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做了一场春梦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冷香,很诱惑。

    沈清溪的双手在他胸前胡乱的撕扯着,口中喃喃的恳求着:“我难受,真的难受,你帮帮我……”   

    沈清溪从睡梦中惊醒,没有窗子的监禁室,她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

    

    被单都裹在她的身上,缠的她喘不过气,难怪梦中会觉得热。

    

    沈清溪扯掉身上的被单,坐起身,坐在床边发呆。

    

    刚刚,真的只是梦吗?

    如果是梦,为什么会那么真实?

    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她伸手去摸眼角,眼角竟然还沾着一些湿热的液体。

    

    沈清溪偶尔会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破碎的片段,让她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失忆,真的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

    

    沈清溪手握成拳,捶了一下额头。

    她正懊恼着,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了。

    

    “沈清溪,你的律师来了。”

    看守的警察对她说道。

    

    沈清溪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长发和衣服上的褶皱,然后,跟着警察走出房间,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最终走进了接待室。

    

    和律师一起来的,还有蔚蓝。

    

    蔚蓝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和焦急,在见到沈清溪那刻,立即拉住她,迫不及待的问,“清溪,你没事吧?”

    

    沈清溪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儿,这里又不是古代衙门,不会对疑犯动刑的。”

    

    蔚蓝拉着沈清溪坐下,她的手腕上还带着冰冷的银色手铐,蔚蓝眼睛一热,差点儿没哭出来。

    

    对于沈清溪来说,这真是无妄之灾。

    

    两个人坐下后,有片刻的沉默。

    似乎谁都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最后,还是沈清溪先开口,说的确是毫不相干的事。

    

    “蔚蓝,这两年,究竟发生过什么?”

    

    蔚蓝听完,明显愣了一下,微敛的目光似乎在闪躲。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蔚蓝试探的问。

    

    沈清溪摇头,如实的说:“没有。

    我只是查了一下近两年的大事件一览表,比如,苏州举办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福建第一节全国青年运动会,人大和政协两会召开,反法西斯大阅兵等……还有,我做了一场春梦。”

    

    蔚蓝听她说完,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

    随后,又板着一张脸,一脸严肃的说,“我的大小姐,现在是做春梦的时候么。

    这个案子,所有的证据都对你很不利。”

    

    蔚蓝说完,转头看向身旁的律师。

    律师已经打开了录音笔,翻开文件夹,开始为沈清溪分析整个案件。

    

    “沈小姐,目前这个案子,有三点对你最不利,首先就是你没有不在场证明。

    警方已经调查和走访过,水果摊附近没有监控,摊主又有高度近视,当晚没戴眼镜,并且,你当时带着口罩和墨镜,她无法分辨你的容貌,只能证实当晚十点三十分左右,有一个年轻女子买过水果,无法确定那个人就是你。

    

    其次,凶器上有你的指纹。

    这几乎是铁证。

    当然,那把刀上面也有其他的指纹,但都是不相干的人。

    

    最后,就是杀人动机。

    你的确不知一次的和死者陶馨甜发生过冲突,并且是在公开场合,很多人都能作证。

    还有,你和陶馨甜,以及陆景行之间有感情纠葛。

    情杀,这个杀人动机也是成立的。”

    

    沈清溪听完,忍不住皱眉,“凭借这三点,难道就能给我定罪么?”

    

    “当然不是。”

    律师继续说道:“整个案件中,疑点还是很多的。

    根据我多年的职业经验,这个案子的胜算率,大概在50%左右,输赢各占一半。”

    

    沈清溪听完,默然的点了点头,深敛着眸子,若有所思。

    

    她暂时还不知道是谁铺了这么大一张网给她。

    

    但再精密的局,也不可能真的天衣无缝。

    

    沈清溪一定要把这个人抓出来,抓出来,好好收拾一顿。

    

    哦,到时候似乎也轮不到她收拾,欠债还钱,杀人是要偿命的!   

    “王律师,辛苦了。”

    沈清溪客气的对律师说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蔚蓝说。”

    

    律师点头表示明白,拎起公文包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律师离开后,蔚蓝拉住沈清溪的手,说道:“清溪,别担心,我马上想办法替你办理保释。

    清者自清,伯父和清宸哥都不会让你受冤坐牢。”

    

    涉嫌故意杀人罪,属于严重的刑事犯罪,一般是不能取保候审的,但以沈家的地位和人脉,总有疏通的方法。

    

    沈清溪听完,却摇了摇头,“蔚蓝,你觉得陶馨甜被害案,我只是被误认为凶手么?”

    

    “难道不是?”

    蔚蓝不解的看着她。

    

    “不是。”

    沈清溪肯定的回答道。

    

    沈清溪从小记性就特别的好,几乎是过目不忘。

    

    杀害陶馨甜的那把刀,十分的普通,所以沈清溪一时之间并没有想起来。

    但经过一夜的回忆,她不可能还想不到。

    

    “杀害陶馨甜的凶器我见过。

    就是沈艺馨生日宴上用来切蛋糕的那把刀,我动过,所以上面有我的指纹。”

    

    蔚蓝听完,震惊的瞪大了眼眸,一脸的不可置信。

    

    杀害陶馨甜的凶器出自沈家,那么,肯定和张玉燕母女脱不掉关系。

    她们即便不是主谋,也肯定是帮凶。

    

    “张玉燕是疯子么!为了陷害你,陶馨甜活生生的一条命,就这样被当成垫脚石!”

    

    在蔚蓝的认知中,张玉燕母女和沈清溪的关系再糟糕,也只是家庭内部矛盾而已,怎么就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我也没想到,张玉燕这么丧心病狂。”

    沈清溪冷讽道。

    

    心里想着:沈震明还真是慧眼识珠,招惹了这么一个蛇蝎女人。

    

    “我马上告诉清宸哥,让他去查凶器的事。”

    蔚蓝说完,拿出手机就要拨打沈清宸的号码,却被沈清溪阻止。

    

    “没用的。

    张玉燕既然敢用这把刀行凶,必然会做好善后。

    我哥现在去查,不仅查不到什么,还可能打草惊蛇。”

    

    “那么,你有什么打算?”

    蔚蓝皱眉问道,担忧不已。

    

    “律师刚刚说过,这个案子,我有一半的胜算。

    张玉燕铺了这么大一张网,甚至搭上了一条人命,绝不可能让我逃出生天。

    所以,必定还有后招。

    我就留在局子里,等着接招。”

    沈清溪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行,太危险了!”

    蔚蓝不假思索的拒绝。

    

    张玉燕已经丧心病狂到杀人的地步,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沈清溪却挑了挑眉,一脸的桀骜,“她还能把我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