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摸够了么?

    

    清冷的月光从窗外散落进来,光影勾勒出他深邃立体的五官轮廓,两排浓密的睫毛,在脸颊上落下一片暗影。

    

    沈清溪忍不住感慨,一个大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好看,自己当初嫁给他,肯定是被美色所惑了。

    

    她无意识的伸出手,纤白的指尖轻轻的描绘着他俊脸上的五官。

    

    沈清溪微凉的指尖抚过他眼睑的时候,陆景行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如同平静的深潭,深深的专注的凝视着她。

    

    “摸够了么,嗯?”

    他抓住她那只作乱的手,嗓音低哑的问道。

    

    沈清溪惊了一下,下意识的要逃。

    然而,手还被他抓着。

    陆景行稍一用力,就把她扯进了怀里。

    

    他的手臂反锁在她腰间,让她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沈清溪微恼的想要反抗,他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磁性低沉的嗓音,如同带着一种蛊惑。

    沈清溪竟然动也没动,乖乖的任由他抱了。

    

    陆二少倒是真的一言九鼎,说抱一会儿,真的一会儿就放开她了。

    

    “天还没亮,你回去睡吧。”

    陆景行坐正身体,敛眸整理了一下衬衫上的褶皱。

    

    “那你呢?”

    沈清溪问。

    

    陆景行抬起手腕,看了眼腕间的手表,“我订了凌晨三点的飞机回S市,该去机场了。”

    

    陆景行的行程安排的很紧,明天早上还有一场重要的股东会议。

    

    陆泽霖还不知道他没有按照既定的行程,提前了半天回国,飞到影视城来看沈清溪。

    如果知道,只怕又要动怒了。

    

    “哦。”

    沈清溪轻应了一声,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淡淡的失落。

    

    她并没有回去继续睡觉,而是换了外衣,送陆景行出门。

    

    凌晨一点钟,酒店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前台接待的值班人员。

    

    沈清溪和陆景行一起乘坐电梯下楼,抵达一楼后,两扇电梯门缓缓打开。

    

    沈清溪刚迈出电梯门,就看到沈震明从酒店的大门走进来,身后跟着的秘书手里还拖着行李。

    

    沈清溪看到沈震明,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和陆景行拉开距离。

    

    然而,陆景行的手却缠上了她的纤腰,强势的把她扯进了怀里,坦荡自若的迎视沈震明的目光,似乎根本不在意沈震明这个人。

    

    的确,以陆二少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必在意任何人。

    

    陆景行搂着沈清溪,与沈震明擦肩而过,径直走出酒店。

    

    酒店的台阶前,陆景行停下脚步,对沈清溪说,“外面冷,回去吧。”

    

    “嗯。”

    沈清溪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却被陆景行握住手腕,直接扯进了怀里。

    

    他温热的胸膛包裹着她,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

    沈清溪睁大了眼眸,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错愕。

    

    短暂的拥抱后,陆景行便放开她。

    

    沈清溪微垂着头,有些羞怯和无措,“我,我回去了。

    飞机落地后,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陆景行微笑应道,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进酒店。

    

    随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由远及近的驶过来,缓缓的停在了陆景行的面前。

    

    司机走下车,恭恭敬敬的替陆景行拉开了车门。

    

    他正要上车,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陆二少,能谈谈么?”

    

    陆景行温声回头,只见沈震明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陆景行深邃的目光淡淡的从沈震明身上一扫而过,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回道:“在这里说吧,给你五分钟时间。”

    

    陆景行挺直的脊背半倚着车门,姿态慵散而清冷,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高高在上和高不可攀。

    

    沈震明算是开门见山,直接问道,“陆二少和我女儿是什么关系?”

    

    陆景行听完,冷然的勾起唇角,回道:“众所周知,沈董只有一个女儿,我和沈艺馨小姐,不熟。”

    

    沈艺馨整日打着沈家大小姐的旗号,四处交际。

    沈艺馨既然是大小姐,沈家自然不能再有一个沈大小姐了。

    

    沈震明的脸上明显流露出尴尬之色,阴着脸说道:“我说的是清溪。

    清溪是我和前妻生的女儿。

    虽然,她不在我身边长大,但并不代表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关心她。

    陆二少如果和清溪正常交往,我不会干涉。

    但如果你只是想玩弄我女儿的感情,我是绝不会允许的。”

    

    陆景行点了根烟,耐着性子听沈震明把话说完。

    

    烟光在他左手的两指间忽明忽暗的闪动着,陆景行抬眸看向沈震明,眸光清冷而微讽。

    

    “沈董知道我和清溪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交往了多久?

    又发展到什么程度么?”

    

    沈震明被问的一脸懵。

    

    陆景行勾唇冷笑,继续说道:“沈董现在才来关心你的女儿,不觉得太晚了么。”

    

    他说完,两指用力,掐灭了指尖尚未燃尽的烟蒂,同时看了眼腕表,“时间到了。

    沈董,再会。”

    

    车门一开一合后,陆景行坐进车内。

    车子扬长而去。

    

    车子的前排,除了司机以外,助理徐琛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徐琛的目光落在后视镜上,看到沈震明仍杵在原地,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听说,沈艺馨带资进组,在剧组作威作福,即便如此,沈震明还眼巴巴的飞过来探班。

    

    而沈清溪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沈震明却不闻不问。

    这心真是偏的没边儿了,也难怪陆景行不给这个岳父好脸色。

    

    ……   

    沈震明在陆景行这里碰了个软钉子,阴着脸,回到房间。

    

    房间内,张玉燕和沈艺馨正在说话。

    

    沈艺馨见到沈震明,立即笑盈盈的迎上去,搂住沈震明的手臂,撒娇道:“爸,您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赶过来,一定累了吧,我帮你按肩。”

    

    沈震明看着这个乖巧懂事儿的女儿,脸色总算缓和了几分。

    

    他伸手摸了摸沈艺馨的头,笑着说,“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忙,我不能在这边呆太久。

    我已经和李导约好,明天收工之后,我们一家做东请李导吃饭。”

    

    “你爸爸在业内还是有些威望的,李导不敢不给你爸爸面子,拍戏的时候绝对不会为难你。”

    张玉燕插话道。

    

    沈艺馨搂住沈震明的脖子,娇俏的说道:“还是爸爸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