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拒绝配合   

    对于沈清溪来说,真的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

    

    当她看到堵在家门口的警察时,一脸的茫然,脑子都是懵的。

    

    沈清溪自觉是守法公民,从不作奸犯科,也不偷税漏税。

    

    几名干警都严肃着一张脸,为首的干警问道:“你是沈清溪么?”

    

    “我是。

    请问什么事?”

    沈清溪不解的问。

    

    干警直接拿出一张逮捕证,展示在沈清溪面前,“沈女士,你涉嫌一起故意杀人案,现在被逮捕了。”

    

    “什么?”

    沈清溪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眸,一脸的不可置信,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已经被带上了手铐,推进了警车里。

    

    警车响着警铃,呼啸着行驶到警局。

    

    沈清溪被当做杀人嫌疑犯,被两名干警压着走进警局。

    

    经过走廊的时候,沈清溪竟然意外的见到了林瑾。

    

    林瑾侧身站在走廊的尽头,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

    她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像个红眼兔子一样。

    

    沈清溪没来得及多想多问,就被干警带进了审讯室。

    

    她进入审讯室之前,只看到林瑾怯怯的拉扯着男人的衣角,隐约听到她说:陶先生,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提醒馨甜,防着沈清溪的……   

    审讯室内。

    

    沈清溪带着手铐,被动的坐在椅子里。

    随后,一男一女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男的看起来三十出头,女的二十多岁,应该比沈清溪大不了多少。

    

    两人坐下后,开始对沈清溪进行问话。

    

    直到此时,沈清溪才知道,自己竟然是陶馨甜被害案的最大嫌疑人。

    

    沈清溪想不出自己怎么会和陶馨甜的死扯上关系,正当她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男警察已经开口询问,嗓音浑厚严肃。

    

    “昨晚九点钟以后,到今天天亮之前,你都在什么地方,做过什么?”

    

    “在家,睡觉,看剧本……”   

    沈清溪话没说完,就被女警察打断,“但你家小区的监控视频显示,你昨晚十点钟的时候出去过,一个小时之后才回来。”

    

    “你们警察都不等嫌疑人把话说完就打断么?”

    沈清溪微挑眉梢,说道。

    

    男警察也转头看了女警察一眼,接过女警察的话问道,语气依旧沉稳有度,“昨晚十点钟到十一点之间,你都去过哪里,做过什么?”

    

    “在小区附近转了转,买了些水果。”

    沈清溪如实的回答道。

    

    “大半夜出去买水果?

    沈大明星真是好心情。”

    女警察又开口,有些阴阳怪气。

    

    “哪条法律规定半夜不许出去买水果。”

    沈清溪语气不冷不热的回了句,“水果摊在小区隔壁的街区,你们可以去问买水果的阿姨。”

    

    “我们当然会去调查。”

    女警察说完,又举起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把染血的刀,就是普通的切刀,估计很多人家中都有。

    

    “这把刀你应该认识吧。

    这是杀害陶馨甜的凶器,上面有你的指纹。

    根据证人的证词,你和陶馨甜因为感情纠纷,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发生冲突。”

    

    沈清溪看着女警察手中的照片,一头雾水。

    同时,脑子却在快速的转动着,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把刀的记忆。

    

    如果,这把刀上面有她的指纹,她肯定是碰过这把刀的。

    但究竟在哪里,什么时间,她需要去想。

    

    何况,沈清溪的记忆有断层。

    如果这把刀属于她失忆的那两年,那真是要想破脑袋了。

    

    沈清溪蹙眉沉思,沉默不语。

    

    女警察显然不耐烦了,厉声呵斥道:“怎么不回答?

    沈清溪,我劝你最好老实配合,你应该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沈清溪的思绪被打断,她皱眉看着女警察。

    

    “一把刀从生产到销售,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如果上面只有我一个人的指纹,显然被动了手脚。

    如果上面有很多人的指纹,你凭什么认定我是凶手,就因为我和陶馨甜发生过争执?

    这个世界上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发生争执,如果因为争执而杀人,世界人口可以减少至少一半了。”

    

    “真是好口才。

    当戏子都可惜了。”

    女警察低声嘀咕了句。

    

    男警察皱眉看了她一眼,眼中明显带着提醒和警告。

    

    女警察没再开口,换成男警察继续询问,但这一次,沈清溪抵触回答,直接说道:“我要找律师,律师来之前,我不想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了。”

    

    沈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吃软不吃硬,警察既然认为她不配合,那她干脆就不配合了。

    

    不仅如此,沈清溪抬起戴着手铐的手,伸出一根青葱的食指,指向女警察,“还有,我要投诉她。

    她诋毁我。”

    

    女警察明显一直在针对她,似乎已经主观的给她定罪。

    还有,演员是职业,戏子就明显有侮辱人的意思了。

    

    随后,男警察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沈清溪闭口不言,脸上明显写着:拒绝配合。

    

    男警察无奈,只能结束讯问。

    

    走出审讯室,男警察阴沉着脸对女警察说:“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这份工作,你还是申请换岗吧。”

    

    “为什么?”

    女警察问。

    

    “因为你把私人情绪带到了工作中。”

    男警察板着脸说道。

    

    警局里的人都知道,女警察最近刚刚和前男友分手,而她前男友恰好就是沈清溪的粉丝。

    更巧合的是,他们分手之后,前男友很快找了新的女友,而新女友的长相,和沈清溪竟有几分相似。

    

    女警察意难平,显然是把沈清溪当成了假想敌。

    

    “传闻她被陆二少包养,而死者陶馨甜是陆景行青梅竹马的正牌女友。

    我看就是沈清溪想小三上位,杀死了陶馨甜这个原配女友。”

    

    “传闻未必就是事实。”

    男警察厉声提醒道,“何况,你是警察,不是法官,没有资格给嫌疑犯定罪。

    你该做的是调查取证,侦查案件。”

    

    女警察被训了一通,垂下头,一肚子的委屈。

    

    ……   

    沈清溪被关在警局的第一晚睡得并不好。

    

    木板床又冷又硬,整整一个晚上,她一直噩梦不断。

    

    梦中,沈清溪只觉得烈火焚身,炙热难耐。

    

    她很难受,眼泪不停的流。

    直到男人结实的胸膛贴上她,她才觉得好受了一些。