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是我妻子   

    沈清溪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控制,虽然没有人知会陆景行,但手眼通天的陆二少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早上的例会结束后,陆景行刚走出会议室,徐琛便迎上来,对他说道:“陶董在总裁办公室,已经等了您将近两个小时。”

    

    陆景行幽沉的眸子波澜不惊,听完后,只淡应了一声,“嗯。”

    

    总裁办公室内。

    

    陶启铭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面容憔悴,颓废不堪。

    陶馨甜的死,似乎对他打击很大。

    

    陆景行走进办公室,脱掉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老板椅的椅背上。

    他颀长的身体半倚着大班桌的边沿,墨眸平静的看向陶启铭。

    

    与此同时,陶启铭也看着他。

    

    陆景行上身只穿了一件条纹衬衫,眉宇深邃,身姿挺拔,气场深沉而强势。

    

    身为男人,陆景行几乎是得天独厚的。

    出身尊贵,长相英俊,学识好,能力强,难怪把他妹妹迷得神魂颠倒。

    

    如果,陶馨甜不是被陆景行迷了心窍,也不会遭此横祸。

    

    “陆总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陶启铭率先开口。

    

    “令妹的死,我也十分惋惜。

    但人死不能复生,陶董节哀。”

    陆景行淡然开口。

    

    “陆二少不愧是商业奇才,还真会顾左右而言他。”

    陶启铭听完,却冷嘲的一笑,直截了当的说道:“馨甜的死,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尊夫人。”

    

    陆景行听完,脸上神色不变,伸手拿起桌面上的烟盒和打火机,慢悠悠的点了根烟,低沉性感的嗓音夹杂在烟雾之中。

    

    “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法院也没有开庭,陶董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了。”

    

    “看来,陆总是想为你太太开脱了。”

    陶启铭说。

    

    “清溪不会是凶手。”

    陆景行敛眸回道,长指搭在水晶烟灰缸旁,轻弹了一下烟灰后,继续说道:“我看过案卷的副本,疑点很多,我太太应该是被诬陷的。”

    

    “如果不是呢?”

    陶启铭的情绪略有些失控,厉声质问,“如果沈清溪不是被陷害,如果她就是杀害我妹妹的凶手,陆总会让她接受法律制裁么?”

    

    与陶启铭的激动相比,陆景行仍平静清冷。

    一双墨眸深不见底,毫不顾忌的回答,“不会。”

    

    陶启铭听完,冷笑着,点了点头,随即摔门离去。

    

    陶启铭离开后,徐琛走进来。

    

    他走到陆景行身边,迟疑着开口,“陶董是公司的大股东,惹怒他,只怕对您没有益处。

    何况,您刚提出开发投资理财APP,股东会上,各股东的反应并不积极,您还需要陶董的支持。”

    

    徐琛说完,小心翼翼的察看陆景行的反应。

    

    陆景行深看了他一眼,目光清冷桀骜,“你觉得一个股东重要,还是我太太更重要!”

    

    徐琛:“……”   

    徐琛被噎的无话可说,识相的选择沉默。

    

    陆景行长指用力,熄灭了指尖尚未燃尽的烟蒂,再次开口,“探视时间安排在几点?”

    

    徐琛听完,微愣了一下,脸上表情不太自然,吞吐的回道:“太太拒绝了您的探视。”

    

    沈清溪被诬陷,遭受无妄之灾,怎么说都和陆景行脱不开关系。

    所以,沈清溪不想见他,真是——情理之中。

    

    陆景行的目光却冷了几度,看向徐琛,“她拒绝见我,我就不能见她了?”

    

    陆二少岂是别人想拒绝就能拒绝的。

    

    徐琛微垂下头,立即回道:“我马上去安排。”

    

    ……   

    夜晚,警局的拘留室内。

    

    沈清溪正躺在木板床上睡觉。

    

    睡梦中,她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脸上爬,触感痒痒的。

    

    她睡得并不沉,立即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帘,映入眼眸的竟然是陆景行放大的俊脸。

    

    他就坐在她的床边,脊背挺拔,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睡得不错?

    你倒是既来之,则安之。”

    

    沈清溪眨了眨浓密的长睫毛,眼眸中一片迷茫,她又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于是,沈清溪伸出手,在陆景行的胳膊上用力的掐了一把。

    

    沈清溪掐的很用力,陆景行皱着眉,拿开了她的手。

    

    沈清溪随即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是不是很疼?

    看来不是在做梦。”

    

    陆景行:“……确认是不是梦,不是应该掐自己么?”

    

    “掐自己多疼,你当我傻啊。”

    沈清溪仰着下巴,理直气壮的说。

    

    陆景行:“……”   

    他淡淡的失笑,真的是,无话可说。

    

    沈清溪挨着他坐在木板床边,微侧着头,一双清澈的眼眸凝视着他。

    

    彼此对视,陷入沉默。

    

    短暂的沉默后,陆景行移开视线,淡淡的开口,“为什么不见我?”

    

    沈清溪微抿着红唇,淡淡的哼了一声。

    

    她承认,她有些迁怒。

    但如果不是陆景行招蜂引蝶,张玉燕即便想整她,也抓不到这么好的把柄。

    

    “陆二少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我想不想见你,你不都在我面前了。”

    沈清溪侧头看着他,微扬眉梢,半挑衅半揶揄的说道:“陆二少胆子不小,敢和杀人嫌疑犯呆在一起,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

    

    陆景行深凝着她,墨眸波澜不惊,“你不会的。”

    

    沈清溪听完,随性的耸了耸肩,嘀咕了句,“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

    

    陆景行敛眸,深不见底的眸子,掩藏了所有的情绪。

    片刻的沉默,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很少有人能猜透陆二少的心思。

    

    片刻的沉默之后,他低沉的说了句,“你是我妻子。”

    

    沈清溪微错愕,睁大的眼眸里,充满了不解和茫然。

    

    “如果,人真的是我杀的呢?

    即便不是出于本意,也可能是一时失手,过失致人死亡。”

    沈清溪又说。

    

    陆景行的目光重新移到她的身上,深沉专注的看着她,说:“那又如何!”

    

    他伸出手掌,温热的掌心轻轻的抚摸过她的头顶,干净修长的指穿过她柔软的发丝,声音平静而凝重,似乎带着沉甸甸的重量,莫名的让人安心。

    

    他说:“我陆景行的女人,犯了错,不需要害怕,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站在我身后。

    只要有我在,谁也不能将你如何。”

    

    沈清溪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她呆呆的看着他,心里是暖的,眼睛却湿了。

    我   

    沈清溪立即低下头,用力的眨着眼睛,不想让眼泪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