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以暴制暴   

    沈清溪在看守所的第一晚,因为腿疼,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她刚下床,就被李姐等人又围在了墙角。

    

    沈清溪伸手扶额,觉得头疼。

    怎么又来了,这还让不让人喘口气了。

    

    这一次,沈清溪照样还是没有还手,胳膊被踢出一大片淤青。

    她右手捂住左手手臂,感觉整条胳膊好像都动不了了。

    

    “你没事儿吧?”

    小姑娘走过来,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沈清溪挺直脊背,目光冷冽的从李姐等人的身上逐一的扫过,唇角勾起一抹嘲弄而不屑的笑,语气清清冷冷:“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李姐等人也一脸不屑的看着她,那个黑瘦女人歪着嘴巴嗤笑道:“大明星,是不是最后一次,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然后,早饭的时候,李姐等人又把属于沈清溪的饭菜分吃干净了。

    那个黑瘦女人,一边拿着筷子夹菜,一边嘲笑道:“大明星,别这么娇气,人几天不吃饭也饿不死。”

    

    沈清溪终于怒了,只不过,沈清溪并没有对李姐发难,反而针对这个黑瘦的女人。

    

    沈清溪随手拢起长发,扎成马尾,又挽起了衣袖,方便一会儿动手。

    

    她走到黑瘦女人面前,伸手扯了一下黑瘦女人胸口的衣襟,看了眼她胸口衣襟上的名牌。

    

    “刘玫。”

    沈清溪淡淡的说了句。

    

    刘玫又黑又瘦,虽然还不到三十岁,但样貌毫不出奇,因为皮肤黑,又十分的显老。

    

    这样的女人,在沈清溪这种年轻漂亮的大美女面前,可能会自惭形秽到尘埃里。

    

    但此时的刘玫却趾高气昂,在她看来,只有男人扎堆的地方,美女才吃香。

    女子监狱里,沈清溪这么漂亮的女人只会惹人嫉妒,而刘玫反而混的如鱼得水。

    

    “对,我叫刘玫,记住姑奶奶的名字,你从这里出去之前,姑奶奶会‘好好招待你’。”

    刘玫刻意的咬重‘好好招待’几个字,明显不怀好意。

    

    只是,她话音未落,就看到沈清溪端起她的饭碗,直接坠在了地上,一大碗白米饭,还有几块肉,洒了一地。

    

    刘玫瞪大了眼睛,满眼的怒火。

    要知道看守所并不常吃大米饭,基本都是馒头,肉更是少的可怜,刘玫馋肉已经馋了很久了,结果肉还没吃到嘴,就被沈清溪打翻了。

    

    刘玫怒火中烧,扬手要打沈清溪。

    然而,手刚举到半空,就被沈清溪抓住了手腕,四两拨千斤的一推,刘玫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得不轻。

    

    李姐倒是讲义气,见状立即扑上来,想要好好的教训沈清溪,却被沈清溪一脚踢开。

    

    李姐被踢得一个踉跄,立即叫另外两个人帮忙,这些人倒是挺团结的,一起像沈清溪发难。

    

    然而,沈清溪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再是打不还手,逆来顺受的小可怜,好像被女金刚附身了一样,三拳两脚把四个人打倒在地。

    

    期间,那个小女孩担心沈清溪会吃亏,还不停的劝架,当她看到沈清溪以一敌四,并完胜的时候,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沈清溪拍了拍衣角沾染的灰尘,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人,不屑的冷哼,“老虎不发威,你们还真把我当kitty猫。

    从今天开始,这个房间的老大,换人当了。”

    

    沈清溪霸气的丢下一句后,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

    

    昨晚到今天一直没吃饭,又打了一架,还真TMD饿啊。

    

    其他几个人也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床上坐着,一个个都老实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沈清溪再次抢了刘玫的饭碗,刘玫试图反抗,又被沈清溪一顿收拾。

    

    许慧芸一直觉得,女人天生是弱者,怕女儿被欺负。

    所以,专门请老师教沈清溪自由搏击。

    

    沈清溪从小学习自由搏击,绝对不是白学的。

    她非常了解人体的要害在哪里,专门往不会致命,又异常疼痛的地方打。

    

    晚饭的时候,沈清溪继续如法炮制,不允许刘玫吃饭。

    

    刘玫捂着肚子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眼巴巴的看着其他人吃饭。

    

    几个人都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吃饭,装作一副没看见的样子。

    只有李姐还算讲义气,出声说道:“沈清溪,你,你别太过分了。”

    

    沈清溪坐在床边,咬着馒头,轻笑道,“我怎么过分了?

    刘玫可是亲口说过:人几天不吃饭也饿不死。

    难道只允许你们使用暴力,不允许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守所里还有这样的规矩,我还真是大开眼界了!”

    

    李姐被堵得无话可说。

    

    刘玫一天没吃饭,饿的晚上倒在床上呜呜的哭,李姐压低声安慰她:“算了,再忍忍吧,说不定她过两天就出去了。

    她是大明星,和我们不一样,家里人不会不闻不问的。”

    

    沈清溪正准备入睡,被她们吵得头疼,不耐烦地丢出一句,“你们聊够了么?

    如果没聊够,我陪你们继续‘聊聊’?”

    

    她话音刚落,屋子里瞬间鸦雀无声了。

    

    沈清溪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心想:有时候,以暴制暴还真是好用啊。

    

    第二天早上,沈清溪依旧没让刘玫吃饭。

    

    刘玫饿的眼冒金星,只能向沈清溪求饶。

    

    沈清溪笑盈盈的看着她,点头说道:“好啊,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针对我的,我就给你饭吃。”

    

    从沈清溪走进这间房间开始,刘玫就不停的在挑唆和针对她。

    特别是在沈清溪被殴打的时候,几个人的表现都不同。

    

    李姐看似最凶,但打人却不重,吓唬人的成分更多。

    而小姑娘几乎没动手,还暗中帮她。

    其他两个人也是凑数而已,随便在她身上敲几下,不痛不痒。

    

    但刘玫却是实实在在的拳脚相加,并且下手很重,如果不是沈清溪懂得避开要害,估计已经被打得内伤了。

    

    刘玫甚至趁乱想要袭击她的头,沈清溪及时的躲开要害,却被刘玫一脚踢在了膝盖上。

    

    沈清溪和刘玫无冤无仇,她怕自己判断失误,所以,一直隐忍不发。

    直到这些人第二次围殴她,刘玫故技重施,继续下狠手。

    

    沈清溪才能确定,刘玫应该是被指使,故意想要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