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51章 本狐担心被做成狐皮大衣
    第51章 本狐担心被做成狐皮大衣   

    “和我僵持了这么久,还不是老老实实的把车挪开了。

    这些干杂活的人,真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沈艺馨吐着葡萄皮,不屑的说道。

    

    梅玲干笑两声,有些无话可说。

    

    豪华房车顺利的进入剧组,沈艺馨却仍然不肯下车。

    

    她把剧本丢给梅玲,一脸不满的说道:“这场戏怎么还要吊威亚。

    你和导演说一声,我有恐高症,让他把这场戏换掉。

    还有,你把编剧叫过来,我有几场戏不太满意,需要改动。”

    

    “艺馨,你有恐高症,我去和导演协商一下,看看能不能尽量在不吊威亚的情况下完成剧情……”   

    “不是尽量[龙腾小说网 www.yzltxs.co],是必须。”

    沈艺馨打断她说道。

    

    梅玲点了点头,有些吞吐的说:“改剧本只怕不好吧。

    你前几天刚改过一次,李导发了很大的脾气。”

    

    “有什么不好的!我爸爸给剧组投资了五千万。

    我是带资进组,就该有带资进组的待遇。”

    沈艺馨仰着下巴,一脸傲慢的说道。

    

    梅玲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去和李导协商。

    

    沈艺馨几乎每天都会提出一些无理要求,自己却不出面,都是梅玲去和李导协商。

    上次因为改戏,李航大发雷霆,直接把剧本摔在了她身上,怒吼道:你这么会改戏,干脆你来当这个导演算了。

    

    这一次,不知道又要挨多少骂。

    

    “还有,你给我爸打电话,就说我受伤了,让他到剧组来探班。”

    沈艺馨又说道。

    

    梅玲:“……”   

    沈艺馨所谓的受伤,不过是右手小手指被刮破了点儿皮而已,连血都没出。

    

    梅玲一脸无奈的看着沈艺馨,却突然想起了沈清溪。

    沈清溪出道至今,口碑一直很好,低调谦逊,业内对她的评价也很不错。

    

    都是一个爹生的,同样姓沈,怎么差距那么大呢。

    

    ……   

    与此同时,同样是带资进组的沈清溪,正吊着威亚,悬在半空中。

    

    沈清溪的第一场戏是狐妖小白惬意的坐在树枝上,所以必须要吊着威亚。

    

    因为天气不是特别好,光影不够唯美,反复NG了数十次。

    

    沈清溪被吊在半空中两个多小时,却没有丝毫的抱怨和不满,依旧在镜头下表现出最完美的一面,慵懒而惬意的躺在树枝上,微阖着眼帘,轻哼着歌。

    

    斑驳的阳光穿透落叶,光影散落在她的身上,画面中终于出现了徐然想要的唯美效果。

    

    “OK,perfect!”

    徐然十分满意的说道。

    

    这一场拍摄结束,沈清溪才被从半空中缓缓的放下来。

    

    徐然走过来,笑着说道:“清溪,表现不错。

    辛苦了。”

    

    “导演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

    沈清溪微笑回道。

    

    “先去休息一下,准备下一场。”

    徐然笑呵呵,客客气气的对她说道。

    

    本来,徐然对沈清溪是十分不放心的,就怕请回来一个活祖宗。

    

    所以,第一场戏就安排了一场重头戏,给沈清溪一个下马威,让她吃点儿苦头。

    

    没想到,沈清溪靠着陆二少那么大的靠山,却丝毫不矫情,也不娇气,并且十分的敬业。

    为人也非常的礼貌谦逊,对赵冰冰和邓昀等前辈,一直以‘老师’相称。

    

    这让徐然想起了沈清溪的母亲许慧芸。

    

    许慧芸当年红遍大江南北,几乎家喻户晓,却从不摆大明星的架子,做人做事都十分的低调谦虚。

    

    所以说,一个女孩子,有好的家教,才会有好的教养。

    

    当天,沈清溪只有两场戏,但一场戏在早上,另一场戏傍晚才开拍,收工的时候,天已经黑尽了。

    

    沈清溪和蔚蓝一起走出拍摄现场,因为吊了一天的威亚,沈清溪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要散掉了一样。

    

    沈清溪正在和蔚蓝说明天的拍摄内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接通电话,那边传来陆景行低沉磁性的嗓音,“秘书说,你找我?”

    

    “哦。”

    沈清溪握着手机,微垂着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她进组之前,给陆景行打过电话。

    当时,陆景行正在国外出差,行程安排的很紧,所以电话是秘书接听的。

    

    “想我了?”

    陆景行又问,低沉的嗓音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没想。”

    沈清溪立即说道。

    随后也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急切,反而有些欲盖弥彰。

    脸颊便不受控制的微红。

    

    电话那边,传来陆景行温润的低笑声,然后,他说,“清溪,回头。”

    

    沈清溪下意识的回头,看到街对面的阴影中,停着一辆豪不低调的黑色迈巴赫。

    车子的近光灯正在闪动着,隐约照出车内男人深沉的轮廓。

    

    沈清溪嘴上说不想,脚却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快步的向车子的方向跑去。

    

    蔚蓝看着她跑向陆景行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独自向酒店的方向走去。

    

    而此时,沈清溪已经拉开了陆景行的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车厢有限的空间内,陆景行坐在驾驶室,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

    

    他穿着深蓝色的衬衫,英俊而深沉,一双深邃的眼眸,像浩瀚无边的宇宙,目光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沈清溪。

    

    此时,沈清溪刚出剧组,还没来得及卸妆。

    

    她穿着露肩的戏服,脸上的妆容有些浓,眼睛上涂着亮闪闪的银色眼影,一双眼睛好像无时无刻都在放电一样。

    

    “怎么穿成这样?”

    陆景行问道,平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情绪。

    

    “我扮演的是狐妖啊。”

    沈清溪说完,凑上前,伸出白皙纤细的指尖,轻勾起他的下巴。

    

    “小哥哥,外面好冷,你能带我回家么?”

    沈清溪吐气如兰,媚眼如丝的看着陆景行,做出一副狐妖勾人的媚态。

    

    她说的是台词,本想和陆景行开个玩笑。

    陆景行却顺势抓住了她的手。

    

    他敛眸看着她,深邃的眉宇间,隐藏着玩味的笑意。

    

    “跟我回家,就要任我处置,嗯?”

    

    他略微粗糙的指腹在她手背的皮肤上轻轻的磨蹭着,流露出无声的暧昧。

    

    沈清溪只觉得被他摸过的肌肤有种异样的酥麻,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惊慌失措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故作镇定的说,“还是算了吧。”

    

    “哦?”

    陆景行不解的看着她。

    

    “本狐担心被你扒皮做成狐皮大衣。”

    沈清溪一本正经的说道。

    

    陆景行听完,弯起唇角,淡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