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即便一切重来   

    她不记得曾经是怎么认识他,爱上他,又嫁给他的。

    她承认,自己并不反感陆景行,甚至有一点动心。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即便一切重来,她还是会再次对他动心。

    

    但也仅仅是动心而已,如果现在就让她和他上床,沈清溪会觉得非常的奇怪。

    

    陆景行深凝着她,沉默不语。

    

    大概是他的气场太强,沈清溪莫名的有些紧张。

    

    她的脑子里有些乱,不停的在想:如果陆景行对她用强,她究竟是反抗好呢,还是不反抗好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陆景行却收回了手臂,并后退了一步。

    

    沈清溪有些错愕的看着他,没想到陆二少这么容易就妥协了。

    

    陆景行伸手拉开房门,准备离开。

    

    沈清溪却慌忙的伸手,扯住了他一片衣角。

    

    “你不会生气了吧?”

    她有些委屈的看着他,问道。

    

    “求欢不成就恼凶成怒,我在你眼中,就是这么没风度么?”

    陆景行说道。

    

    “你没生气就好。”

    沈清溪松了口气的模样。

    

    陆景行温淡一笑,又说:“等你觉得我们熟到可以上床的地步时,记得通知我。”

    

    沈清溪听完,脸颊瞬间羞红,垂下头,闷闷的应了声,“嗯。”

    

    “清溪,晚安。”

    陆景行深凝了她一眼,道了晚安,便离开了。

    

    ……   

    陆景行离开别墅后,直接开车回公寓。

    

    他从家里搬出去之后,一直住在距离公司不远的一栋高档公寓里。

    

    他把车子停在公寓楼前,发现家里的灯竟然亮着。

    

    陆景行的公寓,除了他以外,有钥匙的只有三个人:定期来打扫的钟点工,父亲,还有大哥。

    

    陆景行乘坐电梯上楼,回到家。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蛋糕和礼物盒。

    

    户外的露天阳台上,隐约倒映着男人高大的身影。

    

    陆景行在门口玄关处换了鞋子,脱掉西装外套,随手搭在了沙发背上。

    然后,从酒柜里取出一瓶藏酒和一只水晶高脚杯,拎着酒瓶和杯子,向阳台上走去。

    

    陆景行走过去,就看到他大哥陆东宇站在露台边,清冷的月光透过他拉出长长的影子,流露出一丝孤独的味道。

    

    陆景行走到他身边,把高脚杯放在了阳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陆东宇闻声回头,看到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回来了。”

    陆东宇开口。

    

    “嗯。

    等很久了?”

    陆景行说话间,拿着酒瓶,缓缓的往透明的水晶高脚杯中注入红色的液体。

    

    陆东宇端起酒杯,轻抿了两口红酒,眉宇极尽温润。

    

    他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风衣,高大而文质彬彬,身上带着一股儒雅的书生气,让人很难想象这样温润儒雅的一个人,竟然是个城府极深的政客。

    

    “90年的柏翠酒庄,不错。”

    陆东宇品着酒,微笑说着:“一个不喝酒的人,却收藏着各种名酒,真是暴殄天物。”

    

    陆景行单手撑着露台的围栏,目光散漫的看着远处的璀璨江景,似有所思。

    

    曾经年少,觉得名酒就像美人一样,很是痴迷了一阵子,收藏了许多的名酒。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的事,他便滴酒不沾了。

    

    “喝酒误事,劝你也把酒戒掉吧。”

    陆景行收回目光,语气平淡的说道。

    

    陆东宇听完,微微耸肩,不置可否。

    

    他抿着酒,继续说道:“本想陪你过生日,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陆东宇说完,侧头看向陆景行,目光温润含笑,“难得看到你这么高兴。”

    

    陆景行微抿着薄唇,深眸中倒映着点点的璀璨江火,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俊脸。

    

    他极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但陆东宇却总能轻而易举的看出他的情绪变化,或许,这就是血缘吧。

    

    “我听说,魏阿姨已经回国了,这些年,你们一直没联系么?”

    陆东宇轻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带着些许试探的询问。

    

    陆景行有短暂的沉默,深邃的眼眸里似乎翻滚着汹涌的波澜。

    

    沉默后,再次开口的声音,却平静异常。

    “没有。

    我们永不相见,各自安好。

    也没什么不好的。”

    

    再深的伤口也会随着时间愈合。

    期盼过,想念过,怨恨过,然后才明白,有些人只适合放在回忆里怀念。

    

    陆东宇听完,微叹一声,伸手拍了拍陆景行的肩,随即转移话题,“蛋糕是我买的,礼物是爸送的。”

    

    “又是金卡?”

    陆景行微挑眉。

    

    陆东宇失笑,“爸怕麻烦,给钱最直接,又实际。”

    

    陆景行七岁回到陆家,每一年生日和新年,陆泽霖给两个儿子准备的礼物都是一张金灿灿的现金卡,卡里面的金额十分的可观。

    

    陆景行十几岁的时候,开始用这些钱做投资,已经攒下了不小的产业。

    

    那时候,他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接手陆家庞大的家业。

    

    陆东宇杯子里的酒见底,他把空了的高脚杯放在了窗台上,“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嗯。”

    陆景行点头应道。

    

    陆东宇走出露台,经过门口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

    

    陆景行依旧站在露台上,挺拔的脊背半倚着围栏,如同画里的人一样,身后漆黑的夜色和一江烟火,似乎都成了他的背景板。

    

    陆东宇想,他这个弟弟,即便是放在钻石堆里,都是璀璨耀眼的。

    

    ……   

    清晨的光有些刺眼。

    

    沈清溪从暖阳中醒来,抻了个大大的拦腰,然后,下床洗漱。

    

    她站在浴室镜前,正拿着电动牙刷刷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沈清溪踏着拖鞋,咬着牙刷去开门。

    

    房门打开,蔚蓝从室外走进来,身上带着一丝室外的寒意。

    

    “才起床?”

    蔚蓝问道。

    

    “嗯。”

    沈清溪咬着牙刷,含糊的应了声。

    又转身走进洗漱间。

    

    蔚蓝半倚着洗漱间的门,从手提包里翻出一叠文件,晃了晃,说道:“你让我查的人,帮你查到了。”

    

    沈清溪离开看守所后,让蔚蓝帮忙查那个和她一起关在看守所的小姑娘。

    蔚蓝的心思没放在查人上面,拖了许久才有结果。

    

    “什么情况?”

    沈清溪吐掉嘴里的牙膏泡沫,随意的洗了几把脸,用毛巾擦干。

    

    “姚霏霏,二十岁,前星跃音乐集团的签约歌手。”

    蔚蓝说道。

    

    “她是歌手?”

    沈清溪一脸错愕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