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妈说的没错   

    沈清溪拿出手机,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有十几条未接来电,都是她打来的。

    微信里还有几条未听的语音,也是她发的。

    日期都是几个月之前。

    

    那时候,她还在住院,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妈妈已经过世了。

    

    沈清溪动了动指尖,点了一下那些未听的语音,手机里传出她的说话声。

    

    第一天,她说:妈,我出车祸了,撞到了头,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快点来医院看我。

    

    第二天,她又说:妈,我头疼,你怎么还没来啊。

    中心医院,二十一楼十三床,别走错了啊。

    

    第三天,她说:妈,关于这两年的事,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有些害怕。

    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看我,你再不来,我就要生气了。

    

    第四天,她说:妈妈,你怎么都不回电话,我想你了,想和你炖的排骨汤。

    

    第五天……   

    沈清溪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紧捂着嘴巴,不让哭泣声溢出来。

    泪水顺着指缝流进嘴巴里,味道是咸涩的。

    

    沈清溪正颤抖的哭泣着,突然听到了房门的响动声。

    

    她还没来得及擦干脸颊上的泪水,陆景行已经推门走进来。

    

    他在她面前停下脚步,敛眸看着她,看着她胡乱的擦掉脸颊上的泪痕,一脸倔强的模样。

    

    “哭了?”

    他开口问道,语气温淡。

    

    “没有。

    迷眼睛了。”

    沈清溪固执的回道。

    

    “在屋子里迷眼睛?”

    陆景行微挑眉梢。

    

    “我乐意在屋子里迷眼睛,你管得着么!”

    沈清溪扬起小脸,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瞪着他,“陆景行,为什么我每次心情糟糕的时候你都要出现,你是不是找虐啊!”

    

    陆景行听完,深凝了她片刻,然后,在她身边坐下。

    

    他学着她的样子,背靠着床,膝盖微曲,手臂随意的搭在膝盖上。

    

    彼此间有短暂的沉默。

    

    沈清溪侧头看向他,问道:“你怎么来了?”

    

    “蔚蓝打电话给我,说你失踪了。”

    杜云皓回道。

    

    蔚蓝去门卫取包裹,回来的时候,发现沈清溪不见了,打她的电话,发现沈清溪把电话丢在了家里。

    

    蔚蓝担心沈清溪,所以才联系了陆景行。

    

    沈清溪听完,点了点头,又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妈告诉过我密码。”

    陆景行回道。

    

    “哦。”

    沈清溪淡应了一声。

    

    她即便是隐婚,也绝对不可能瞒着妈妈。

    妈妈既然把家里的密码告诉陆景行,对这个女婿应该是满意的。

    

    此刻,沈清溪看陆景行,终于顺眼了几分。

    

    她的手里仍紧握着许慧茹生前用的那只手机,又问:“妈过世这么久,手机怎么没有停掉?”

    

    “是你不让停掉的。

    你说,手机通着,就好像妈仍然活着一样。”

    陆景行回道。

    

    沈清溪点了点头,眼睛忍不住又有些湿了。

    唇角却微微上扬,笑容带着些许自嘲。

    

    “我一直都是这样,喜欢自欺欺人。

    小的时候,看着别人一家三口在一起,我就骗自己说:我也有爸爸,他只是没有与我和妈妈住在一起,他其实是爱我的。

    现在长大成人,我怎么还喜欢骗自己呢。

    我妈已经过世了,手机不停掉,她也不可能活过来。”

    

    沈清溪微扬起脸,努力不让自己再落泪,但声音控制不住的哽咽,“我大概八字不好,一出生就是爹不疼舅舅不爱。

    以前,至少还有妈妈相依为命。

    现在连妈都不在了。”

    

    沈清溪说完,侧头看向陆景行,故作轻松的耸肩,“我可能就是天煞孤星的命,一辈子注定孤单一个人……”   

    她话没说完,腰间突然多了一条手臂,猛力的把她扯进了一具结实温热的胸膛里。

    

    沈清溪措不及防,额头撞在陆景行的胸前,撞得生疼。

    

    她不满的想要反抗,然而,陆景行却紧紧的抱着她,让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你还有我。”

    陆景行的薄唇贴在她耳侧,声音低哑,却掷地有声。

    

    沈清溪刚刚忍住的眼泪,在他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突然决堤。

    

    沈清溪靠在陆景行宽阔的胸膛里,不停的颤抖着哭泣,哭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她离开他怀抱后,眼睛红红的像个兔子一样。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寂,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沈清溪双手捂着脸颊,轻哼一声,打破了沉默。

    

    “少说好听的哄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妈说过,男人哄女人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把女人哄上床。”

    

    陆景行敛眸深凝着她,听完后,淡然失笑。

    

    还能和他打趣,看来还不算太糟糕。

    

    陆景行看着她的目光,温润凝笑,状似认真的点了点头,“嗯,妈说的没错,我是想睡你。”

    

    “陆景行,你,你无耻!”

    沈清溪脸颊涨得通红,气鼓鼓的冲着他吼道。

    

    她打趣他,只是想缓和一下尴尬气氛,他还真会顺杆子爬。

    

    “我想睡自己老婆,怎么就无耻了,嗯?”

    陆景行挑眉看着她,黑眸中的神情似笑非笑。

    

    沈清溪:“……”   

    一时之间,沈清溪竟然被陆景行噎的无话可说。

    

    是啊,他们是合法夫妻,他有权利要求她履行夫妻义务。

    陆景行不强迫她是出于尊重,他即便用强,她也拿他没辙。

    

    沈清溪愣愣的看着陆景行,一双湿漉漉亮闪闪的眼睛,无辜又无措的模样。

    

    陆景行一直看着她,目光温柔而专注。

    他伸出手,轻轻的擦掉她脸颊挂着的一颗泪珠。

    

    “心情好点了么?”

    他问。

    

    沈清溪双手托着腮,抬起眼眸,目光茫然的看着窗外,淡淡的回了句,“没有。”

    

    有陆景行陪着,她的确没有刚刚那么难过,但还是会觉得意难平。

    

    沈清溪并不是多在乎这个角色。

    毕竟,临时换角的事在圈子里真的屡见不鲜,她以前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有一次,她饰演的角色,都已经拍完了十几场戏,因为咖位不够,被另一个知名女星顶替。

    

    还有一次,因为她拒绝副导演的潜规则,丢掉了本属于她的角色。

    

    沈清溪这些年,在圈子里摸爬滚打,有起有落,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难受。

    

    她从未想过,在背后捅她一刀的人,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想想都觉得十分的讽刺。

    

    “我妈说过,演员这条路,能走多远走多久,靠的是自己,而不是拼背景拼资源,因为那些都不会长久,观众并不是傻子。”

    

    沈清溪略有些涣散的目光,看着窗外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