的可怜相。

    “清溪,你是不是还在为我出庭指正你的事生我的气?”

    

    “我没生气啊,毕竟,有些人就喜欢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沈清溪不耐烦的回了她一句。

    

    林瑾一副泪眼汪汪的模样,声音多了一丝哽咽的说:“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此时,录制现场都是人,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了她们。

    

    林瑾大庭广众之下,义正言辞的说自己在法庭上说的都是真的,不得不让人怀疑,沈清溪和陶馨甜的死还有牵扯。

    

    沈清溪明显感觉到,四周的人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微变。

    

    不过,沈清溪从不在乎别人如何看自己,她自认站得直,行得正,问心无愧。

    

    沈清溪弯起唇角,笑容微冷,目光坦然的看着林瑾,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话题。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还真是,士别三人当刮目相看。”

    

    林瑾仰着下巴,脸上是不加掩饰的骄傲和自豪。

    

    沈清溪真无法理解,她靠着爬男人的床得到的一切,有什么可骄傲和自豪的。

    

    妈妈在世的时候,经常告诫她和林瑾,无论何时,在任何的处境,女孩子都要自尊自爱,决不能用身体去换取想要的东西。

    

    显然,林瑾并没有把这些话听进去。

    

    “沈清溪,我说过,我不可能永远做你的小助理小跟班,总有一天,我会比你爬的更高,站的更远。”

    

    沈清溪听完,点了点头,笑着说,“嗯,挺有志气的。

    就是不知道秦沐阳如果知道你靠别的男人得到现在的职位,会作何感想。”

    

    沈清溪的话,似乎一下子踩到了林瑾的痛脚,林瑾一张脸微微扭曲,厉声道:“沈清溪,你少胡说八道。”

    

    “希望我是胡说八道吧。

    不过,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林瑾,好自为之。”

    沈清溪随意的耸了耸肩,然后,轻盈的转身离开,只留下一片裙角飞扬。

    

    沈清溪在录制现场遇见林瑾,心情已经被打了折扣。

    而转了一圈后,又看到张玉燕和沈艺馨母女,她真是笑都笑不出来了。

    

    林瑾,董莹,张玉燕和沈艺馨,这几个人凑在一起,都能凑一桌麻将了。

    

    沈清溪想想都觉得心塞。

    

    唯一庆幸的是,张玉燕带着沈艺馨忙着交际,并没有招惹她。

    

    录制结束后,沈清溪第一个离开,乘坐保姆车,直接回到酒店。

    

    姚霏霏年纪不大,但很会察言观色,见沈清溪似乎心情不好,也不多话,帮她点了晚餐后,悄无声息的回了自己房间。

    

    沈清溪没什么胃口,洗过澡,准备早点上床休息。

    

    只是,她刚躺在床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陆景行的名字。

    

    自从上次分开,他忙,她也忙,他们竟然有将近三个月没联系了。

    

    他们这夫妻当得也够可以的,常年分居两地,又互不干涉,不闹离婚才怪。

    

    沈清溪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陆景行低沉磁性的嗓音,“你在H市?”

    

    “是啊。”

    沈清溪如实的应道。

    

    “我也在H市。

    明天有时间么?

    陪我出席一个长辈的寿宴。”

    陆景行说。

    

    沈清溪看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安排,综艺节目的采访录制在上午,主要就是谈一谈对参加这个综艺节目的感想,脚本都是提前写好的,她只要照着说就行,一上午的时间足够了。

    

    下午和晚上恰好有空。

    

    所以,翌日的拍摄结束后,沈清溪刚走出电视台的大门,就看到陆景行的黑色迈巴赫停在电视台的正门口。

    

    要多招摇就有多招摇。

    

    司机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请沈清溪上车。

    

    沈清溪坐进车内,在陆景行身边的位置。

    车子缓缓离开电视台,平稳的行驶在宽阔的路面上。

    

    沈清溪侧头看向陆景行,问道:“是什么样的长辈,能让陆二少亲自驾临H市参加寿宴。”

    

    “孙洪英,孙叔叔。”

    陆景行淡声回道。

    

    “飞扬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沈清溪略诧异。

    

    孙洪英的大名,在商场上也是如雷贯耳的。

    

    孙洪英是典型的高干子弟,高校毕业后,并没有从政,而是下海从商。

    后来,进入了飞扬科技集团,跟着陆泽霖一起打天下。

    

    孙家人脉广,当年飞扬集团扩展商业版图,孙家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所以,除了陆家以外,孙洪英是飞扬集团最大的股东。

    

    当年,陆泽霖有心让陆景行继承公司,但并没有直接让儿子进入公司的核心层,而是丢在底层历练。

    

    陆景行提出创立飞鹰影视,遭到了公司所有股东的反对,觉得他是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

    

    当时,飞扬集团已经有飞扬影业和飞扬视频。

    所有股东和高层都认为没有必要再成立一个影视公司,搞内部竞争,争夺资源。

    

    那时候,孙洪英掌控着飞扬影业,飞扬视频和飞扬集团的动漫和游戏公司,所有人都以为,孙洪英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陆景行。

    

    但让人意外的是,孙洪英由始至终的站在陆景行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