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都市小说 > 失忆后,她成了大佬的隐婚娇妻沈清溪陆景行 > 第44章 你撩拨了我一天
    第44章 你撩拨了我一天   

    沈清溪拉着他在鬼屋里转来转去,一边走,一边给他讲鬼故事吓唬他。

    陆景行看着那些假的不能再假的道具和场景布置,有些眼睛疼。

    

    最后,两个人从激流勇进冲下来,被淋的侧头侧尾。

    

    沈清溪的长发不停的滴着水。

    陆景行拉住她,敛眸看着她的目光,深邃温柔。

    然后,认真的用毛巾擦拭她湿漉的头发。

    

    沈清溪仰着脸冲着他笑,笑的像没心没肺的孩子。

    

    两个人把游乐场所有的设施玩遍,已经夜幕降临,游乐场亮起了灯,美轮美奂。

    

    沈清溪拉着他在长椅上坐下,又带上了那两只手偶。

    

    她伸出右手摸了摸陆景行的头,模仿妈妈的语气说道:“小景行,告诉妈妈,今天开不开心?”

    

    沈清溪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眼眸里闪着狡黠的笑意。

    

    “沈清溪,适可而止。”

    陆景行抓住她的手,说道。

    

    沈清溪笑着吐了吐舌头。

    本想占他点儿便宜,结果陆二少压根不上当。

    男人太聪明,脑子太快,也很无趣啊。

    

    她慢悠悠的摘掉了手偶放在一旁,然后,拿出了事先准备的生日蛋糕。

    

    蓝色的生日蛋糕,蛋糕上面插满了金黄色的星星,星星的中央坐着一个手捧鲜花的小王子。

    

    陆景行:“……”   

    这么卡哇伊的蛋糕,还真是送给陆景行小朋友的。

    

    沈清溪在蛋糕上插上了数字蜡烛,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烛火在黑暗中闪耀,明亮而温暖,照亮了沈清溪精致明媚的脸庞。

    

    “许个愿望吧。”

    她对他说。

    

    “不用了。”

    陆景行淡声拒绝。

    

    “陆二少,你知道‘情调’两个字怎么写么?”

    沈清溪不满道。

    

    “相信生日愿望会实现的只有两种人,孩子和傻子。

    你觉得对着蛋糕许愿,就能实现么?”

    

    陆景行面无表情的说。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沈清溪反驳。

    

    陆景行哼笑,神情间都带着一丝冷嘲。

    

    他被母亲送回陆家的时候,每一天每一晚都在盼望妈妈来接他回家。

    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能够见到妈妈,但从未实现过。

    

    他用十几年的时间,等一个不归人,现在想想都觉得可笑。

    

    沈清溪紧抿着唇,然后,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眼睛,说道:“我替你许愿。

    希望陆景行小朋友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娶一个又漂亮又温柔又端庄又贤淑的女孩当老婆。”

    

    沈清溪说完,睁开眼睛,吹灭了蜡烛。

    然后,对陆景行说:“恭喜你,愿望实现了。”

    

    陆景行:“……”   

    陆景行微愣了片刻,然后,淡淡失笑,笑容浅淡,却释然。

    

    好像,他多年来对生日愿望无法实现的执念,都在这一刻释然了。

    

    “漂亮,温柔,端庄,贤淑,你确定?”

    他轻笑询问。

    

    “非常确定!难道你还敢有异议?”

    沈清溪说完,伸出指尖,沾了蛋糕,贴在了他的侧脸上。

    “吃蛋糕啦。”

    

    陆景行却没有碰蛋糕,而是摊开掌心,问道,“我的生日礼物。”

    

    沈清溪:“给你当了一天游乐场导游,还不算礼物啊。”

    

    “不算。”

    陆景行回道。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沈清溪心想:陆二少应该不会狮子大开口吧。

    

    她走神的瞬间,陆景行的俊脸在她黑色的瞳孔中逐渐放大,微凉的薄唇在她唇角轻吻了一下。

    

    蜻蜓点水般的吻,却让沈清溪有种呼吸凝滞的感觉,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红透。

    

    陆景行看着她,目光专注幽沉,墨色的眼眸深的看不到底。

    

    曾几何时,他们婚姻陷入绝境的时候,陆景行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他们之间可以按部就班的恋爱,牵手,亲吻,心动,彼此了解,是不是就不会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庆幸,一切真的可以重来。

    

    “还吃蛋糕么?”

    陆景行语气温淡的询问,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沈清溪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心想:吃你个大头鬼!   

    短暂的沉默后,陆景行又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然后,两个人便离开游乐场。

    

    因为陆景行亲了她的原因,沈清溪有些小情绪,一直没理他,而是一个人走在前面。

    

    陆景行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走出游乐场正门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亮满了灯光的游乐场。

    

    两个人开车回到别墅。

    

    别墅门前,沈清溪对他招了招手,算是告别,然后,转身向别墅内走去。

    

    然而,陆景行却并没有像前几次一样告别后离开,而是跟着她走进家门。

    

    等沈清溪反应过来的时候,防盗门已经在身后关闭。

    陆景行健硕的手臂撑着防盗门,而她被困在冰凉的门板和他坚硬的胸膛之间。

    

    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味道,清冷的薄荷味,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烟草味儿,并不难闻,反而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诱惑。

    

    他深深的静静的望着她。

    没有进一步的暧昧动作,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强大的强迫感。

    

    沈清溪的思绪变得有些混沌,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呼吸都乱了。

    

    “你,你还想干什么?”

    

    陆景行深凝着她,闻言,勾唇一笑,“是我表达的过于委婉么?

    沈清溪,我想和你上床。”

    

    磁性低沉的嗓音,萦绕在她耳畔,听得她耳根有些酥麻。

    

    大概是两个人贴的太近,沈清溪觉得,四周的呼气似乎都要燃烧了一样。

    

    陆景行说完,弯下头想吻她,沈清溪却适时的侧开头,他唇上的温度微凉,沈清溪却莫名的觉得,被他吻过的地方,似乎有些灼热感。

    

    “我不想。”

    沈清溪微扬起下巴,看着他说道。

    

    陆景行微敛着深眸,眸中的情绪让人喜怒模辩。

    

    “你撩拨了我一天,我以为你也想要。”

    他淡淡的开口,声音平静浅淡。

    

    “我不想。”

    沈清溪再次重复,带着些小女孩的倔强和坚持。

    

    “为什么?”

    陆景行问,“我们已经不算陌生人了。”

    

    上一次,她给他的理由是:没有和陌生人上床的习惯。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已经不再是陌生人。

    而他也不是柳下惠,不可能一直不碰她。

    

    “就算不是陌生人,我们也没熟到可以上床的地步吧。”

    沈清溪微垂着眼帘,低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