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沈艺馨的身世   

    蔚蓝点了点头,又说:“清溪和我说过,杀害陶馨甜的凶器,是沈艺馨生日宴上用来切蛋糕的刀。

    所以,上面才有清溪的指纹。

    这件事,从头到尾和张玉燕都脱不开关系,亦或者,就是张玉燕指使。

    但目前的证据,都无法指正张玉燕。”

    

    “你去探视清溪的时候,让她找机会和刘玫发生点儿冲突。

    剩下的事,我会处理。”

    沈清宸说道。

    

    蔚蓝点头表示明白,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沈清宸叫住。

    

    “蔚蓝,我有得罪你么?”

    沈清宸平静的眼眸看着她,问道。

    

    “没有。”

    蔚蓝驻足脚步,淡淡的回答道。

    

    “既然没有,别再躲着我。”

    沈清宸又说。

    

    蔚蓝垂下头,并未解释,沉默的推门离开。

    

    蔚蓝离开后,沈清宸拿着资料夹,也离开了办公室,开车回到沈家。

    

    沈家的书房内,沈震明正在练习书法。

    

    自从沈清宸接手公司,沈震明便退居二线,只挂着大股东的头衔,很少过问公司的事,在家中悠闲度日。

    

    沈清宸推门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把资料摔在了沈震明的桌子上。

    

    沈震明刚写完,还未晾干的字画,墨迹模糊了一片。

    

    “你又发什么邪火!”

    沈震明恼火的说道。

    

    “看看吧,你女人做的好事儿。”

    沈清宸指着桌上的文件,不客气的说道。

    

    沈震明沉着脸,拿起桌上的文件,翻开看了看。

    看过之后,脸色更难看了。

    

    “这份资料哪里来的?

    是不是弄错了?”

    

    “警方会介入调查。

    是不是弄错,很快就会有答案……”沈清宸阴着脸说。

    

    而此时,父子两人在书房中的谈话,恰好一字不落的被门口的张玉燕听到。

    

    她手里还端着茶盏,原本是打算给沈清宸沏茶。

    

    在沈震明的眼中,他的儿子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所以,张玉燕在沈震明的面前,一贯是讨好沈清宸的姿态。

    

    只是,她刚想敲门,就听到了门内父子两人的争执声。

    

    张玉燕端着茶盏的手微微发抖,她没想到刘玫和刘大勇这么快就暴露了,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茶盏和茶盖碰撞的声音,引起了屋子里人的注意。

    书房内,沈震明沉声问了句,“谁在外面?”

    

    张玉燕吓得不轻,转身快步向楼下跑去,套上衣服,急急忙忙就出门了。

    

    佣人询问她去向,张玉燕随口丢下一句,“如果先生问我去哪儿了,就说我有急事出去一趟。”

    

    张玉燕开车离开沈家,车子一路疾速行驶,最终驶入了一处小区,在一栋居民楼前停下。

    

    她用力的摔上车门,沿着楼梯上楼,在三楼的一户门前停下,然后,抬手用力的敲门。

    

    张玉燕敲了许久,门才打开,扑面而来一股浓重的酒臭味儿,醺的她几欲作呕。

    

    张玉燕看着出来开门的男人,男人的五官长得很端正,但因为喝多了酒,脸色潮红,身上的衣服满是褶皱,十分的邋遢。

    

    这个男人,就是刘大勇。

    

    “你来了,进来吧。”

    男人看了眼张玉燕,转身向屋内走去。

    

    张玉燕跟着他进屋,屋子里的酒气更重,桌子上横七竖八的摆着许多的空酒瓶。

    

    张玉燕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吼道:“喝喝喝,你就知道喝,这些年怎么没喝死你呢!你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我让你去吓唬一下陶馨甜,你直接就把人弄死了,还破绽百出。

    你告诉我,让刘玫在看守所了结了沈清溪,结果呢,沈家的人已经查到了刘玫的头上,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找上你了。”

    

    刘大勇跌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只酒瓶晃了晃,酒瓶已经空了,他不耐烦的丢回去,脾气暴躁的一脚踢翻了一个凳子。

    

    他也因为刘玫暴露的事烦躁不安,才喝了一晚上的闷酒。

    

    “是你告诉我,沈清溪总欺负艺馨,让我帮艺馨出气,还向我保证,绝对万无一失。”

    

    刘大勇血红着眼睛,指着张玉燕,继续说道:“我一直按照你的吩咐做,可陶馨甜那个女人,挣扎的时候看到了我的脸,还扬言要把我碎尸万段,我只能弄死她了。

    也是你说,我留下的破绽太多,不够指正沈清溪,我才让刘玫铤而走险。

    你这个蠢货,竟然不知道沈清溪会自由搏击,现在刘玫落在她手里,肯定会供出我。”

    

    刘大勇说完,走到张玉燕的面前,一把伸手扯住张玉燕的衣领,“如果我被判刑,一定会拉着你一起。

    我说过,别以为攀上了沈震明的高枝,就能甩开我。

    我这辈子都会缠着你的,咱们就到监狱里继续当一对苦命鸳鸯。”

    

    张玉燕扭过头,似乎十分的厌恶他的靠近,冷笑着说:“如果我坐牢,艺馨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你别忘了,她是你的种,不是沈家真正的大小姐。

    如果你供出我,我就把艺馨的身世告诉沈震明,让你女儿身败名裂。”

    

    “你敢威胁我?”

    刘大勇火冒三丈,一巴掌狠狠的摔在了张玉燕的脸上。

    

    刘大勇的大手掌挥下来,张玉燕被打得眼冒金星,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之后,又被刘大勇狠狠的踢了几脚。

    

    她和刘大勇婚后,经常被毒打,这简直就是张玉燕的噩梦。

    

    但现在,她已经不是刘大勇的老婆,而是沈太太,她再也不用怕他了。

    

    “刘大勇,我说到做到,你敢出卖我,我就拉着你女儿一起下地狱。”

    

    “你这个疯女人,艺馨也是你女儿!”

    刘大勇吼道。

    

    “她是你的贱种!”

    张玉燕恶狠狠的回道。

    

    刘大勇气急,发泄般的对张玉燕拳打脚踢,扯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往墙上撞。

    但最后,却不得不妥协。

    

    刘大勇是个人渣,是个混蛋,但他却是个好父亲。

    

    ……   

    当晚,沈清溪和刘玫在看守所的房间里发生冲突,沈清溪声称刘玫要杀她。

    

    随后,刘玫被警方突击审讯。

    

    实际上,警方手中并没有什么证据,仅凭刘玫和刘大勇之间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也根本无法给刘玫定罪。

    

    但警方审讯很有一套,刘玫也实在是经不住吓唬,没说几句话就什么都交代了。

    

    刘玫供出刘大勇后,警方立即出动警力,连夜把刘大勇捉拿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